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胜利者的凯歌

入夜天气微微渐凉,岛上的人们在进行最后的欢呼!篝火一个接一个的,他们围在篝火旁讲一些家长里短。

“老子可是中原周家的私生子!哥几个后半辈子跟我混,保你们吃香喝辣!”

“狗哥威武!”

“我怎么听说周家几年前被孔家颜孙孔三家给灭了?”

“对对对有这事,当时传的沸沸扬扬的。”

“胡说,我周家可是中原第一大家族!”

这些人吵了起来,旁边有许多人煽风点火:“能动手,居然还吵吵?是大老爷们儿吗?”

很快,这些人打作一团,他们打架的样子,像几个鸭子在掐架,那模样,憨态可掬。

煽风点火的那群人下着赌注,看看谁是最后的“胜利者”,以及有多少人在这次斗争中魂归西天。

荒岛上的矿工就是这样,一个比一个戾气重,秦苍生刚来岛上的时候,几位“岛王”带着六十多个小弟想敲打敲打他。

可秦苍生是什么人?有金手指加持的男人!七十个小石子就搞定了。

那些人无一生还,这事儿都惊动了“与秦苍生无争”的刘嵩山,狠狠地训斥了秦苍生:“怎么能给他们留全尸呢?完犊子玩意儿!”

“又菜又爱玩的家伙不值得让我浪费时间。”

说完,开了金手指的某人潇洒转身,头也不回就走了。刘嵩山也拿他没办法,如果抛开热武器的情况下,自己未必能打得过人家。

今晚的夜空很美,月亮把半边儿天照得透亮,在远际的天空中才能看到一两颗星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那两颗星星眨着眼睛,一闪一闪的,可爱极了!

晚上,海风吹拂着海面,但海上风平浪静,微波不兴,只有那几乎是看不见的细浪温柔地轻轻地舐着沙滩,发出一种几乎是听不清的温柔的絮语般的声音的时候,人们就像置身在温馨的夜里。

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秦苍生背着周缘缘,奔走在这美丽的夜色中,周缘缘露出了傻子的笑容,甜甜的酒窝清晰可见,手里拿个藤条,像鞭子一样,不断的抽打地上,像骑马不要钱似的说着“驾驾驾”,那样子要多开心有多开心。

秦苍生并没有知道了周缘缘的真实身份就提防或者排斥人家。因为她知道周缘缘对他的感情一定是发自内心的!

四年半之前,她16岁,眼睁睁看着家族覆灭,却无能无力,后又被孔家接走当童养媳。

目的就是要她的第一次给孔家小公子觉醒超凡能力!周家女性直系有一个特点,夺其凤阳者,必将觉醒!至于为什么?那是他们家族的秘密……

她在孔家忍辱负重三年,为了逃出去付出了常人无法想到的艰辛,终于,她如愿以偿了,还有意外的收获,这个意外收获,可是惊动了各大集团。

只不过她的童年再也回不去了,她渴望亲情,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但老天似乎是在眷顾她,就是那么一个契机,被孔家高价请来的杀手暗算了,成了现在这副孩童的模样。

但现在想想,那是她人生中第二重要的转折点,她遇到了周培源,又遇到了秦苍生,两个男人,对她都很好,一个像父亲,一个像童养夫!

她在秦苍生的背上,感到了无限的温暖,即使山崩地裂,她也不怕,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但是让她伤心的是,周爹爹这次任务之后可能就是永别了。

“缘缘,一会就出圈儿了,把你手中的藤条放下,发出声响的话,会引来异兽的。”

周缘缘最听话,直接把藤条扔掉了。

圈儿,指的是觉醒了领地类能力的救赎者所拥有的领域,岛上的异兽颇多,若无领域的话,在夜晚时,异兽会偷袭人类的家园!

大陆上的壁垒也是由无数领域组成的,能组成领域的人被人们亲切的称为领域家,是救赎者中的救赎者。

并不是他们有多强,而是他们为人类做的贡献有多大。

秦苍生继续背着周缘缘,走出圈外,寻找他们的栖息之地,这时,脑海中出来传来了一股声音:“任务完成,奖励胜利者的凯歌!召唤方式:意念召唤。”

秦苍生现在就一个任务,在矿岛上活下去。

秦苍生纳闷儿,自己还没出岛呢,怎么就完成了这个任务?难道是我的思维方式和那系统有什么差别吗?奖励个胜利的凯歌什么意思?我得试试看!

秦苍生站直身体,周缘缘刷一下就掉在了地上,恼怒的说道:“你有大病啊?你懂的怜香惜玉吗?”

“你这么不要脸呢,你也不香,也没玉值钱,往自己脸上贴玉!而且比您老人家大了四岁,我干嘛让着你?”

周缘缘直接给他脸上来了一脚,放心,她老人家穿的不是裙子!怒骂道:“没良心的你,我就大你四岁而已!”

“女大五赛老母”

“女大七赛老母!”

等等,这好像是男生选择择偶标准的时候用的俗语吧?女大一,不成妻;女大二,抱金块;女大三,抱金砖;女大四,抱如意;女大五,赛老母。

女大五真的是赛老母啊?不对,我比他大了四岁,我是他的如意啊!吓死我了!

秦苍生可不知道她老人家心里想的这么杂性……

自顾自地用意念召唤出了胜利者的凯歌,手中多了一把八九十厘米的长剑,剑鞘通体金色,由不知名金属以及数颗宝石构成,剑柄好像是有一种昂贵的木头做成的,秦苍生摸着手感还可以。

他感觉比周缘缘的手要好摸的多,不是周缘缘的手不细腻,单纯的是秦苍生这货失去了某些能力而已……

拔出剑鞘。观其剑身,仅远观就感觉此剑锋利无比,哪怕是硬度极高的金子,此剑也能一剑斩断,剑身通体血黑色,秦苍上能判断出来,血黑色是染的!拿什么去染?当然是生物的血液了。

周缘缘看着秦苍生拿着这把宝剑,特别想拿出手机给他拍张照片,那样子帅极了!

秦苍生用意念问问脑子里的系统:“这剑在我之前历经过几任主人?”

系统很俏皮且找死的回答道:“你猜!”

秦苍生二话不说,把自己的头撞到了树上......

系统感觉周围空间的晃动,直接急了:“你干什么呀你?跟有大病似的!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自己过不去不是?那把剑具体来历我不能告诉你,因为你现在的实力,不足以知道这把剑的秘密,等你什么时候到了三品,我自然就告诉你了!”

秦苍生也知道自己实力在救赎者中也就是个垫底,于是没有追问这个问题,:“那张完美技能图谱是干嘛的?”

系统鄙夷的看着他,不对,系统没有脸,那就系统精神上鄙夷地看着他:“没看过大灾变之前的第一序列吗?完美技能图谱,就是能复制对方的技能,运气好的话,还能复制到对方的觉醒的技能!”

秦苍生这才想起来,自己看过第一序列这本书,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还赞扬作者,很扣当时时代的主题呀,大兴西北!

秦苍生想起来那本书主角的复制以及黑药能力,问道:“你这有黑药吗?”

“我是一个正经的系统!”

秦苍生一脸苦逼的看着树,我悬壶济世的梦想破灭了!

周缘缘看着秦苍生做的一系列怪异的举动,特别是没事找事去撞树……

骂道:“你犯病了啊?吃片药睡一觉?”

秦苍生深邃的眼眸看着周缘缘的脸,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这给周缘缘整不好意思了,口中胡乱说着:“干嘛呀干嘛呀!讨厌,人家没准备好呢!”

秦苍生拿开了手,疑惑地看着周缘缘问道:“你没准备好啥呀?继续上路!”

周缘缘看着秦苍生跟看傻子似的娇横道:“你手都放我肩上了,还不做点什么?你是没有那方面能力吗?傻子!”

“哪方面的能力?”

“滚,继续赶路!”

周圆圆爬上秦苍生的肩膀,拍了一下秦苍生的后丘,秦苍生继续往前面奔走。

系统在秦苍生脑海里乐开了花儿:“诶呦呦,笑死爷了,秦苍生感情方面的天赋几乎为零啊。”

使用完美技能图谱需要一些条件,要和被复制能力的人做一些动作,才能复制成功他人身上的能力。

刚才秦苍生双手放在周缘缘的肩膀上就是复制他人能力两个人要做的动作。

至于秦苍生那方面究竟有没有问题?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大家,有很大的问题......而且秦苍生自己还不自知!

后文有详述。

当然,秦苍生成功复制了周缘缘觉醒的超凡能力感情操控!

觉醒的超凡能力,也是分为品级的,t0到t5,t0为最大,t5为最小。只不过这是人们所定论的。

周缘缘的感情操控,当权者们把她的超凡能力定为t1.5。

“嗷……嗷……嗷……!”

“嗷……嗷……嗷……!”

森林中传来狼群的怒号声,秦苍生大叫不好,赶紧跑!

秦苍生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但迎面,来了两只长曰十多米的巨狼,巨狼通体黑色,有蓝色花纹相交,眉心处,有一寸显眼的绿色的花纹。

疾风魔狼!

疾风魔狼,是大风狼的进化型,大风狼是小风狼的进化型,异兽是可以进化的,从幼年到成年,就是第一次进化,有的,血脉低下的异兽,一生只能进化这么一次,甚至都进化不了。

血脉高的异兽,可能会进化十几次,就人类目前所知,珠穆朗玛峰上的幽冥九尾狐就进化了数十次。

每一次进化,都会增长实力,异兽实力的划分不太明确,有强有弱,但最弱的疾风魔狼,相当于人类七品的实力。

秦苍生眼前这两位疾风魔狼,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练出了一身的肌肉!

少说,这应该也是七品巅峰吧。

秦苍生,一个八品巅峰的人,怎么会是七品巅峰疾风魔狼的对手?

于是转身就跑,跑了没两步,转念一想,不对呀,狼是群居动物,他还有一群狼子狼孙呢,估计他的狼子狼孙们速度太慢,没追上来呢。

那怎么办呢?鸡蛋碰石头吗?

他当机立断把周缘缘放在一旁,召唤出胜利者的凯歌,直冲两头疾风魔狼奔去,两头疾风魔狼经验老辣,直接分散开来,以形成左右夹击之势。

被放下的周缘缘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来了一个类似于桃子的水果,他们称之为可可果,吃的那叫一个香甜,口中还喃喃不清对秦苍生喊着:“苍生苍生你最棒,苍生苍生你最强。!”

周缘缘如果知道后面还有追逐的狼群,恐怕就不会这么泰然自若了。她当然知道狼群是群居动物,只不过她学到的知识无法用助于实践而已。

秦苍生暗中对母狼使用了情感操控,母狼一阵精神恍惚,停在了原地,秦苍生直接拔地而起,冲着母狼,就是当头一剑,公狼怎会让他得逞?

用了本族的本命技能,疾风狼本相,那疾风狼后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疾风狼虚影,直冲秦苍生而去。

秦苍生脸上露出了阴笑,他等的就是这个!胜利者的凯歌有一个武器专属技能,胜利者的剑阵!

秦苍生使用胜利的凯歌,召唤出无数的飞剑虚影,挡在了疾风魔狼的必经路上,疾风魔狼直冲剑阵而来,他也想躲过剑阵,但驾驭不了如此快的速度。公狼的狼嚎声不断响彻在森林里。

由此可见,秦苍生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除非是六品巅峰来,或者是七品的群殴,否则秦苍生不可一世!

尤其是得到了两大助力之后!

秦苍生也是刚发现自己的实力原来这么的强。

母狼看到公狼进了剑阵,受了不轻的伤,居然从秦苍生的感情操控里醒了过来,直冲公狼而去。

秦苍生见此,也收了飞剑阵,用一项独门技能告诉母狼:“嗷……嗷……嗷……(我们没有冒犯贵族领地之意,只是借过,伤你的丈夫,也并非我的本愿,如果可以,我可以救治你的丈夫。)”

母狼刚刚中了秦苍生的感情操控,很随意的,就相信了他,点了点狼头,母狼很纳闷,我这是咋的了?还有,只听说过一些兽界大佬会说人话的。没听说过,人界小辈会说兽语的呀。

而且他的叫声真好听......如果能留下来做我的丈夫就好了。

在这个狼群之中,母狼是狼王,她是实实在在的六品,而公狼呢,只是一个七品而已。

要不然公狼不能伤的这么严重。

秦苍生将周缘缘身后的大包拿了过来,胡乱翻了翻,找到了自己熬制的专治跌打损伤的药,给公狼涂抹上。

周缘缘很无语的看着他,人家都要弄死你,你却救人家?

过了一会儿,大风狼带着小风狼赶了过来,估计得有两百多匹,这是两头疾风魔狼的领地,没错了!

大风狼看到他们伟大的王后昏了过去,便心生怒意,朝着秦苍生龇牙咧嘴,但没有上前,因为母狼告诉他们,敢伤眼前这位人类少年者,死!

又过了一会儿,公狼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秦苍生,叫了起来:“嗷嗷嗷!(有本事在打一场!爷怕你?)”

秦苍生也嗷了起来:“嗷嗷嗷!(你还是关心自己吧,狼王,我要走了,你多保重,有缘再会!)”

母狼王眼睛含泪地看着秦苍生:“嗷嗷嗷?(这就要走,不待一会吗?你走了,本狼王会伤心的!)”

刚才母狼王还想狩猎人家,现在,看上人家.......

旁边的公狼:“嗷???(我被绿了)”

公狼哀号着,又昏死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