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再回

林渊两人看完电影,商场已经关门。只能走影院专属通道出去。

外面街上的商铺已经大都关了灯,远远看着漆黑一片。挂在半空的路灯,孤零零的发着昏黄的光芒。

“10点半了,林渊。”姜雪的脸还红红的。

“我今晚不想回去了。”林渊说。

“那你住哪里?”

“酒店啊。”

“可是我又不能陪你,我还要回家。你还是回去吧。”姜雪劝道。

“那我先送你回家吧。”

“可以,那你订票了吗?”

“我现在订。”

林渊打滴滴送姜雪到小区门口,两个人下了车走到离小区门口保安亭远一些的位置,正好在一盏老旧的路灯下。

林渊扭头看了一下空旷的街道,又低头吻住了姜雪,抱她紧紧抱在怀里。

姜雪害羞而又热烈的回应,她怕被熟人看到。

“好了,你快走吧。别耽误时间。”姜雪最后推开林渊说。

“好吧。那我打个车。”两个人说着朝小区门口走。

一会司机打电话过来说到了,林渊和姜雪拥抱了一下,往不远处的一辆轿车走去。

林渊上车前对姜雪挥挥手,姜雪也站在小区门口挥挥手。

姜雪看着林渊上车,一转弯就没了身影。

姜雪轻轻的走在小区里,想着在电影院里的种种,浑身有些燥热,又有些无力。

到了家门口,打开铁栅栏进去。看到她妈妈正穿着睡衣在院子的躺椅上休息。

“妈?你怎么没回房间睡觉。会着凉的。”

“我在等你。”姜雪的妈妈穿着黑色的丝绸睡衣,面容有些憔悴,眉眼跟姜雪很像。

“你等我干嘛?”姜雪有些警觉,感觉不对劲。

“囡囡,你谈恋爱了对不对?”

姜雪心里一跳,立马就回答说:“我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你坐下来,这有个小凳子。”她招招手,姜雪乖巧的坐下。

“知女莫若母,你是我生的。我会不知道吗?你最近不对劲,老是莫名其妙的笑。我就知道了,我也是过来人。”她语气轻柔的说。

“我……………”姜雪被识破了谎话,低下头不说话。

“这个项链是他给你买的?”她看见了姜雪脖子上的项链。

“是………啊不是的!”姜雪有些语无伦次。

她笑了笑说:“囡囡不要怕,我又不吃人。我虽然怕你被人骗了,但是我不会阻拦你的。”

“他人很好,对我也很好。”姜雪小声说,心里石头落地了。

“他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哪里人?也在昆城吗?”她发出一连串问题。

“他叫林渊,双木林,深渊的渊。比我大一岁,98年的。鲁省人,在苏吴呢。”姜雪笑着说。

“哦哦,我看你谈恋爱就有些掉进深渊,出不来了。”她开玩笑说。

她接着对姜雪说:“现在社会风气不一样了,我们那时候总要比现在保守多了。我也不是老古董,脑子还没有瓦特。你是女孩子,要自尊自爱啊懂不懂?”

“哎呀,妈~~我知道了。”姜雪想起电影院的事脸又红了。

“林渊一个人在苏吴吗?不上学了吗?”她又问。

“是啊,他爸妈去世的早。今年高考完就出来上班了。”

“那倒是个可怜的孩子。”她听到林渊父母去世的时候眼睛闪烁了一下。

“嗯嗯,比我们家难多了。”姜雪赞同的说。

“哦哟,你这孩子。”她伸手点点姜雪的额头。

“我说你中午怎么着急的要走,原来是林渊来找你了。”她回想了一下中午的情景。

姜雪没说话,安静的看着母亲。只觉得自己都快成年要上大学了,还要让妈妈这么操心,有些难过。

“你给我看看林渊的照片,我看看我女儿眼光。”她笑着对姜雪说。

“哦哦,我找一下。”

姜雪翻出下午在星巴克的合影,照片里的男孩长相俊秀,一头碎短发。正在咧嘴笑,露着一口大白牙,阳光干净。

“哦哟,挺帅的吗!我女儿眼光不错哟。”

“那是当然咯。”姜雪虽然被妈妈说的害羞但还是当仁不让。

一对母女就在院子里聊起来。

林渊回到家里已经12点多了,把鞋子放好。给姜雪发了条消息说到家了。

然后就去洗澡了,洗完回屋里发现姜雪没回他,想她可能睡着了。

困的很就没打电话,说一声晚安,就关灯睡觉了。

7月23日,星期六,骄阳似火。

过了七月中旬后,天气是一天热过一天。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林渊准时打卡上班。

照常的忙碌,仿佛毒辣炙热的太阳也没能挡住女孩子对一家网红餐厅的喜爱。

中午林渊在吧台冰沙饮料做的飞起,通常是一做就是三四杯的量,多了冰块也搅不动了。

方远和冯佳琪也是迅疾如风,咖啡饮品单扯开能拉一米多远。

整个店里都能闻到一股浓浓的咖啡味道。

今天也可以说昏天黑地,因为根本就没关心过外面的天气如何,眼里只有连绵不断的饮品标贴。

到了下午四点多替换着吃完饭,还是停不下来。前厅吧台都只能一起加班,一直到七点钟才客人渐少。

王明干脆让早班的都到八点,因为晚班的也很累了。大家一起还能快一点下班。

林渊一下班,外面公园灯都关了,漆黑一片。不知道是不是断电了,好在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光撒下来让人不用开手电筒。

在外面吃完饭回家往床上一躺也不想动,不是很累,是一种一直重复的疲惫。

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姜雪的视频通话。

“哈喽,莫西莫西?”林渊说。

“林渊,我妈知道我们的事啦!”姜雪开心的说。

林渊心里咯噔一下,说:“啊?知道了……知道了你还笑的这么灿烂?”

“我妈还是很开明的好不好,她只是太爱我了。”

“那就好。”林渊长舒一口气,真怕被来个棒打鸳鸯。

“嘻嘻嘻……”姜雪笑笑不说话。

俩个人聊了一会就挂了,林渊洗完澡回屋里躺着抽烟,想着事情。

抽完几根烟,林渊接着做题,势必要科一一次就过。

做完题都快12点了,起身打开窗户,散一散残留的烟味。窗外小区的路灯,已经全都熄灭。

天空中没有繁星,只剩下月亮孤单的挂着。月光倾洒下来,只能照亮一半的地方,另一半被漆黑如墨的黑暗笼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