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秦苍生并没有立即跳到台阶上,而是回头观瞧周缘缘的睡颜,按正常来说,她老人家早应该醒了,只不过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阻止他她老人家醒来。

很显然,那股力量是湖海里神兽的至尊伟力!

应该是湖海里的那位神兽的恩赐只能给予秦苍生吧?

秦苍生摸了摸周缘缘的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答应了周大叔安全带你离开就一定会做到,乖,等我!”

秦苍生脑海里响起了秦苍生专属系统的声音:“任务,通过前三十三级台阶。”

“任务,通过前六十六级台阶。”

“任务,通过九十九级台阶。”

“任务,获得某一个一品大能的认可。”

“任务,拥有一只契约兽。”

“任务,觉醒属于自己的超凡能力。”

秦苍生脑子里想着这一环扣一环的六个任务,不仅暗想:我脑子里的系统,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还是说他不是个玩意儿?为何总要帮助我?难道是我的亲人留给我的东西吗?可我的亲人又在哪里?

或者说是这个系统,就是我失去记忆的原因。

他也曾经问过系统,他之前的记忆去哪里了?

系统告诉他了五个字:俺也不知道。

秦苍生本来认为系统的逼格挺高的,结果,就这?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把系统当大佬看,直到他获得了一把剑,和那神奇的能复制对方的能力的图谱,让他对系统刷新了固有的认知。

他就说嘛,我自身都能觉醒系统,绝对是主角的存在。

不过他最后一个任务,是让我觉醒自己的超凡能力,他不是我的超凡能力吗?第一序列那所宫殿就是主角的超凡能力呀!

再多的,他也不得而知了,问了系统,估计系统也不会回答他的话。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攀登上前面的九十九级夺命台阶。

第一级台阶是红色的,秦苍生想,这应该代表的是火元素,会感受到炙热的烧烤,刚刚踏入台阶,秦苍生不仅没有感觉到炙热的烧烤,还感觉到一股定自己开心愉悦的东西。

突然,秦苍生一阵眩晕,再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在学校!

教室里30多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讲台,新上任的数学老师正在颁布他的“施教大纲”,洪亮的声音在教室里回响……

老师讲课的声音时高时低,仿佛山间的清泉缓缓流过我的心田。

大家坐在教室里,聚精会神地听老师讲课,像几十株花儿静静地感受着辛勤园丁的浇灌。

老师的话不多,分量却很重,话语里的每个字,都轻轻地拨响了同学们的心弦。

教室里不时传来老师的讲课声和同学琅琅的读书声,好似一支和谐的合奏乐曲。

但秦苍生就是教室中的一个异类,他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大猩猩一样,手舞足蹈着,不知所措,目光呆滞着,看着前面正在讲课的数学老师,心说:我是穿越了吗?

我这是要穿越到我的学生时代,然后制霸四方了吗?

前面的数学老师看到秦苍生呆滞的目光,便履行了一个教师该履行的职责:“秦苍生同学,请你回答一下,咱们这学期学了什么?说的不对,或者说的不全,有很严厉的惩罚。”

秦苍生看着眼前的数学老师,只感觉到莫名的亲切,但是关于他的记忆,早就消失在云海之间了,但还是根据他所学的知识再加上神奇的第七感回答道:

“第一章函数、极限与连续

函数的有界性极限的定义(数列、函数)极限的性质(有界性、保号性)极限的计算(重点)(四则运算、等价无穷小替换、洛必达法则、泰勒公式、重要极限、单侧极限、夹逼定理及定积分定义、单调有界必有极限定理)函数的连续性间断点的类型渐近线的计算

第二章导数与微分

导数与微分的定义(函数可导性、用定义求导数)导数的计算(“三个法则一个表”:四则运算、复合函数、反函数,基本初等函数导数表;“三种类型”:幂指型、隐函数、参数方程;高阶导数)导数的应用(切线与法线、单调性(重点)与极值点、利用单调性证明函数不等式、凹凸性与拐点、方程的根与函数的零点、曲率(数一、二))

第三章中值定理

闭区间上连续函数的性质(最值定理、介值定理、零点存在定理)三大微分中值定理(重点)(罗尔、拉格朗日、柯西)积分中值定理泰勒中值定理费马引理”

“停,算你过关,下次上课溜号,就办公室伺候!”

秦苍生笑了笑:“好嘞老师。”

这节数学课一共三个小时,在大灾变之,人类重理轻文的观念愈发严重,毕竟只有理科能带给人们物质上的生活,而文科带给人们的却是虚无飘渺的精神上的生活。

一个物质,一个虚无缥缈,二者选其一,你会选谁呢?

这节数学课秦苍生成了全班的焦点,老师所讲的每一个陌生的知识点,他都能对答如流,甚至时不时还指正老师语言上的错误,以及书写上错误。

在这个时代,并非18岁才考高等学府,只要你有能力,随时可以考上。

大多数同学的目光都是一种鄙夷与嘲讽,你会的多显得你多厉害?在课堂上出风头很好玩儿?再说了,我们还没听懂,你就先答老师的话语,这不是扰乱课堂纪律吗?

也有小部分的同学,他们张大了嘴,看着如此优秀的秦苍生,不禁心生感慨,自己跟人家一比,好像家猫比老虎,空有架子,没有杀伤力。

班级里有些女同学也对秦苍生暗送秋波,毕竟在学校的时候,女同学都喜欢学习好的,长得帅的。

秦苍生作为我们这部戏的主角,长得自然无可挑剔,臆想之帅,品吧。

秦苍生看着目光怪的同学们,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就是人性。

终于,铃声响起,下课了!

秦苍生桌子周围瞬间围满了人,有向他虚心求教的,有向他递上情书的,有约他打篮球的,有约他上网吧的,也有你们想的,约那啥的。

总之,各种人都有。

秦苍生看着这群同学,就问了一句话:“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他已经知道这是一个幻境,是第一阶梯的考验,但是这个幻境,感觉如此的真实,就好像发生过在他身上一样,所以他想套出自己的来历。

但班级里竟然没有一个同学认识他,更不提知道他的家世了。

秦苍生看着这群同学,也没有多问什么,他答应了约他打篮球的同学,下午1点相约在球场。

然后他就被同学们追堵了。

“为什么不教我题?”

“为什么不接受我的表白?”

“为什么不和我一起上网吧?”

“……”

经过一番跳窗后,他摆脱了那群狂热同学们的追堵,跟着自己的直觉回了他的宿舍,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宿舍周围的墙壁都贴满了粉色的贴纸,一共有四张床,三张床上都摆满了玩偶,一张床上铺上了粉色的床被,学习的桌子也是粉色的,就连地板上也铺开了粉色的单子,整间房间粉粉嫩嫩。

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间男生的房间。

少女心也忒重了。

秦苍生看着粉嫩嫩的宿舍,感觉像回到了家一样,突然,他意识到了一件事:“操,我这样的猛男,居然喜欢粉色?”

绝对是第一阶梯的试炼在搞鬼,其实搞不搞鬼,他自己心里清楚。

没错,他就是一个喜欢粉色的少年。

中午去食堂,打了点饭,又去付了篮球之约,秦苍生打篮球也是一把好手,他在自家的篮筐下防守,看到对面的先锋横冲直撞向他逼近。

他二话不说,直接离开篮筐,朝着先锋奔去,周围的队员,看着他这个举动,神经都麻木了,这货学习这么好,怎么打篮球这么菜呢?你一个好好的守筐员,追一个先锋,干什么玩意儿?

令他们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秦苍生一把夺过对面先锋的篮球,朝对面球框里扔,球进了......

三分!

全场的球员都看傻了,这他妈是个人能干出来的事?这货该不是个救赎者吧?天生神力那种?

可秦苍生盛摇了摇头:“我就是力气大了一点,不叫事儿,下次我打先锋!”

围观的女同学,看到秦苍生表现的如此生猛,又得知他学习好像比老师还好,不知从哪儿掏出来彩色的球,不断挥舞着,口中叫道:“苍生,苍生你最强,苍生,苍生,你最棒。”

秦苍生听到这话,捂着脸,这辈子就没这么丢人过,一堆大姑娘,叫着自己的名字,你最强你最棒!我又没把你们怎么地?我怎么就最强,怎么就最棒了?

但是他很享受,哪个男生不希望女生能夸自己最强,最棒呢?

对面的球员不干了,强烈要求秦苍生再来一局,刚刚那一个球,绝对是他蒙的,不是真本事。

于是乎,秦苍生做了先锋,只要让秦苍生碰到球,球球必重!

对面的球员绝望地看着秦苍生的面庞,心服口服的说道:“行了,我们服了。”

有同学上前来,跟着秦苍生说:“你上课那么活跃,篮球场上也不虚啊。”

众位同学都佩服他,但秦苍生一直对自己有一个把控,他知道自己是靠穿越得到的知识以及七品的体质才能傲视群雄的。

再者,他感觉这一切都不真实,为什么呢?这个世界太美好了,美好的令人畏惧,秦苍生现在在想,他们是不是要害我呀?

这就是现实,跟幻想出来的世界是不同的。

这一天,秦苍生过的很舒服,但又很别扭。

宿舍是一间四人间,只不过就他一个人住。

我的家室一定很显赫吧?毕竟这所学校,可是全国排名第三的。

在全国排名第三的学校,能弄到一个单人间宿舍,那得是多大的权利呀?

这所学校的校长,是国家的副总统。

秦苍生望着自己的母校,看着自己的手,我到底失去了什么?我到底是谁?我为什么在这所学校?我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家人?如果没有家人,是谁有这么大的权利?

秦苍生可以肯定的是,幻境里发生的一切,都在他身上发生过。

可他没有任何思绪。

试炼结束了。

秦苍生发现自己还站在红色的阶梯上,看着自己的双手,不知所措。

“唉,不管了,先把这九十九级阶梯走完吧!”

第一级阶梯红色,代表的是活跃。

而他接下来又走了第二阶梯,则是橙色,代表着富饶。

只不过这次的幻境,却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他自嘲的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一阶梯代表的是富饶,对吧?我心里的富饶,早已灰飞烟灭了吗?还是说,这废土之上,没有富饶可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