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秘密
  • 沈影帝的小甜妻
  • 令月十三
  • 4057字
  • 2022-02-05 09:58:40

三月初,连城连日大雨,最近一周来,整个上空就像包裹了一层纱布,黑蒙蒙的一片。

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放晴的日子。

“各位,打起精神了,一会儿沈大影帝就要来了,要是没拍到照片没问到有用的信息,回去主编可要你们好看的。”

一个戴着鸭舌帽,相机不离手的男人语气不善,对旁边几个手里同样扛着拍摄机器的人说道。

话音刚落,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在酒店门口停下,后面还跟着几辆车。

来这里的狗仔都是花了钱才拿到这位大影帝的行踪的,所以车还没停稳的时候,大家就架好了相机,站在“最前线”,像条恶狗一样盯着黑色的商务车。

司机立刻下来打开车门,紧接着,一双黑色的皮鞋率先映入眼帘,往上是一双修长的腿。

紧接着沈之秋整个人都从商务车里下来。

他穿着一身高级裁定的西装,手上不戴任何装饰,头发剪得很短,看起来很清爽。可他的长相是在是太过惊艳,尤其是那一双眸子,在看人的时候能发出一股独特的魅力,容易让人陷入其中。

但是,他也是冰冷出名,很少有人见他笑。

沈之秋没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多人,且这些人看起来都“来者不善”的样子。

他皱了皱眉,看向身边的助理,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就像钢琴家弹出的琴声,极富质感,让人容易沦陷其中。

助理叫白小年,是个长得眉清目秀的男孩子,毕生的梦想就是长大后可以天天看到沈之秋。

这个梦想在他23岁的那年实现了。

他成功应聘到沈之秋助理的位置。

他能感觉到这个大影帝话里的不悦,于是赶紧走上前,稍微压低了声音,带有一点卑微,说道:“哥,这是高姐的安排,说让你可以借此机会宣传你的新剧。”

沈之秋听了之后没有说什么。

毕竟高蓝是为了他好。

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他迈着从容的额步伐,往酒店里面走去。

那些娱乐记者一看到他走过来,立马蜂蛹而上,手里的相机更本就没有停过,咔咔咔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拍摄的灯光更是直接打在沈之秋的脸上。

走在旁边的助理不小心也被拍到了,摄影机的灯光照着他的眼睛让他极其不舒服,连连眨眼。

可作为焦点中心的沈之秋,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像个天生的王者,生来就该享受这些耀眼的光芒。

“沈先生,听说你的新剧拍完了,请问什么时候可以和观众见面?”

“六月初。”

他冷眉黑眼,语气淡淡,不似别的男星为了宣传自己的新剧而卖笑哈腰。

一开始,大家问的问题都比较中规中矩。

直到一道声音打破了常规:“听说您和一神秘女子在恋情中,请问这是否是真的?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问题一出,现场出现短暂的寂静。

手里拿着话筒的,扛着摄影器材的人,无一不是屏声作息,内心却又有点雀跃。

显然,大家都想知道答案。

旁边站着的助理脸都吓白了。

这些记者怎么不按照计划来呢,明明事先说好不会涉及到隐私问题的,竟然出尔反尔了。

作为当事人的沈之秋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仔细一看,你还能发现他的脸色比刚下车的时候柔和一点点。

就在所有人都捏一把汗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

沈之秋破天荒的拿过记者递过来的话筒,声音低沉的说道:“私人事情,无可奉告。”

他的回答简单霸道,是他一贯的作风。

众人见状,也不敢再多问什么。

刚刚问出这个问题的记者也是鼓了好大的勇气,现在,再给他一个胆,他也不敢在影帝头上动土了。

传闻,曾经有一个记者,当众惹怒了沈之秋。

从此,娱记圈里,查无此人。

————

市中心的一家公立医院里

口腔科室,一个小男孩躺在病椅上,张着嘴巴,一个穿着白大褂,身姿苗条的医生正拿着工具在他的嘴里捣鼓着。

没多久,两颗蛀牙总算补好了。

林甜摘下口罩,露出甜甜的微笑,冲小男孩说道:“好了小朋友,你的牙齿不会疼了。”

小男孩觉得不可置信,那么快他的牙齿就好了?

“真的。不过你以后要少吃甜食,而且睡前饭后要记得刷牙哦。”

林甜声音很温柔,尤其是面对小孩子的时候。加上她长得漂亮,小孩子都愿意听她的话。

“漂亮姐姐,我听你的,一定好好刷牙。”

“这么乖,奖励你一朵小红花吧。”

林甜从拉开抽屉,果真从里面拿出一朵小红花,小小的,很可爱,可以看出来折的人很心灵手巧。

小男孩拿到了小红花,连谢谢都忘记说了,连忙跑出去和自己的家人炫耀。

护士走进来,看到林甜笑的那么开心,就知道她肯定又送出了一朵小红花。

说来,林医生还是她们科室的镇店之宝呢。

不仅医术精湛,人还长得漂亮,而且脾气极好,软软糯糯的,让人看了很容易产生保护欲。

“林医生,给你看个帅哥。”

科室里的人都喜欢和她讲话,因为她呆萌呆萌的,而且性格好。

林甜对帅哥不感兴趣。

在她看来,谁都没有她家的那只妖孽帅。

不过,毕竟人家主动来分享,自己还是要表示一下的。

“好啊、”

她轻快的应下。

护士小眉拿着手机,趁着这没有病人的时间,偷偷的摸个鱼。

“你看,这是我男神,是不是很帅?”

小眉把今天沈之秋被采访的那段视频放给林甜看,并且一脸激动的给她安利自己的男神。

林甜原本只是想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可一看到视频里的男人,眼睛都移不开了,就连嘴角的梨涡都变得很明显。

护士小眉什么时候见林甜露出过这种表情,一下子就像找到了知音一样,激动的握住她的手,“是不是很帅?是不是很有气质?是不是很Man?”

一连三问,林甜都有点被她吓到。

但还是好脾气的回答她:“是是是。”

“你刚刚笑的那么灿烂,是不是也喜欢大影帝?”

难得一次,林甜没有否认,而是点点头,脸颊微红,带着一抹娇羞感,说道:“是。”

她喜欢他!

小眉却没有想那么多,以为她跟自己一样是个花痴粉。

揶揄道:“哎呦喂小甜甜,看不出来啊。平时给你介绍帅哥你都不温不火的,原来是喜欢影帝这种类型的啊。”

“不过你没有机会了,人家是大影帝,我们只是普普通通拿着工资的上班族。”

小眉一边摇头一边感慨,恨自己不命好一点,不是白富美,不能拿钱去砸影帝。

林甜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

——

高蓝给沈之秋安排的通告到六点钟结束,时间一到,沈之秋立马离开,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助理想跟着,也被他拒绝了。

临走前,他交代了一句:“下次让高蓝对这些记者把把关。”

小白一惊,知道他说的是今天上午的事情。

他跟了沈之秋那么久,知道他最不喜欢别人问起自己的隐私问题。

这次,那个记者可是犯了大忌。

“好的哥,我一定转告高姐。你自己开车要小心点啊。”

话还没说完,黑色的宾利扬长而去,留下一道车影。

小白站在原地喃喃自语:连开车的样子都那么的有魅力。

沈之秋单手握着方向盘,想把手机拿过来,一个号码忽然拨入。

备注上显示着两个字:高蓝。

正是他的经纪人。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接听了。

“什么事?”

声音一贯清冷,不带任何的私人感情,哪怕对面是合作了五六年的经纪人,也没让他产生一点熟络感。

是个天生凉薄的男人。

而高蓝早已习惯了他的冷淡,只是作为熟人,她还是不太喜欢他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

“你知不知道你上热搜了?”

“不知道。”

他回答的干脆,她直接被气死。

大影帝都脾气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臭。

“记者问你的那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否认?你那样回答会让人产生误解,这对你的事业不好。”

对于娱乐圈的明星来说,恋情是一个生死劫。

有多少人炙手可热都明星就因为被公布了恋情,而导致大量的粉丝脱粉。

并不是每个粉丝都喜欢看到自家爱豆找到自己喜欢的另一半。

相对来说,她们喜欢自己的爱豆一直单下去,自己得不得的,也不想别人得到。

“不想否认?”

沈之秋语气不善。

因为职业原因,他不能公开和心爱的人的关系已经让他懊悔不已。

如果还要在公众面前一直营造自己是单身的假象。

那抱歉,他做不到。

高蓝深吸一口气,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生气。

她知道他的事性格,他不想做的事情,哪怕是天塌下来也动摇不了他的决心。

在她看来,沈之秋现在最该做的,是拍几部质量高的片子,巩固自己在圈中的地位。

沈之秋看了看时间,快到指定的时间了。

右脚微微出力,加快了车速。

高蓝知道他不愿和别人过多到提及自己的感情问题,便识相到没有再说。

而是转换了话题。

“《风声》这部片子我在努力帮你谈,但是这次可能比较悬。周崇文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消息知道对这部片有意向,从中横插一脚,导演那边在左右摇摆。”

周崇文。

沈之秋嘴里默默念着这三个字,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放心吧,他成不了什么气候。”

既然他不知好歹,那就不要怪自己不留情面。

晚八点,连城西郊的别墅区,一脸黑色的宾利缓缓驶入,最后停在一栋阔气的建筑面前。

车子刚熄火,一个中年妇女立马迎了出来,脸上带着喜气洋洋额微笑。

“少爷回来了啊!”

沈之秋打开车门,又嘭的一声关上车门,对着迎面走来的妇女应了一声,“是啊”

语气有稍微的柔和,但是那与生俱来的冷漠感并没有消散。

沈之秋背景显赫,父母是连城商圈里数一数二的人物,而他的爷爷更是有立过战功的人。

所以,沈之秋的童年都是在军区大院过的。

今天的工作刚结束,他便收到了母上大人的电话,让他回家吃饭,说是有重要事。

“妈,你看什么?”

张兰望着门口的方向,眼神带有期盼,双手不停的揉搓,有点小紧张的样子。

沈之秋倒是很少见她这样。

“你老婆呢,她没跟你回来?”

“你没让我把她带回来,而且她工作忙。”

张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恨不得撬开他的木头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没叫,你就不能主动把人家姑娘带回来给我这个婆婆见见吗?

用脚指头想也应该能想到我要见的不是你。”

沈之秋汗颜。

估计张兰说有事和他说也是假的,只是想让他带林甜回来。

既然这样,那他就不逗留了。

“那你们先吃饭,我走了。”

说罢,果然转身即走。

张兰都蒙了,自己这个儿子怎么说什么做什么啊?

“你去哪儿?”

“找老婆。”

张兰:……

既然这样,那她就不拦着了。

……

林甜医治完最后一个病人,收拾好东西后,拿上包包,走出了办公室。

口腔科室在三楼,但是她不喜欢坐电梯,所以每次上下班,只要不赶时间,她都是走楼梯。

现在人很少,她的平底鞋踏在光滑的大理石上,发出不小的声音。

她把楼梯间的门推开,刚走了两步,身后忽然出现一个人把自己拦腰抱住。

一时之间,她吓得呼吸都停滞了,正想喊救命的时候,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味传入鼻中。

那是她最熟悉的味道。

沈之秋抱着怀里的人,感受着她的温度,还有她发间的香味。

一整日的疲惫瞬间烟消云散。

他高大的身子弯下来,迁就她的身高,手臂用力,把她搂得更紧。

林甜转过身,用正面回应他。

沈之秋把头埋进她的脖颈出,喃喃细语:“宝宝。”

短短的两个字,瞬间让林甜一颗心融化成一滩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