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大船

俩人走近店里,里面灯光比较暗淡,墙上挂着很多老电影的照片,剧照。前台的女生正在无聊的玩着手机。

“你好,我们要看电影。”林渊说。

“两个人?”那个女生抬眼看了一下,有些不耐烦的说。

“对啊,多少钱?”林渊以前没来过私人影院,所以也不懂。

“40块钱一个小时,你要几个?”

“四个小时吧。”林渊说。

“好的,我扫你。”前台的女生收完钱接着说:“二楼203,二楼有人接待的。”

“好。”林渊拉着姜雪朝楼上走,木质的楼梯踩的吱吱响,有些刺耳。

“你要那么长时间干嘛?”姜雪有些害羞的问。

“额……想和你多呆一会。”林渊笑着说。

姜雪:“…………”

俩人进了房间,工作人员帮忙调试好后就离开了。房间里关着灯,只有投影的幕布上发散着有些照眼的光亮。

这是一个小房间,只有一张两个座位的沙发椅。

黑影里姜雪站着不动,林渊也有些不自然,暧昧而又尴尬的气氛开始在两人间升起。

“我们看电影吧,你想看什么?”林渊拿起遥控器主动问。

“什么都行。”姜雪惜字如金,说话都不敢大声了。

林渊挠挠头,说:“那我们坐吧。”

“嗯嗯。”姜雪跟林渊在沙发椅上坐下来。

林渊翻着菜单,在电影分类里点了爱情片。

第一个是泰坦尼克号。

“你看过这个吗?”林渊转头问姜雪。

“没看过,不过听说过。应该挺好看的。”

“那就这个吧,我也没看过。”林渊也懒得多翻了。

“好的。”姜雪点点头。

电影公司的片头刚过去,林渊索性就躺下来,看姜雪还坐着。

“你也躺下来吧,坐着看会累的。”林渊说。

“好。”姜雪小心的躺下来,和林渊互相挨着。

…………

几个深海潜水器正在海洋里探索一艘沉船,好像在寻找一件东西。背景的女声吟唱,空灵哀婉。好像在为沉船伤心叹息。

一支海洋探险队在找一颗叫做海洋之心的宝石,84年前泰坦尼克号突然在大洋上沉没。宝石从此不知所踪。

“shit”

“没有钻石。”

探险队的潜水器从沉船中找到了一个铁质储物箱,以为宝石就在其中。却只得到被海水和泥沙侵泡的一张画像。

这张素描的画像中是一个不着寸缕的女人,胸前戴的项链正是那颗海洋之心。画纸下的日期是1912年4月14日。

大洋彼岸的一位老太太就是画中的女人,她在家中卫星电视里看到了探险队发现的画像。并且主动联系他们,登上了探险队的调查船。

随着故事的推进,一段尘封在北大西洋海底84年的爱情往事被揭开了面纱。

林渊和姜雪渐渐被电影的画面和故事吸引,黑暗中安静的看着。

Rose是一个漂亮的落魄富家千金,被刻薄而势利的母亲逼着和钢铁大亨的儿子卡尔订婚。

她天性自然,喜欢艺术和浪漫。被母亲和世俗的规则束缚。她厌恶上流社会的虚伪和乏味,对自己粗俗浅薄的未婚夫抗拒至极。

Jack是一个四处流浪的穷小子,年轻帅气还有一手不错的画技。他和同伴靠着赌博赢到了登上泰坦尼克号的船票。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看到在二楼甲板上散心的Rose,一见倾心。

两人在一个寒冷的夜晚相遇。Rose想以跳海这种方式,反抗世俗和母亲对她的捆绑。却被躺在甲板上抽烟的Jack救下来。两人自此相识。

Jack给她画像,教她粗俗的吐痰,带她参加下等舱的舞会。Jack让Rose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轻松,她觉得自己的生命不应该浪费在上流社会无尽的宴会和虚伪的交谈中。

尽管有未婚夫和母亲的阻拦,他们还是互相心生爱慕。

Rose的母亲察觉到了Rose正在挣脱束缚,到了危险的边缘。对Rose严厉警告,并装可怜利用她的同情心。

Rose决定不在和Jack见面,可当Jack对她袒露心扉的时候又摇摆不定。

Jack在船头看海,缓解自己的烦乱。Rose最终改变主意,勇敢面对自己的心意。

泰坦尼克号这艘庞然大物行驶在无尽大海中,夕阳下Jack和Rose在船头相遇。

Jack让Rose站在栏杆上,从背后抱住了她。Rose看着眼前壮阔的大海,心里终于挣脱了家庭和礼数的束缚,和Jack在船头定情一吻。

“这个画面好浪漫啊!”姜雪此刻已经歪头靠在了林渊的肩膀。

“是啊。”林渊说。

电影继续………

Rose带Jack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脱下衣服戴上海洋之心。让Jack为她画像,留作定情信物。

为了躲避卡尔跟班的追踪他们逃进了放置行李的货舱中。在一辆豪华的汽车里,情不自禁的发生了关系。

这时候泰坦尼克号却在海面风平浪静的航行中,撞上了冰山。生与死的考验即将到来。

两人回去后,Jack被卡尔污蔑偷了海洋之心钻石,被关在下等船舱。Rose虽然不相信,但还是被众人裹挟着到了甲板上等候救生艇。

Rose终究还是放不下Jack,不顾一切的回到危险的船舱中救出了Jack。两人回到甲板上,可是救生艇只够船上一半的人使用。

Rose在Jack的劝说下登上了救生艇,却在最后关头放弃了求生机会,跳上了甲板。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决定同生共死。

泰坦尼克号断裂开来,缓缓下坠。惨绝人寰的悲剧正在发生,漆黑的海洋无情吞噬着绝望中乘客的生命。

Jack带着Rose跑到船尾,翻过栏杆趴在上面,一直坚持到整个船体沉没到海洋中。

两人在冰冷的海水漩涡中挣扎出来后,Jack把Rose推到了漂浮的木板上面。自己却浸泡在海水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都已经奄奄一息,Jack却还在强撑着安慰Rose,让她保持希望。

“Rose,赌赢那张船票,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让我可认识你,认识你万分荣幸,我很感激,你一定要答应我活下去,答应我,你不会放弃,无论发生什么环境结果怎样……Rose,答应我!”

姜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再也忍耐不住,无声的哭起来。

救生船经过激烈的争执,又返回这片海域时,Jack却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滑去了漆黑无尽的大海。

镜头转回现代的海下潜水器中,年老的Rose伤感的说:“我连他一张画像都没有,但他却永在我心。”

Rose获救了,登上了另一条大船。她踏上了彼岸的大陆,凝望着雨中的自由女神像。当有船员过来登记她名字的时候,她说出了Jack的姓。

“Dowson ”

“Rose·Dowson”

电影结尾处,面容苍老的Rose穿着睡衣,又光着脚走上了船尾。

她平静的看着星空下波澜壮阔的海面,踩上了栏杆。把手中珍藏了84年的海洋之心抛向了大海。

最后Rose在沉睡中,梦回了泰坦尼克号。她和Jack在楼梯中相拥接吻,周围响起了热烈祝福的掌声。

…………

电影结束后,林渊才看见姜雪在哭,泪流满面,让人心疼。赶紧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纸巾给她擦泪,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姜雪闭着眼被林渊抱在怀里,还是在哭,没有声音。

林渊就这样抱着,给她擦泪,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姜雪才幽幽的说:“林渊,你会像杰克那样把生存的机会留给我吗?”

林渊沉默了一下,好像在沉思。

林渊低头看着姜雪认真的说:“如果有一天我们遇到了像电影中那样的事,我会的。”

姜雪抬头看着林渊的眼眸,坚定的眼神让她的心都要化了。

“嗯嗯,我相信你。”

“那就别哭鼻子,都成小花猫了。”林渊笑着说。

“哪有!”姜雪在林渊怀里扭动一下,撒娇的说。

“林渊!”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两个人彼此注视着,眼中的情意渐渐浓烈。

林渊低头吻住了那可爱的红唇。两个人忘我的不分彼此,都忘记了时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