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舔狗舔成这样,自愧不如
  • 沈影帝的小甜妻
  • 令月十三
  • 2054字
  • 2022-02-14 00:29:24

听着电钻的声音不停的传来,受到了一阵痛苦的折磨之后,严铮艰难的从病椅上坐起来。这玩意儿坐的躺得他腰疼,早知道换一个条件好点的私立医院。

林甜摘了口罩和橡胶手套之后,坐在电脑面前登录他的信息,并嘱咐他:“如果还疼的话记得来医院。”

说话见,严铮已经恢复了刚进来时的那种英俊潇洒,放荡不羁的样子。背靠在桌子上,大长腿交叉叠放,侧头看着林甜。

从他的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她圆润洁白的耳垂,白皙的天鹅颈,再往下。

再往下看,严铮估计觉得自己要犯罪了。

第一次偶遇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女孩很有意思,第二次见,没想到她竟然是个医生,看起来那么漂亮柔柔弱弱有气质的女生,应该去当大学老师或者当个作家,而不是每天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

他在娱乐圈多年,见过很多好看的女人,但她却是他见过的第一个那么干净的女人,就犹如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遗世而独立。

唯一一次,他有了想要征服的人。

他看了看她挂在胸前的牌子,记下了她的名字。临行前,他使了点小伎俩从她同事那里成功的拿到了她的微信。

——

沈之秋拍戏的时候,高蓝踩着高跟鞋过来了。说实话,她工作很忙,《风声》开拍之后这是她第一次来看沈之秋演戏。对于他的演技,她是不需要操心的,在旁边看,不是监督,而是享受。

“卡”郑中杰拿着大喇叭大喊一声之后,镜头前面的人迅速放松了下来。

“怎么样,上次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这次来就是找你说这件事的。”

顾及到事情的私密性,两人移步到沈之秋的化妆间。在那里,一关上门,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敢随便进去。

“说吧。”

“杨妙,十八线小演员,出道差不多两年。父亲逝世,和母亲宋梅两人居住,再拔远一点的话,就是她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不过两人没有什么交集,因为她母亲跟第一任丈夫离婚后才生的她,所以两姐妹虽然有血缘关系,但是没有见过面。”

“她姐姐叫什么名字?”

高蓝倒是没想到他会关注这个,当时调查的时候那个名字她只看了一眼,现在记得不太清楚,本以为他不会问这种细节的。

“让我想想,好像姓林,具体叫什么我忘了,但是个医生,这还挺厉害的。”

“林甜。”

“哦对对对,你怎么知道是叫林甜的?”

她没注意到沈之秋的脸色已经发了微妙的变化,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眸子,充满了危险。

“猜的。”

高蓝刚想惊叹一下,猜也能猜的这么准,只听到他下了逐客令:“好了,你可以走了。”

高蓝:传说中的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不过好在她也没打算在这里待多久,交代完一点工作上的事情之后,她就离开了。

……

因为下午郑中杰临时有事,加上有些演员对有些剧情不太熟悉,所以他决定把下午的戏份推迟两个小时。

对于像沈之秋和时倩倩许莹莹这种级别的人来说,那点剧情都熟记于心了。所以,在这突然多出的两个小时里,大家都只是聚在一起,聊聊天,刷刷手机。

时倩倩看着不远处的沈之秋,自从知道他也是投资人以后,心里对他的印象更加的好,也更加急迫的想要把他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一旁的许莹莹看着她那眼神,就像狗看到了骨头一样,恨不得扑上去,觉得格外的好笑。

“你笑什么?”时倩倩察觉到她的冷笑,语气里有些许的不悦。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在痴心妄想罢了。”许莹莹靠在椅背上,手里端着冰凉的果汁,红唇轻启,娇俏的发出一声冷笑。

时倩倩就看不惯她这搔首弄姿的模样。

“你说我在痴心妄想,那你呢?痴人说梦吗?连我都得不到他,难不成他会看上你?”时倩倩拿出自己拿影后时的气势出来,从地位级别上就开始压她一头。

许莹莹瞟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杨妙,嘴上说道:“说不定有人比我们手段高明。”这些日子里杨妙的小举动她不是看不到,借着讨论剧情的机会去接近沈之秋,半夜送汤被拒之门外,没戏的时候天天在这瞎晃悠。

舔狗舔成这样,她还真自愧不如啊。

说话见,只见沈之秋正朝她们走过来,一时之间,三个女针锋相对的气息消失殆尽,大家都铆足了劲怎么在心仪的男人面前表现。

“我的妆有没有花?”

“快给我拿香水过来。”

杨妙没她们那么夸张,可是也有在暗自努力。她没带梳子,所以只能用手指捋顺头发,然后对着手掌哈气确认自己嘴里没异味,才敢呈现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看着走来的男人。

许莹莹立刻站了起来,露出一个小女生般娇羞的笑容,说道:“之秋,你是来找我的吗?”

时倩倩怎么甘心落后在许莹莹这骚狐狸身后,只见她把翘着的二郎腿放下,站了起来,落落大方,动作优雅的朝着面前的男人说道:“之秋,你来了,我正好想找你讨论一下剧情呢。”

沈之秋不太理解,为什么她们会以为自己是来找她们的?

他就不能找别人吗?

这一时刻,杨妙此生都会铭记。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的男人,她似乎能闻到他身上的香味,淡淡的,充满男人的气息,他那优越的五官,仿佛近在咫尺,他整个人,又好像触手可及。最主要的是,她的余光,能瞥见时倩倩和许莹莹那快要冒出火的眼睛。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满足感,来自同性的羡慕,大大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方便吗,我有事和你谈。”男人的嗓音低沉醇厚,像是低音炮,牢牢的刻在她的心上。

内心的狂喜让她忘记了回答他,而是呆呆的点头,临走前她还不忘给许莹莹露出一个得意的眼神,正如胜利者给失败者的眼神一样,赤裸裸的炫耀和歧视。

后者差点被她气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