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排班

林渊洗澡没开热水,尽管大清早的水还挺冷的。肥皂打了三遍才停下,看着沐浴露觉得这玩意有些烦人。

这梦做的………还挺好!

“我腿上的伤疤怎么淡了。难道是系统的体质增强?”林渊小腿有小时候骑自行车摔倒留下的疤痕,这么多年色素沉着,看着是黑黑的一条线。

反正是好事,也不去想了。

洗完澡看时间,才六点半。

“咕咕咕咕”肚子有些饿了,林渊揉一揉感觉更饿了。

出门到了小区门口粥铺吃饭,哪知道两碗大白粥,几个大包子下肚也不压饿。

林渊起身又拿了两根油条,两个大包子。再喝一碗瘦肉粥才舒服了。

“多少钱?老板。”林渊打了个饱嗝说。

“好我算一下哈,你给40块钱吧”

“好,付过去了。”林渊扫码付钱出了早餐店。

今天天气不好,阴沉沉的像要下雨。早晨的大街上人也不多。

也不想在回家,打了个车去上班了。

林渊刚走进公园的时候,下起了细雨。

不一会儿,往远处一看。湖泊、柳树、岸堤、青草,都被笼罩在雾蒙蒙的水汽里,颇有江南烟雨雾朦胧的意境。

慢慢的雨势渐大,林渊在雨幕中奔跑起来。

一口气跑到店门口,虽然脸不红气不喘,但衣服也有些湿了。

打开手机一看,才7点半。推了下玻璃门,没推动。可能没人来这么早开门。

林渊把打湿的头发向后一捋,就在屋檐下赏起雨来。

两层的别墅在这烟雨中,仿佛变成了白墙灰瓦的江南小院。这现代的跑道小路也好像成了青石板街,等待打着油纸伞的女子轻轻的走过。

夏日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没一会儿就停了,只是天色并不见好,今天应该是见不着太阳了。

“你怎么来这么早?”冯佳琪打着一把黑色的伞从南边走过来,到了店门口,看见了林渊。

“我锻炼身体,下雨空气好。”林渊胡诌八扯。

“哈哈哈哈,好吧。”冯佳琪在门前拿出钥匙插进去,轻轻一拧把门打开。

她穿着一件紧身T恤,下身是直筒牛仔裤和低帮白色板鞋。一头淡黄色的齐肩短发蓬松柔顺,眉目如画,有种可爱文静的气质。

林渊跟在冯佳琪身后进去。到了吧台刚停下,方远也来了。

“林渊,让佳琪先教你吧。”方远进了吧台说。

“行。”

“今天我带你认一下东西。你先给我打下手和收银。”冯佳琪说。

“好的。”

“我们店里的咖啡机是辣妈的,是意大利的一个品牌LaMarzocco,不过为了方便好记都喊它辣妈。”

“这是莫林的糖浆,有好多口味的。做不同的饮品用不同的糖浆。这是榨汁机,主要做果汁。碎冰机,做冰沙饮料的。”

“这是搅拌机,雪克壶,吧勺……………”

冯佳琪说一个林渊就拿着笔记本记一个。吧台的东西多,一遍说下来再加林渊记录就到九点该吃饭了。

尽管林渊早上吃了不少,但是觉得还能吃。不然一直到下午四点才吃饭,就现在饭量来说可能撑不住。

林渊又吃了三碗米饭两碗菜,倒是把马悠悠震惊了。

“林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吃!”马悠悠端着碗围着林渊转了一圈好像不认识一样。

“能吃不好吗?发育身体不行吗?”林渊知道她又要来找事了。

“你都快一米八了还这么能吃?不怕横向发展成相扑选手吗?”

“那也没吃你家大米啊。我吃的多拉的多不行吗?”

“切。你是拉布拉多吗?店里马桶要是堵了第一个找你!”马悠悠一招白鹤亮翅,攻势猛烈。

“找我干嘛?你想吃屎?”林渊一记直捣黄龙发出来,自身岿然不动。

“呕……呸呸呸。林渊,你恶心死了!直男+饭桶,略略略……”马悠悠招架不住,大败一轮,对林渊做了个鬼脸跑了。

林渊和马悠悠一对活宝互相伤害,倒是把新来的三个女生逗的乐不可支,饭都吃不下去了。

林渊吃完饭出来,店里一片空旷,居然一桌客人都没有。看看外面,又下雨了。

换方远进去吃饭,冯佳琪还没吃完。就自己在吧台看笔记。

冯佳琪吃完饭又带着林渊教他收银。之前林渊只会下单,不过都是一个系统,学起来也快。

11点多的时候,陆续有客人了。林渊就在吧台里看着冯佳琪做咖啡,也会看方远做一些特调饮品。

中午一阵忙过去,下午又没有人了。

王明把前厅和吧台的人都叫一起,让大家互相介绍。主要是让新来的三个女生熟悉一下。

林渊也知道了三个女生的名字:吴梦菲、陈婷婷、王婕。

“还有两件事。”王明说。

“第一件事好消息哈。工资发了等会看看自己的支付宝余额。觉得数额不对的来找我,我给你核对。”

“第二件事也是好消息。现在开业最忙碌的高峰期过去了,大家这么多天也都辛苦了。之前大家都是从早到晚很累,加班时间也会算加班工资的。”

“明天开始排休,而且分早晚班。吧台每天休息一个,前厅每天休息两个。早班是早八点到下午五点,晚班是中午11点到八点打烊。班表晚上我会发出来,谁想明天休息可以现在讲!”

“我。”林渊和马悠悠同时说。

“那你们两个休息,前厅的话刘轩和刘晓洁你们辛苦一下先别休,不然王婕他们都是新伙伴,容易出乱子。吧台呢明天冯佳琪先休息,女生优先。”

刘轩他们点点头表示无异议。

“好,那就先这样。晚上注意看群里的消息,明天别迟到了,散了吧。”

散会后,林渊抽空给姜雪发了条消息,说明天去昆城找她。

姜雪很激动,说下午她就坐公交回昆城。

…………

下午雨停了,店里客人慢慢多起来。吃了晚饭后,吧台里面饮品单也多起来。

林渊一边收银一边打下手也忙的不亦乐乎。

一直到晚上七点才闲下来。林渊跟着学怎么清洗咖啡机,榨汁机这些机器。

打扫完了吧台卫生就到八点了,店里打烊以后也不用开会了。所以一到时间林渊就打卡走了。

走到公园外面给姜雪打了个视频,两个人高兴的说着话。不过姜雪已经回昆城了,姜雪她妈妈喊她吃饭就赶紧挂了电话。

打车到小区也才8点40,林渊在小区外面吃完饭回到家九点多了。

林渊回到屋里,看到床上没有床单才想起来早上给扔到洗衣机里好像也没洗。

到卫生间里打开洗衣机一看,没有。里面都是李悦的衣服。

看李悦房间亮着灯,就过去敲门。

“咚咚咚”

“悦姐,我的床单你看到没有?”林渊在门口问。

“我给你洗了,在阳台上。”李悦没开门在屋里说。

到阳台一看,床单正安静的挂在那里,迎风飘扬。

林渊想着李悦有没有看到那个东西,不禁有些脸红。

回到屋里给姜雪聊会天,姜雪就睡了。她说要早睡,不想熬夜让林渊看到她熊猫眼。

林渊想着明天就见到姜雪了,激动的有些睡不着。

在美团上买了车票,订好闹钟,又抽了根烟。把夏凉被铺在床上,去卫生间洗刷了。

洗刷完回屋里玩会手机,终于有了些困意,也没盖被子倒头就睡了。

又是一夜安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