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重逢

  • 别了我的将军
  • 囧囧途
  • 1889字
  • 2022-01-03 22:48:43

这天启程回帝都时,洋洋洒洒的飘了雪,似是在嘲笑夜临。

她骑在马背上,脸上看不出甚的喜怒。

夜辽默默瞧着她,定然知道她不好受。

可皇命难违啊……他们的将军,太倔了。

“主子…休息一下吧,您已经两天未合眼了。”夜辽瞧着夜临这般没日没夜的赶路,劝道。

“我如何合眼,圣旨刚到,陛下让我们收兵回宫护驾,你说我该如何是好,这大皇朝那么多百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进城的外栅人杀了吗?可我恨自己护不得,也护不了。”说道最后,夜临声音都颤了。

夜辽望着夜临,不知如何安慰,他在一旁默默攥紧了拳头。“你去休息吧,我在想怎么给各位将士一个交代。”若是军心不稳,如何护得住这国。

“主子,我知道你心难安,你可以先掩护百姓撤退,而我们断后,回到皇城,我们也算对得起百姓……”

“罢了,你且退下吧。”常年在极寒的地方呆着,夜临的嗓子都变哑了,没有人在记得当年那娇滴滴的小夜临是怎么样的了。

夜辽默默的站在一旁,也不说话。往后的几个月,夜临忙着赶路,路上都是往京城迁移的民众,夜临瞧着,不觉中眼眶便红了。

寒冬腊月,将士们赶路自是困难,一路快马加鞭的不怎得好好休息也要了一月多才赶到京城。

回到京城时,城外满是难民。

听闻风声是夜临班师回朝时个个整齐划一的高呼将军威武!!!

他们知道夜临一家是大皇朝的守护神。

他们敬爱夜临更比皇帝多。

若不是夜临是个女子,少不了被诸多势力拉拢谋反。

除去女子之身,夜家却个个都是愚忠的,一直以为皇帝会从花丛中脱身而出,全心全意的保家卫国,不惜以自己的家底去养兵上战场同战栅国的人拼杀。

现在战栅国的大兵将兵临皇城之下,说什么都晚了。

唯有保住皇帝的命,才不至于会被后世之人取笑的那样厉害。

夜临命三十万大军在城外休整,自己则是马不停蹄的赶往皇宫复命。

耽搁了许久,战栅国的人已经快攻破京城隔壁的香楠城了。

若不是这里离京近,好调遣人手,怕不是早已大军围城。

到了宫门前,夜临被一众守门的守卫拦住。

“阁下何人!”宫门的守卫举齐武器,两两交叉拦住了夜临的去路,凶神恶煞的,若是夜临说不出个123来便要砍人的架势。

“本将夜临,奉皇上旨意班师回朝。这是圣旨,速速让行。”

几名守卫对视了一眼,便收好了武器。

夜临随着太监的带领下很快便来到了御书房。

此时不过巳时,皇帝早已退朝。

那领路的太监拦停了大步流星就想推门进去的夜临。

夜临皱眉,大抵是想起来这是皇宫,不能如同在军营里那般随意。

在门口等了一刻钟有余,守门的宫女才给夜临开了门。

御书里,皇帝坐在塌上,旁的还围着几个妃子,瞧着衣衫有些许凌乱。

“臣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夜临行了礼,即使不大情愿认这个皇帝为掌国之人,这些虚礼还是要尽。

“爱卿平身。”皇帝见着了夜临,暗自打量了一番这传说中的女将军,倒是生的一副好模样,可惜那脸皮子糙,实在是影响美观。

便也没了什么心思。

“谢皇上。”夜临面无表情的坐下了。

却也不说话。

“爱卿,朕这也是没办法了。”

皇帝一张口便是诉苦。

夜临也没接话,等着他自己说下去。

“若是那战栅国的人真的围城了,你务必要顾我周全。”

皇帝见着夜临的脸色难看,也听说过这位的脾气,便许了她一个承诺。

“若你护驾有功,朕便命锦衣卫护你母亲周全!”

瞧着他连自母亲都抬出来了,夜临还有什么不懂的。

“那便多谢陛下了。”夜临道了一句,便再无多言。

“现你速速领兵支援,不得怠慢”

“陛下,微臣有一事相求,去援助时,微臣想见母亲一面,就当是辞行了,请陛下恩准。”

“准,最迟明日,你便要到达香楠城援助淮北将军。“

“臣遵旨。”

“叶公公,带夜将军去找镇国公夫人。”

“是。”叶公公捏着尖细的嗓子道。

夜临抱拳退下,皇帝便又开始调戏起身旁的妃子。

妃子们也是有眼色的,如今国快亡了,得多哄骗这傻子的银钱,到时间就算是逃也好逃些。

叶公公带着夜临去了旁的宫殿,倒是把她娘伺候的好好的。

也只有夜临知道,皇帝这不过是软禁着她娘好让她妥协罢了。

夜临今年二十五,镇守边关七年,她就七年没回过家,也很久没见过娘亲了。

“夜将军,这就是镇国公夫人的住处,且进去叙旧吧。”叶公公直勾勾的盯着夜临看。

夜临在怎么愚笨也不能不掏荷包了。

“谢谢公公。”她客气了一番,把钱袋子丢给了他便径直进去找她娘了。

叶公公掂了掂,心里乐开了花。

这趟差事值得……

“娘!”一进携钧宫便在园子里见到了镇国公夫人。

夜临一下子红了眼眶,她娘老了,头发都白了许多,只不过精神头挺好,应当皇帝老儿没亏待她。

“夜临!我的女儿啊,你终于回来了。”本来啊赏花正开心的妇人也红了眼眶。

虽说她是镇国公夫人,受人敬仰。

可她年轻时丧夫,后儿子步入了他老子后尘行军,中年时又丧子,丧子后,女儿又跑去从了军,一天天的提心吊胆,人都沧桑了许多。

如今见到女儿啊,别提是有多激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