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佛门金刚经
  • 天罡武决
  • 混沌的领主
  • 2009字
  • 2022-01-17 22:10:36

“少爷,解决了!”老张落地,走到张祁面前,将鞭子递了上去。

“嗯。”张祁接过鞭子,理了理头发,将地上的发冠捡起,重新扎好说道:“老张,我要学你那一招!”

“那是四品武夫才能掌握的力量,少爷,等你到了四品,我就教你。”老张丝毫不给张祁面子说道。

“好吧。”张祁无奈的摇摇头道:“刚才那把飞剑是怎么回事?”

“那是宋氏剑冢的祖传飞剑术!”老张说道:“以气机引导,操控飞剑,刚才恐是有一位剑冢的高手!”

“剑冢高手?”张祁震惊道:“剑冢的高手?剑冢不是封山了吗?”

“剑冢虽然封山,但是还是会有弟子下山,来维持山上的生计。”老张说道。

“这么困难吗?”张祁眼中露出怜悯之色道:“刚才的飞剑术,不是祖传的吗,也就是说,有一个亲传弟子下山了?”

“有可能。”老张说道:“现在剑冢的亲传弟子不少,但下山的,绝对是五品或者六品的高手,不然剑冢弟子下山就是块肥肉!”

“有这么厉害吗?”张祁有些不敢相信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剑冢飞剑术,又岂是凡物?”老张摇摇头,没有在说话。

此时,一束光芒照进张祁的眼中,随后在张祁的脑中无限放大,最终在张祁脑中形成了一个小金人,金人盘膝而坐,神似佛门金刚!

“老…老张,我的脑中好像有了一个金人!”张祁有些恐慌道:“刚才有束光照进了我的眼里,然后就感觉脑中出现了一个小金人!”

“佛门金刚传承!”老张听完张祁的描述,大惊失色道:“佛门的大金刚会把佛祖所著金刚经的精髓传入他人身体,他人若是悟性极高,便可领悟金刚经!”

“谁会把金刚传承给我?”张祁有些害怕。

“不会。”老张摇头道:“佛门金刚经对获取者有利无害,哪怕没有领悟,也对自身有极大的好处!”

“我想,我知道谁给你您传承金刚经了!”老张说道:“沂州的那个佛门叛徒,大金刚濒临大金刚的那个人!”

随后,老张将沂州之事徐徐道来。

“他给我干什么?”张祁有些疑问。

“不禁是这个佛门金刚经,就是少爷手中的这把刀,也是那金刚所赐!”老张说道。

“这么大方!”张祁思索起来道:“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老张急忙追问道。

“我父亲和一位佛门金刚境的人是八拜之交!”张祁沉缓的说道:“老张,你见过那位吗?”

“入王府十数载,从未见过!”老张如实回答。

“这就对了,那个大金刚绝对是受张厄岚的指示,来暗中保护我的!”张祁说道:“还有,你不是说他打伤了一位剑冢高手吗,我想,他是故意的!”

“而且,佛门金刚境和武夫金身境同源不同宗而已,他已经濒临大金刚,老张你一定打不过他,可它为什么要走呢?”

“现在又传我金刚经,可以断定,那位佛门大金刚,绝对是我父亲派来暗中保护我的!”张祁分析的头头是道。

“嗯,少爷所言有理。”老张点了点头。

话音方落,哈哈大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张厄岚的这个儿子,真不错!”

随后,佛光普照,照的黑夜普通白昼,一位穿着锦斓袈裟,苦大仇深样的“鲁智深”从空中飞下来。

“阿弥陀佛,我就是沂州袭击剑冢的那个金刚,也是受了张厄岚的邀请来保护你的。”大和尚双手合十:“贫僧法号智聪。”

智聪,怎么不叫智障?张祁心里想,随后道:“智聪大师,你这是要和我们一同闯荡江湖?”

“我是佛门叛徒,跟随在世子身边会给世子找麻烦。所以我会暗中班保护世子,明面上有金蛇张狄就行了。”和尚手合十,行了礼,猛的一跺地,飞走了。

“金蛇张狄,说的是你吧老张!”张祁看着旁边牵着驴的老张说道。

“正是。”老张没有狡辩,心平气和的说道:“少爷,我的身份不要和任何人提起。”

“好。”张祁点了点头道:“我先去找个地方睡一觉,老张你去把驴拴好。”

“好的少爷。”老张恢复原来的神情,恭敬的将驴绳拴在一颗树上,然后和张祁一起,飞身上树,躺在树枝上睡了起来。

天色蒙蒙亮起…

“少爷少爷!”老张去退另一根树枝上的张祁道:“紫气东来,赶紧练功!”

“紫气?”张祁揉了揉迷糊的双眼道:“你原来没让我趁着紫气练功啊?”

“那是因为当时你还没走佛门金刚经,现在有了佛门金刚经,自然要借紫气练功!”老张说道。

“那怎么练啊?”张祁问道。

“盘膝而坐,挺直腰板,凝神聚气,面向紫气,吐纳自然,将气机散发到全身。”智聪和尚的声音传来。

张祁立刻照着他说的打坐修行,这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张祁仅仅修炼了一小会,紫气全部消失了。

“这种修行方法的确管用啊,我才修炼了这么一小会,就感觉触摸到了八品的门槛了。”张祁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身。

“佛门金刚经,就是如此的神奇。”老张点了点头:“以少爷的资质,此生超脱凡人之境还是有很大可能的。”

“超脱凡品,那需要修炼到几品?”张祁不禁问道。

“超脱凡品,求长生不老,需要达到二品!”老张说道:“二品和三品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入了二品,就可以被称为超凡!”

“所以江湖上,能出现二品的修行者,都是超脱凡品的存在了。”老张说道。

张祁点了点头,和老张翻身下树,解开系在树上的缰绳,牵着驴向前方走去。

另一边树上,智聪和尚呵呵的笑道:“张厄岚,为了他儿子,还真是处心积虑啊,连那位前辈,都被他说服来保护他儿子了。”

说完,脚踏树枝凌空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