第8章 理发

下午2点。

日头往西边偏了一点,但外面滚滚的热浪依旧。

观前街东面某个两边栽满梧桐树的巷子里。

“没看出来,你还挺细心。”

一把遮阳伞挡住了少许午后毒辣的阳光。姜雪跟林渊挨的很近,慢慢的往前走着。

“我看人家都打着伞啊,我怕你晒着,我就去买咯。”林渊打着伞歪头认真的说。

“我晒不黑的,从小就这样。学校里还有人叫我白雪公主呢!”姜雪抬头看了看林渊。

这个视角下林渊的眉眼异常的清晰。他的眼睛深邃而有神,浓密的眉毛有点破坏了斯文清秀的气质。却让人有些心动的坚定感。

“那怪不得你名字里有个雪字。”林渊好似恍然大悟一样。

“那在学校里有人追你吗?”林渊追问。

“嗯………你猜!”姜雪沉默了一下,又说。

“我猜有,因为你美的不像人。”林渊若有所思道。

“噗呲…………你是夸我的还是骂我的?”姜雪笑的脸通红。

“当然是夸你的,请原谅我的用词浅薄。因为真正的美,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林渊一本正经的朗诵起来。

“你够了。咳咳…你怎么这么搞笑。周围人都看我了!”姜雪笑的肚子疼。

“好好好,我不说了。”林渊做了个缝合嘴巴的动作。

“你真肉麻!刚才吃的烤肉都快吐了。”姜雪娇嗔的说。

“嘿嘿嘿……”林渊只是笑。

两人边走边说,阳光下的身影被渐渐拉长。

两旁树上聒噪的蝉鸣,空气中炙热的阳光,仿佛也都不敢打扰渐渐靠紧的两人。

…………

“我们走了多久了?”姜雪腿有点累了。

“一个小时了吧应该有。”林渊看了下手机,举着伞的胳膊都有点酸痛。

“我们到前面树下坐会吧。”

“好啊。你先坐一下。”林渊把遮阳伞收起来,递给姜雪。

“你要去干嘛?”姜雪问。

“奶茶喝吗?我去买。”林渊看到旁边就是cc奶茶店。

“我去买吧,你都请我吃烤肉了呢。”姜雪冲林渊眨眨眼。

“好的,那你请我一回。”林渊坐在树底下石墩上乘凉。

两人在树阴下喝着奶茶,纳凉休息。阳光在树叶缝隙间洒漏,地上的光斑随着风轻轻摇曳。

这个下午两个人逛遍了整个平江路的景点。园林、寺庙、故居,白墙灰瓦下,到处都是姜雪和林渊的足迹。

林渊拍了很多姜雪的照片。有用自己的手机拍的,也有用姜雪的手机给她拍的。

在傍晚的时候,他们路过了一家很老旧的理发店。门口的小炉子上面烧着热水,旁边窗户上挂着一块手写的黑字招牌:平江理发店。

姜雪说林渊的头发有点长了,拉着他非要让他剪一剪。

理发的大爷看到俩人热情的喊他们进来。

林渊进去看到只有一个很旧的理发座椅,皮质表层漏出来黄色的海绵,白色漆面也已经残破不堪。

长长的镜子上面还画着红色喜庆的龙凤呈祥。这是一间很有年代气息的理发店了。

理发大爷花白的头发向后梳的整整齐齐,苍老的面容却透着一股红润。

“弟弟啊,你要怎么剪?”大爷问林渊,眼睛却看着姜雪。(苏吴的老人给男孩子都叫弟弟,语调念一声。)

“老伯伯(baibai),你给他修一下就好了。”姜雪坐在门口的竹马扎上说。

“没得问题。我的手艺是出了名的好。”老爷子拍着胸脯,说话铿锵有力,似乎对自己很是自信。

林渊:“…………”

林渊在剪头发的时候,姜雪在外面拍起照来。蹦蹦跳跳的好像一只小鸟。

林渊剪完头发付了钱出来,姜雪正蹲在地上聚精会神的看着相册。

“我剪好了,大爷的手艺还行吧?”林渊让姜雪给看看。

“嗯嗯,不错。更帅了呢!”姜雪回头笑着冲理发大爷摆摆手,又仔细的围着林渊转了一圈。

“那你有没有拍我的丑照,你刚才冲着我拍了好几下。我都看到了。”林渊被夸了一下很开心。

“没有啊,我觉得这个地方很有烟火气呢。”姜雪笑嘻嘻的拉着林渊走了。

此刻西方布满了红色的晚霞,夕阳的余晖撒在青石板街上。让人有种错乱的时空感。

林渊在一个拐角的阴影处驻足喊了姜雪一声。

“嗯?怎么了?”姜雪回头。

“我……喜欢你!”林渊胸膛起伏的厉害。

“嗯…我知道啦!”姜雪害羞的低着头。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林渊迫不及待的追问。

“我说……我也喜欢你!”姜雪大声喊了出来。

林渊听到回答,心跳的越发剧烈。嘴巴干干的,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傻瓜…走啦!”姜雪害羞的扭头看着路面往前走着。

林渊回过神来,追上去牵起了姜雪的手。

十八岁的初恋,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明晃晃的月亮悄悄的在东方冒出头,深沉的夜幕渐渐笼罩在灯火阑珊的街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