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等你
  • 沈影帝的小甜妻
  • 令月十三
  • 2091字
  • 2022-02-05 08:00:26

听到男人“善意”的建议,沈之秋不为所动,一只手拿着酒杯把玩着,一只手放在大腿上,整个人靠在椅背上,神情清冷,淡淡的瞥了一眼说话的人,像个尊贵的帝王。

“不必。”性感的薄唇轻启,简单的两个字便回绝了对方的“好意”。

可是对方像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死活都要沈之秋喝下那杯酒一样,一个主意不行那就换一个,软的不行就来激将法,“沈先生这就不对了,我们今天出来就是来放松的,你看你连杯酒都不喝,这不是扫了大家的兴吗,这让郑导脸上也不好看啊。”

在陆霆一开始劝沈之秋喝酒的时候,郑中杰就想让他闭嘴了,可是碍于这么多人在场,想到要给他个面子,所以他就没有出声。谁曾想,这家伙竟然吃错什么药,竟然敢逼沈之秋喝酒,而且还把自己给拉上。

他连忙喝了一大口的酒,壮壮胆,然后开始打圆场。“算了陆总,就像你说的,大家都是来玩的,喝酒喝水都一样。”

沈之秋看着对面的男人,眼里带着不屑,他以为随便几句话就能让自己改变自己的原则吗?抱歉,他还不配。

“请问你是?”

话一出口,桌上就有人忍不住发出轻笑声。陆霆狠狠瞪了一样那个笑出声的人,脸色顿时红的跟煮熟的龙虾一样。

最大的讽刺就是,你在那里指着人家鼻子瞎逼逼,可人家压根不知道你这号人物是谁。

沈之秋那冰冷的表情和不屑的眼神,再配上那不带感情的发问,可谓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当即就让陆霆气的浑身发抖。

“抱歉,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这聚会果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无聊又无趣,简直浪费时间。他看了看时间,距离刚开始才过去半个小时,可是他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待了,只觉得浪费生命,连空气都是污浊的。

他起身,对在场的人道别之后便起身离开。从进来到离开整个过程,他始终是一种云淡风轻的样子,气质这一块被他拿捏的死死的。时倩倩刚刚目睹了一切,看到他被当中挑衅的情况下能继续保持字的绅士和风度,对他的崇拜更上了一个台阶。

这个男人,简直就像英国古老世家从小培养的绅士,素养二字已经刻在了骨子里。

……

走廊里,一个男人插着兜站在窗前,他站姿笔挺,身材完美,哪怕是一个背影也引得路过的人纷纷回头看。

“妈的,怎么不接电话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男人转过头来,走廊上暖黄的灯光洒在他的脸上,依旧没能削弱他那浑然天成的冰冷气质。

“你怎么站在这儿?”陆霆低着头看手机,意识到前面站了个人,一抬头,没想到是沈之秋。

“等你。”沈之秋把手从兜里拿出来,向他走近。

陆霆感到一股压迫感向自己袭来,但是鉴于刚刚在饭桌上的行为他又不能退缩,只能顶着压力。

沈之秋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径直开口道:“我不管你刚才在饭桌上的行为是有意还是无意,我只忍这一次,再有下次,后果自负。”

说完,正准备转身离开,便听到身后的人传来声音。“要不是你让我手底的艺人身败名裂,我也不会闲到来给你使绊子。”

闻言,沈之秋转身,脸上带着些许疑惑,“你手下的艺人?”

见状陆霆心里的气更上一层楼,俗话说打狗还看主人,他在整轴周崇文之前难道不应该调查一下他背后的老板吗?

“你别说周崇文的事情与你无关?”陆霆狠狠地说道。

“周崇文”,沈之秋嘴里念叨着这三个字,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几秒钟之后,只见他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原来是你的人。那么劳烦你告诉他,别让他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让会他狠狠记住沈之秋这三个字。”

——

粉色柔软的大床上,司徒雨抱着玩具熊,看着躺在旁边,翘着两双洁白的脚,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的人,有点好奇:“我说你今天怎么想来看我这个孤家寡人了,难不成我的魅力比影帝的魅力大?”

司徒雨是林甜在医学院读书时认识的好友,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了闺蜜。只不过,毕业后,林甜去当了医生,而司徒雨则半路出家当了个博主。

“当然不是,我家影帝的魅力最大。”某人嘚瑟的说道,丝毫不顾身边还坐着一只单身狗。

“那你来找我作甚啊?”

闻言,林甜放下了手里的书,换了个姿势,平躺在床上,望着洁白的天花板,陷入了沉思。她有些事情瞒着沈之秋,一直憋在心里,但是憋久了也不是个事,所以就想来找闺蜜倾诉一下。

“小雨,我妈又来找我了。”

“什么?她还有脸来找你?”闻言,司徒雨当即从床上崩起来,手里的玩偶被她激动的给踹到了一边,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她有什么资格来找你,当初你爸爸离世的时候她不想着怎么处理后事而是想着怎么和你争遗产,现在倒好了,知道你过的不错,就想着从你这里捞一点好处,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啊。”

一提到林甜的那个妈,司徒雨就气不打一处来。两人是大学好友,林甜的事情她或多或少知道一点,当初林爸爸公司破产,病重逝世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是林甜一手操办的,宋梅,据说在跟自己的新欢度蜜月。

司徒雨的话勾起了林甜对过去的回忆,往事一幕幕,像是重新浮现在她的眼前,尽管很难熬,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对了,她来找你干什么?”

“还不是为了钱。”

“那你给了吗啊?”

“想都不要想。”林甜的语气决绝凛然,和她那张乖巧的面孔看起来十分的不搭。司徒雨看着她那坚定的眼神,心里松了一口气。林甜就是这样,外表看着柔柔弱弱,可是内心里比谁都坚强,也从来不会做让违背自己原则的事情。

她爱憎分明,对她好的人,她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回报给人家;伤害过她的人,她会把伤痛埋在心底,从此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她就是这样,坚强得让人心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