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我们很幸福
  • 沈影帝的小甜妻
  • 令月十三
  • 2039字
  • 2022-02-07 10:40:54

经过会议上的事情之后,同科室里的一些同事看林甜的目光有些异样,尽管她们表面上不会表现出来,但是私下里还会议论。

好在她从来不是一个过分关注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的人,虽然知道别人在背后议论自己有些许的不爽,但是总体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碍。

她依旧如往常一样,正常完成自己的工作。

快下班的时候,科室外面已经没有病人了,这意味她今天可以正常下班。正好,她一会儿有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林甜坐在电脑面前,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数字,开始计算着还有多久才可以下班

“咚咚咚”

她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蒋昱文正站在门口。他是属于那种邻家哥哥的长相,干净清爽,没有攻击力,加上性格随和,很招女生喜欢。穿上白大褂的他,看起来更有吸引力,林甜不止一次看到有女病患找他要微信。

“怎么了蒋医生?”

蒋昱文见里面就只有她一个人,便走了进去,站在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

“那个,林医生,今天会议上的事情……”

“如果你是来安慰我的话,那你大可以放心,我没事的。”说完,林甜露出一个笑容,一双新月般的眼睛弯起,嘴角旁边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看起来十分的可爱。偏偏她说出的话却是十分的平静,好像今天发生的事情与她无关似的。

本以为她会因此黯然神伤,可她依旧笑的明媚。

她就是这样,总是能给他带来新的认知。

见他好像还有话的样子,林甜也不好意思先赶人,于是问道:“蒋医生,请问是不是还有找什么事?”

说句实话,蒋昱文更宁愿听到她和病人卿卿我我,也不愿听到她已经结婚的这个事实。一直以为他都把她作为理想中的另一半来对待,渴望能和她一步步的发展。他知道道路很长,却没想过路已经被封死了。

只是,他还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试图能从她嘴里听到真相。

“林医生,你什么时候结婚的啊?我都不知道,不然就送你们新婚礼物了。”他故作轻松,努力的把这个问题当做日常的聊天把它问出来,可是心底里却在滴血。

“好几年了。”

“哦,原来这样啊。”蒋昱文不知道自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扯住那一抹勉强的笑容,不知道自己是有多大的毅力才不至于在她的面前丢脸。

林甜看穿了他的伪装,为了把两个人的关系彻底回归到普通的同事关系上面,也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和对他的伤害,临了又补了一句:“我们很幸福。”

方雅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对着镜子补了个妆,然后蹬着高跟鞋,一扭一扭的走去找蒋昱文。

“不好意思方医生,蒋医生不在这儿。他说他有点事。”

“没事,我在外面等他就好了。”

方雅站在走廊门口,这里的消毒水味道没有那么难闻。她左右徘徊,等了没一会儿,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迎面走来。她刚想走上前去打招呼,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妈的林甜,都这样了你还去勾搭我家蒋医生。等着瞧。”

——

下班时间到,林甜迅速收拾好东西,往楼梯间跑去。这次下楼梯的速度比往常快很多,因为今天是她父亲的忌日,她提前订了花,要去拿花,然后去买她爸爸喜欢吃的糕点,然后坐在那陪他聊天。

每年都是这样,她把今天的日子看的格外的重要。

但是下到停车场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她的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在挡风玻璃上喷了个英文单词:“Bitch”。

林甜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她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现在正好是下班时间,在医院上班的人很多,有些人三三两两的来到停车场,注意到她的车之后,都停下来和自己的同伴小声议论。

林甜从来没有如此的愤怒过,随之而来的还有无奈。她搞不懂,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在工作上她兢兢业业,哪怕是经常的加班她也没有任何怨言,面对刁钻的病人她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和同事和谐相处,从未在背后嚼过别人的舌根。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要在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发生这种糟心的事情?

压死骆驼的,不是参天大树,往往是最后一根稻草。

在沈之秋回来之前,林甜也只是一个人喝闷酒,尽管心里很难过,可是泪水却一直没有掉下来,像是在死撑着什么。沈之秋回来之后,在他把她抱在怀里的那一瞬间,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止都止不住。

沈之秋这辈子没怕过什么,从上学时起,他就是男生里领头的那个,出了工作后,他也在自己的行业里做到了极致,加上显赫的家世优渥的背景优越的外在条件,他想要的从来都没有失手过,这世界上好像还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令他产生害怕的。

后来,遇到了林甜,他才有了软肋。

他害怕看到她哭,害怕看到她伤心难过,更害怕自己帮不了她。

沈之秋轻轻的拍着怀里那个泣不成声的人,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她哭的次数屈指可数,能令她哭成这样的,一定是触碰到了她的极限。

待怀里的人慢慢平息了情绪,缓缓的抬起被泪水浸湿的小脸时,沈之秋帮她抚平紧皱的眉头,擦干眼角的泪水,语气温柔的问:“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我便不问。但是有一件事我想让你知道,就是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坚定不移的在你旁边,陪伴你,支持你。”

林甜虽然现在不像刚刚那样情绪崩溃,但还在处于啜泣当中,鼻子红肿肿的,说话也要一抽一噎的,听到他这么体贴的话,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没出息的流了出来,她往他怀里蹭了蹭,他那高定衬衫上瞬间又多了一处湿痕:“我今天…遇到了几件很不开心的事……我,当众出丑,还有、车,我爸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