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战报

  • 别了我的将军
  • 囧囧途
  • 1776字
  • 2022-01-03 03:24:49

损失了上万骑兵的战栅国人,无疑是陷入了愤怒中,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愤怒。

“给我攻!”头领凶神恶煞,激起了下层战士的愤怒,不管不顾,就往城门那边跑,竟是一时间连防御箭矢的阵型都忘了摆。

反应过来后战栅国的人才慌忙的摆上阵型,耽误了这一下又损失了差不多上千人。

还未正面开战,已经损失了三四千人。

一时间战栅国的士气有些许低落。

夜临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觉的勾起嘴角。

城外战栅国的人已经兵临城下,虽说未战却损失了数千人,不过十分之一不到,头领自是胸有成竹。

“列阵,杀!”

随着一声令下,战栅国的先锋兵首当其冲。

在士气高涨的情况下,先锋兵很快便在箭矢密集的攻击下攀上了城墙。

墙上早已备好滚木礌石的将士奋力抬起往下砸,稳住了局势。

先锋兵攀上城墙后,破门锤紧跟其后,一时间大皇朝的士兵似是陷入下风。

忽的战栅国人的另一头响起巨大的轰鸣声,震耳欲聋。

是夜临白天紧急挖的地道,埋了炸药。

一时间战栅国损失了数万人,众将士慌了,甚至已经有起了退缩的心思。

这些人本来就是各国集结而抽调的,鱼龙混杂,军心不统,在此已是大忌。

头领忙着稳住局面,前头的战斗还在继续,后头的人已经在人人自危,生怕不知何时还来一次这样可怖的爆炸。

炸药极少用到在战争方面,多数是用于爆竹烟花。

一是技术还未成熟,没有一定的量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且难以控制,一不小心便能伤到自己人。

以少胜多本是难事,夜临这也是被逼急了,不得不用这些阴招。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打仗也是这个道理。

这一战持续到天亮,经历了一夜的搏杀,夜临身上本是鲜红的战袍都已经成了暗红。

当敌军退去时,她的剑还在滴着血。

不过转眼间还未来得及逃离剑尖的血就这样凝在了上面,在清晨的阳关下折射这妖异的光。

夜临持着剑望向城下。

数百米的城墙外人叠人,人堆上随处可见静结成冰的血柱,冰面上经过一夜的磋磨,已经淌着血河,城墙上是随处可见的残肢,一时间夜临没有战胜的喜悦,一股悲凉涌上心头。

耳边是战士们欢呼的声音,头上是徐徐升起的暖阳,夜临只觉得周身的寒意挥之不去。

“将军,我们胜了!”

她被众人高高举起,抛起。

“将军威武,将军威武!!”

一时间城里面尽是欢呼将军威武的声音。

打扫战场之时,夜辽紧跟在夜临身后,欲言又止。

夜临忽的回头瞥着他,似是再问有什么事。

夜辽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终于还是道了出来。

“将军,你已经两夜没合眼了……保重身体啊。”

“无妨。”夜临是几日未睡好,现在打了胜仗自是要放心休息一番。

心里有些不大好的预感,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自在。

“外头收拾的如何?”

“天寒地冻的自是难收拾,土地都冻的有些硬,要埋了那么多人自是要费一番功夫……”

夜临也没在说什么。

头脑已经有些发胀了,便回了军营打算歇息。

卸下了铠甲,睡到傍晚时分,夜临隐约听到小将慌乱的脚步声,便利落的起身披好了披风,拢了拢衣服,便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小的参见将军,八百里加急战报。”那小将一见到夜临,便急匆匆的道。

夜临瞅他也不像是送加急战报的,便问道。

“人在何处?”

“将军随属下来。”那小将飞也似的在前头领路。

夜临的眉头皱的却能夹死苍蝇。这已是边关,这加急战报……

不肖一会儿,便见到了送加急战报的士兵。

那士兵一瞅见夜临便跪下行礼,大皇朝第一女将军,怕只是眼前这位了。

“报将军,南方边关已被百万大军逐一拿下,小的奉皇命前来恳求夜将军班师回朝,护驾!”

夜临眉毛一挑,玩味的盯着这个士兵。

“圣旨呢?空口无凭,本将军如何信你。”

夜临话落,那小将一拍额头,便急匆匆的从怀里掏出了明黄色的圣旨。

他不是皇帝身边的公公,也没没传过圣旨,一下子倒是蒙圈了。

夜临将他扶起,知道他不懂这些,自己便从容的正襟跪下。旁的士兵见着也纷纷跪下。

“夜临接旨。”

那士兵将圣旨递到了夜临举起的双手上。

夜临按着流程谢主隆恩,道了万岁这才站直身子,细细看了内容之后。

夜临脸色铁青,这皇帝还真是脑子糊涂了,班师回朝?倒是写的好看。夜临呼吸不顺的看向那士兵。

“同你来的公公呢?”

“死了,都死了,战栅国的人早就潜入了我大皇朝的各城……要不是小的擅长换装,怕是见不到将军您。”

那小将气息奄奄,路上定是受重伤。

那圣旨上盖的可不就是国玺吗?夜临闭上狠狠的吸了几口气。

“夜辽呢?”

夜辽不知何时已到,一个闪身便单膝抱拳在了夜临身边。

“属下在!”

“领皇命,整队,班师回朝!!!”

“是!”

尽管立下再多功劳,尽管她凭一己之力拖住北关战栅国人那么久,终究抵不过一页圣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