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八月

7月31号,星期日,七月的最后一个晴天。

今天的练车场里教练车多了起来。一群群年轻男女间或还有几个年纪大的,热火朝天的练车。

场地里又搭了几个遮阳棚,教练们坐在棚底下喝茶聊天。

林渊的教练看林渊练的快,就让林渊坐副驾驶看着,自己跑棚底下和教练吹牛去了。

林渊:我成教练了?

两个女生一个叫夏萌,身材高挑一点。一个叫关敏,皮肤白皙一点。

林渊坐在副驾驶看夏萌练车,关敏坐后排,其他三男生跟教练在一起呢。

教练不在车里,她就有点放松,然后就频频出错。让林渊不忍直视。

坡道上。

“你……松手刹呀。”林渊终于开口提醒了一下。

“哦哦。”夏萌才想起来这个,答应一声,然后松离合,熄火………

“夏萌,你怎么回事?怎么又熄火了?我注意你好几次了!”教练跑过来,敲着车窗大声说。

“额,教练。这个太难了!”夏萌被说的有点委屈。

“林渊,你先下来。我看着她。放松一下也让人不忍心。”教练说。

林渊下车后排和关敏坐一起。

“等会就该我啦,我要被教练骂死了。”关敏说。

她也练的不好,是教练的重点关注对象。

“没事,小心一些。”林渊敷衍道。

林渊练到10点多就撤了,其他人今天练的不理想教练让他们多练一会。

骑车到运河公园北入口的时候,被几俩货车给堵住了,车上都是一些健身器材,还有几个滑滑梯。

林渊看来不及了,就停的远一些,跑步进去了。

今天店里被包场了,给小孩子办生日聚会。

林渊一进去,一个小女孩就冲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儿童汉堡。

林渊看她跑得快,一个弯腰把她抱起来。小女孩还不乐意,挣扎着要下来。

林渊刚要把她放下来,后面追过来一个女生,边跑边喊:“何娜娜你跑那么快干嘛?”

然后看到了抱着何娜娜的林渊,说:“林渊,谢谢你。”

说着要把小女孩接过来。林渊把小孩给她,说:“你的小孩?”

那女生说:“不是的,我是她老师。”

“哦哦。”

女生抱着小女孩转身就走了。林渊看着高蕾婀娜多姿的背影,心想没看出来她还是个老师。

林渊换了衣服进到吧台里,看着阳光明媚的前厅里面遍地开花的小孩子,有些头疼。

好好的咖啡西餐厅,被搞的乌烟瘴气。

“林渊,赶紧切橙子。前厅还有好几扎等着要呢!”冯佳琪正在榨橙汁。

“来了。”林渊赶紧过去切橙子。

忙到下午一点,生日聚会结束了,小孩子和家长们鱼贯而出,只剩下两个人跟王明在聊天,瞬间有些空旷。

前厅被小孩子折腾的一片狼藉,可把马悠悠弄烦了。

吧台还好,就做了一些橙汁和冰沙饮料,收拾一下就好了。

等前厅都收拾完到2点了,王明开会说了一些事情,林渊说自己下个月都上晚班,王明答应了。

开完会王明就没影了,马悠悠到吧台跟林渊说:“这些小孩子真烦人。好想打一顿。”

“那你刚才怎么不出手,你不是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嘛?”林渊擦着咖啡杯笑着说。

“切,跟他们动手有失我武林盟主的身份!”

“失敬失敬,原来马盟主当面。在下床上小旋风见过盟主!请赐教!”林渊开起车来。

马悠悠:“滚………”脸红着跑开了。

林渊:无敌真是寂寞如雪啊。

到傍晚又忙起来,一直到下班马悠悠都没敢过来找林渊的事,怕他又说一些虎狼之词。

林渊下了班骑车去大润发买了些零食饮料就回家了。

到家给姜雪开视频没接,打电话也没打通,有些担心。

过了一会姜雪又回过来了,林渊接通视频。

“林渊,我刚到家。”姜雪脸红扑扑的。

“你喝酒了?”林渊皱着眉头问。

“对啊,今天谢诗曼的升学宴。晚上我们去KTV唱歌,我就喝了一点啤酒。”姜雪说。

“哦哦我打你电话没打通,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哎呀,你快呸呸呸。我能有什么事情。”

“呸呸呸…”林渊又笑着说。

聊了一会就挂了,林渊洗完澡倒头就睡。

转身又一季,时间进入8月1号。

林渊6点到了练车场的时候,今天居然是最后一个到的。

等教练吃完早饭,带他们去倒车入库那边。

教练说:“今天我们开始学倒车入库了啊。坡道起步还不熟练的,我也不能让你耽误大家的进度是不是。中午下午人少了随便你练,到晚上把车给我就行。”

说完上车,让林渊他们跟在车边走着看,他在车上边开边讲。

“你看到车头跟前面的线重合了,就停车。然后挂倒档,后退到那棵树的时候,转头看。肩膀跟树一条线的时候方向盘向右打死。…………”

教练说的简单,开起来就是各种问题。旁边也有别的教练在教倒车入库,不时听到那边骂声一片。

“哎呀,你方向盘打那么早干什么?你看你在库里面嘛?”

“哦哟,真是笨的要死。齐平啊听得懂?你车屁股都歪哪里了!”

日头慢慢升高,炙热难耐。教练又开始了日常暴躁。

林渊练的还行,手脚配合的精准。除了一开始车屁股歪了几次,后面就一直没出错。

“别练了。去吃西瓜。”教练走过来喊人。

不远处遮阳棚下,支了一个小桌子,一群人围着拿西瓜吃。

林渊从进了夏天就没吃过西瓜,今天一吃简直停不下来,觉得真香。

五个大西瓜,没一会就被学员吃完了,几个教练倒是吃的少。

吃完西瓜,解了一点暑气。夏萌他们又去练车了。林渊看着被阳光曝晒下快要冒烟的教练车,真是一点都不想过去。

开了空调也不顶用,破空调没啥制冷效果。还不如在棚底下站着,阴凉地不时还有些风。

掏出小苏,给几个教练散了一圈。听他们吹了一会牛逼,抽完烟硬着头皮又去练车了。

林渊打卡上班的时候,店里竟然一桌客人都没有。

前厅的人都凑在吧台聊天,换好衣服刚进吧台,马悠悠看着林渊说:“情话大师来了哈。”旁边人就笑。

林渊说:“我一听就知道你刚才又说我坏话了!”

“哪有,我刚才夸你呢。”马悠悠笑着说。

马悠悠打开手机,翻出林渊前两天发的朋友圈。

“我这一生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唯有你,我希望有来生!”马悠悠一本正经的对着手机读着。

“好甜哦。”马悠悠夸张的说,周围人又笑起来。

林渊觉得自己脸皮已经够厚了,但脸还是红起来。

“哦哟,林渊脸红了喂。”马悠悠大声说。

“马悠悠,你给我死不行嘛?”林渊说着出吧台去抓马悠悠。

马悠悠就跑,边跑边说:“你女朋友那边发的是不是:情长纸短,吻你万千?”

“我打你哇哇叫!!!”林渊大喊。

其他人哈哈大笑。

还真让马悠悠说对了,姜雪发的就是这个。

那天在回昆城的高铁上,姜雪给林渊弄的。除了情话,还有好看照片,三张在武康路上的,一张是在外滩让那个阿姨拍的合影。

今天店里生意不太好,中午也不忙,外面天气炎热,公园里的树木被晒的蔫头耷脑,别墅前面的小溪都被晒的快干了。

林渊每天充实的忙碌着,时间抬腿又匆匆走到了周四晚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