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与李世贤的会谈
  • 这个地球全是BUG
  • 毛桃暖阳
  • 2040字
  • 2022-02-06 21:45:39

其实现在官方方面有很多技术并不差,只是科技嘛,有时候受限于材料学等各种原因,无法做到想要达成的目标而已。

就算能达成,也需要不断地投入、试验、试错,如此反复。

而如果李木能直接跳过这些过程,给他们一系列正确的选项呢?

甚至是直接给出成品?

以一个国家的力量,高达还不是一样造给你看?

如果能给秦文虎等这些雷神突击队的成员每人配一副类似雄兵连中黑甲一样的超级单兵机甲,有许多异常BUG是不是就好清理多了?

当然了,黑甲那种黑科技,就算有设计图纸也肯定不是一下子就能达成的。

但其他稍微接近现代一点的装备呢?

比如能量枪、光剑?

稍微普通一些的外骨骼,比如《流浪地球》里那种辅助外骨骼,比如《灵笼》里那种重立体?

除此之外他还可以提供基因工程方面的优化,不说每个人都变成上天入地的超人吧,变成力能举鼎的超级战士还是可以的。

说句不好听的,到那个时候,李木只要坐在家里,坐等人家清理完BUG,然后直接去抹平异常BUG带来的后遗症,收获修改点。

坐收渔利,岂不美哉?

“喂,我说你们,让我一个人在那边打生打死,自己在这里谈天说地,合适么?”

蕾娜一手将恒星能量约束成光鞭,光鞭另一端捆缚着李世贤,来到了李木等人身旁。

“娜姐辛苦了。”

李木笑着夸赞了一句,然后看向被蕾娜用鞭子捆缚着的李世贤。

李世贤本来就被李木打伤了,论超凡力量方面的战斗经验又比不上蕾娜。

在同级别的情况下,被蕾娜碾压也是正常的事。

李木一点都不意外。

他意外的是,蕾娜居然没有直接杀掉李世贤,而是将他抓了过来。

对待敌人,蕾娜似乎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吧?

李木向蕾娜投去询问的眼神。

蕾娜耸了耸肩道:“他说有话要和你说。”

“哦?”李木看向李世贤,疑惑道,“不知侍王殿下有什么话要交代我的?”

对这个差点害自己丧命的家伙,李木当然是没有好脸色的。

哪怕他是历史上那个还算正派的侍王复苏过来的,但这不代表他就是真正的侍王李世贤!

李世贤指了指远处,那边是李木和蕾娜之前未曾来得及查探的西院四进处——也就是之前用来供给李世贤的王府卫士们居住的地方。

“那边有本王先前俘虏的几名百姓。”

李木有些恍然:“想必伱就是从他们口中得知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事情的?”

“不错,”李世贤颔首道,“不过,那几名百姓口中所言都有些许差异,有的说这是个古往今来最为昌盛的时代,百姓安居乐业,老有所依,少有所养;也有的说,这个时代很黑暗,有的人占着自己有些许权势,便对他人口诛笔伐,甚至致他人于死地!本王不知哪个真,哪个假,特来求证一番。”

李木面色古怪:“你的意思是,之前的一切,都是为了求证这个?”

“也不尽然,”李世贤微微摇头,“本王,求死。”

“啊?为什么?”李木有些无法理解。

李世贤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而且历史上的他可是死得相当窝囊——被自己曾经的部下在睡梦中刺杀。

死过一次的人就不怕死了么?

不,恰恰相反。

死过一次的人,应该更怕死才对。

至少李木自己就是这样的。

之前舍身拦截黑金石龙那一下,他是真的抱着必死的决心上去的。

当时他真没想那么多。

但现在过去了这么会儿,冷静下来后,心里却是一阵阵地后怕。

“以后绝不能这么冲动了。”

这就是他在这次濒临死亡中的收获。

李世贤看向蕾娜:“可否替本王松绑?”

蕾娜看了李木一眼,见他没有反对,就手一抖,将长鞭收了去。

李世贤微微一笑,伸出自己的手。

只见那原本和正常人一样的肉色的手掌,在顷刻间就化为了一缕缕翻滚不息的黑色雾气。

“你们也看到了,本王虽然复活,但却成了这副鬼样子,又如何存活于世上?”

李木道:“其实如果你安心待在一个地方不出来,不影响到正常人的生活,倒也没什么的。”

秦文虎刚安排了几名雷神突击队的队员去李世贤所指方向解救平民回来,听到这话也点了点头:“是的,我相信上峰会答应这一点的。”

李世贤微微摇了摇头:“事实是,就算本王竭力克制,本王却依旧会对四周的一切造成不可逆的破坏,甚至,令普通百姓感染!”

李木还想说什么时,李世贤却制止了他。

李世贤丢给他一块小小的石牌:“此物,为《樵夫挑刺图》,其上那中刺的樵夫,是年轻时的我,而那帮我挑刺的,是我的兄长——李秀成。”

“苏州失陷时,兄长驻扎在丹阳,准备参加天京保卫战。我劝兄长赴溧阳,不要回天京,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天京不可保。兄长却无愧于他‘忠王’的封号,执意回去。当时我甚至动了发兵把兄长绑架到溧阳的念头!但最后他却以老母在家为由,轻骑入京。”

“兄长回去后就劝洪秀全主动放弃天京,转战别处。然而洪秀全却对他说:‘朕铁桶江山,尔不扶,自有人扶’‘朕奉上帝圣旨……何惧之有!’等。曾国荃在同治三年夏天就攻破了天京,兄长为保护幼天王突围,自己却被俘,于8月7日被处决。”

“此物,乃是我和兄长最后留存于世间的痕迹,我请求你们,将其带出这里,不要让它沾染了......本王的污秽。”

说着说着,李世贤的称呼又从“我”变回了“本王”。

这代表着他的心态再次从一名缅怀兄长的“弟弟”,变回了那不可一世的太平天国侍王!

“好。”李木接过石牌,发现这石牌其实是被某种类似空间压缩的法术变小了而已,而实际上它的本体,大概就是那块画了《樵夫挑刺图》的墙壁!

李世贤拱了拱手。

“多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