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父女就要各怀鬼胎

“我能再带走两个人吗?”秦苍生带着渴望与求助的眼神问道。

刘嵩山点点头,言道:“可以,只不过最多两个人,再多,我没法向上面交代。但是我劝你,那些愚民会成为你的累赘的。”

刘嵩山并非是一个纯粹的好人,但他也不是一名纯粹的坏人,他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履行自己的职责,

在他未被骗到矿上之前,他是一个非常心善的人,扶老奶奶过马路,给大妈让座。但这些年,他已经成为了杀人如麻的恶人了。

但他初心未变,只是多了几分现实的残酷。

毕竟他曾经帮助过的人,把他无情的卖掉了那个矿场,目的只是因为赌博还不上钱。

可不可笑?自那时起,他心中的那道光,便消散在九霄云外了。

这时,秦苍生脑海又想起来秦苍生专属系统的声音:“任务完成,奖励灵域与三个契约位。”

秦苍生大喜,本身身体素质强横的他如今又能和异兽签订契约,而且一签还能签三个!如虎添翼啊!

秦苍生迈着矫健的步伐,回到了宿舍,这件宿舍住着三个人,一位大叔,一个大叔的闺女,还有他。

一般来讲,这座岛上的宿舍,每间至少要住八个人,但宿舍里的大叔是岛上的一位监工,能享受一些福利待遇,给自己女儿一个相对良好的生长环境。

当然,福利待遇的背后,是被无数人职责与谩骂,以及天天面对自己想杀之人,总会给他们露出谄媚的笑脸。

既讽刺,又现实。

“周大叔,缘缘?”秦苍生在宿舍外面就喊到了。

所谓宿舍,就是岛上人用木头所搭建的临时屋棚。

秦苍生只说了一个周字的时候,屋子里边就跑出来一个少女,少女看着比秦苍生还小,大概只有十四五岁,1米6的个子,胸前是一马平川的飞机场。

现在是,以后也是。

少女跑着抱住了秦苍生,问道:“秦哥哥,终于能离开这座岛了,我听叔伯们说,外面的世界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还有好多漂亮的衣服。”

秦苍生摸了摸缘缘的头,亲昵地说道:“对呀,外面的大千世界,有好多好东西在等着缘缘,只不过在那之前,我需要和周大叔商量怎么给你买衣服穿买零食吃,要给你一个惊喜,你能先去一边玩吗?”

周缘缘很听话,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去自己的秘密基地闹去了。

这时,宿舍里走出一位年龄40左右的大叔,他的胡子不算长,身上穿的衣服比岛上其他的人能好一些,面容带着沧桑之感,这应该是一位有故事的大叔。

大叔用现代新闻联播主持人的声音问道:“苍生,刘嵩山叫你过去干嘛?没伤着你吧?”

秦苍生会心一笑,摆摆手,言道:“大叔,你就不用装了,我知道,你应该是救赎者,你的能力应该跟隐匿有关,刚刚我跟他说话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你的气息。”

周大叔愣了一下,当初秦苍生打刘嵩山的时候,他就感觉这小子不凡,于是把他接到自己宿舍里,要知道,作为一个父亲,是不可能把一个陌生的男孩子领到自己和闺女的房子里睡觉的。

当眼前这个少年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杀人的时候,周大叔就知道这个少年强的离谱,也知道自己之前对他照顾完全是多余的。

但是没想到他这么强,自己放了隐身大招他还能发现。

按境界来说,救赎者分为九个境界,境界分级也非常简单,从九品到一品,九品最小,一品最大。

他可是七品境界的救赎者,特殊技能为隐身刺杀。要能察觉到自己存在的人,至少得六品境界啊。

可眼前这个少年,有六品境界吗?

就算是那些大家族的孩子,在18岁的时候,最强的也才七品啊。

估计是秦苍生觉醒了什么洞察类的特殊技能吧。

是吗?当然不是,秦苍生到现在为止都还没觉醒。

秦苍生问道:“周大叔,你打算怎么做?”

周大叔惊讶的眼神很快恢复了平静,把他领进宿舍,坐在凳子上,用极其异样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秦苍生。

就像老丈人,看着未来的女婿......

“苍生,我不能走,你应该也清楚,我是一名救赎者,不可能在岛上做矿工,我是有任务来到此地。”

“那个任务可能会让我丧命,所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帮我把缘缘领走。”

秦苍生对于周缘缘有一肚子疑惑,为什么父亲执行任务要领女儿身处险地,周大叔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周大叔看出了秦苍生心里的疑问,解释道:“缘缘不是我的亲生闺女,而是我在路上捡的,我看着小姑娘还挺可爱的,也无依无靠,便心生善念,收她为干闺女。”

秦苍生笃定周大叔在撒谎,逻辑解释不通。

自己来执行危险的任务,半路上还拐个闺女?你要对这个闺女做什么?关键的是,你什么都没有做!对这闺女还挺好。

是你的肾有问题,还是我的脑子有问题?

但秦苍生知道,周大叔人还是挺好的,应该是有不能说的苦衷,便没有追问这个问题。

“你就不能和我们一起走吗?”

周大叔摇了摇头。

秦苍生知道,周大叔一旦选择了什么事情,便不会回头,即便他撞了南墙,这也是秦苍生佩服周大叔的地方。

虽然秦苍生忘记了很多事情,但为人处事,知人论世,他还是清楚的。况且,他已经猜到了几分周缘缘与周大叔的身份。

于是,他答应了周大叔,自己会带着周缘缘走。

随后,周大叔就出去不知干嘛了。

秦苍生向来不是墨迹的人,整理整理周缘缘和自己的衣物,又蒸了一些窝窝头,把他们装到了背包里。

刚刚收拾完,远处就传来了周缘缘的喊叫声。

“不好,缘缘被欺负了。”

秦苍生的身体素质远超于常人,无论是听力,视力,还是力量与体力,这些常人都不能及他。

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法眼。秦苍生看着几位大汉猥琐迈着小碎步,口中还骂着:“这周培源的小妮子长得还挺水灵,你爹狗仗人势,欺压我们平头百姓,今天得让你还了。”

秦苍生看着这群二货,心里想着:活该这群人被骗到这里,这些三炮智商绝对是负的。人家矿场还没解散呢,他父亲也还是监工,你现在欺负人家女儿,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况且你不知道他有一个威名神武的哥哥吗?

这时,秦苍生的专属系统又发布了任务:“任务:牵着周缘缘的手回屋子,并弄清楚周缘缘的真实身份。”

秦苍生脑海里对周大叔与缘缘的猜测又笃定几分。

秦苍生上前,给了一人一个巴掌,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鲜血就从嘴里喷涌而出。

秦苍生的速度可是常人敢想?

他曾经问过秦苍生的专属系统,自己身体素质怎么样?系统回答道:“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大概是在八品极限左右。”

周培源也不过是七品二阶,每一个品级分十个阶段,每个品级五阶的时候,是一个分水岭,会有一个身体上的质变。

即使是矿场上的人全来,在不使用热武器的情况下,他不惧任何人。

寻常成年人的力气与敏捷在三的话,那么救赎者中的九品就是十,八品为三十,七品为一百,六品之后就没有上限了。

或者说六品之后,才是救赎者真正的开始。只不过,真正能达到六品的人,凤毛麟角。

以上数据会根据救赎者能力的不同有浮动。

秦苍生赶紧上前,扶起缘缘,问道:“没事吧?魅惑女王?”

周缘缘不解的问道:“什么魅惑女王?”

秦苍生不再回答,只是牵着周缘缘的手,回到的屋子。

周缘缘原本天真无邪的眼神变得凌厉非常,但还是任由秦苍生牵着她的手,她对眼前的少年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可能是相处久了吧?

秦苍生平时也没有对她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她认为眼前的少年是个君子。

可她也不想一想,是不是自己的问题……

回到宿舍,秦苍生没有立刻松开手,他又不是第一次摸周缘缘的手,不用任何心里建设的。哪怕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他的脑海里声音响起系统的声音:“任务完成,奖励完美技能图谱一张。”

秦苍生还没来得及想着完美技能图谱是干什么用的,就听周缘缘冷冷的问道:“你既然知道我是魅惑女王,为何不动手?我对于你们男人来说,可是大补啊!”

秦苍生和煦一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我把你当成亲妹妹,我不希望亲妹妹对我有任何欺骗,哪怕是善意的也不行。”

这说的周缘缘倒是一愣,他万万没想到秦苍生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说的情真意切,不像是在骗她。再说,相处久了,他也知道秦苍生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有的时候,说他是正人君子的都不为过,但可能不太会聊天儿。

周缘缘试探性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你到底是谁?”

“我跟你说了,我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只记得我自己叫秦苍生,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比如说,我知道魅惑女王本名周媛媛,原来是中原第一财团周家的长女,后来家族被东北颜家,北方孙家,中原孔家联合剿灭。”

“周家仅存的长女被孔家接走,忍辱偷生三年,觉醒了魅惑之术,传说她觉醒的时候,就是六品。”

“周家长女略施小计,就覆灭了孔家一半的兵力,后被各个壁垒通缉,一路逃窜,没了踪影。”

“只是我不知道,一个堂堂六品的救赎者,怎能变成一位孩子?还是说你以前就长这个样子?”

周缘缘:“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秦苍生捂着脸,笑道:“我以为你的智商和我应该就差一个档次,没想到差了好多档,我还是把你当原先那个小女孩看待吧。”

周缘缘二话不说,抡起地上的椅子就往秦苍生脸上砸,只不过秦苍生毫发无损,凳子碎了一地而已。

秦长生哭爹喊娘了:“快来看呐,妹妹不孝,殴打哥哥了!”

周缘缘鄙夷的看着他:“你正常点!”

“你是全岛唯一的女孩子,而且不是什么隐秘的存在,长得还如此漂亮,难免不会有男人动心呐,可整座岛中,居然都没有一个和你上床的人。”

“哪怕周大叔是一个监工,岛上的矿工有贼心没贼胆,那些军官应该对你有想法啊,可他们也没有。为什么?”

周缘缘回答道:“因为我能操控他们的情感。”

周缘缘的觉醒是第一次被孔家小公子在强暴她的时候觉醒的,一般的觉醒,都是人在逆境中觉醒的,她也不例外。

她发现自己能操控人的情感后,便试着操控孔家小公子并且成功的把一个大小伙子养成了奴隶,成为了他覆灭孔家的一环。

秦苍生对关于周缘缘的事情也没有多问,只是跟她说:“你信任我吗?”

周缘缘下意识点点头,点完头她就后悔了,平时太听秦苍生的话,想都不想就答应他了,好歹我也是个黄花大闺女,虽然我现在变成了孩子,但这也改变不了我已经二十一岁的事实啊!

难道我真喜欢上这小子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一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居然在心中念起了佛,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呀。

“秦苍生,你几岁了今年?”

“我十七啊!”

“那你以后得叫我姐姐,我二十一了!”

秦苍生还了她一个白眼:“老人家牙口可好?”

“滚!”

两个人扭打成了一团……

打了10多分钟,周缘缘打累了,但还是在骂秦苍生王八蛋。

秦苍生试图转移话题:“周大叔,到底有什么任务啊?还是必死的任务!”

周缘缘疑惑道:“我不知道啊,他还有任务?我就是他捡来的孩子啊。”

秦苍生看着他疑惑的模样,觉得她应该没有撒谎。

你仅凭一己之力灭掉一个家族半数兵力的人,跟特务在一起待了两年居然没发现?

秦苍生现在越发怀疑魅惑女王的智商了,之前他在回忆起以前的一些记忆的时候,感觉这位绝对是女中豪杰,智商担当,要不然怎么可能覆灭孔家那么大的一个集团的一半兵力呢?

现在来看,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

周大叔可能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儿是魅惑女王......

这就尴尬了!

如果周大叔是孔家的什么官员的话,如果知道自己随手捡来的闺女,居然是覆灭了自家一半兵力的仇敌后,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当然,这个概率几乎为零。

“那就别废话了,周大叔有自己的任务要去完成,你现在跟我进山躲一躲。熬过十天,然后我带你去外面的世界,吃香喝辣!”

秦苍生说着说着,就想起来,外面的那些美食,传说在大灾变之前,有一段《报菜名》,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晾肉香肠。

也不知道自己以前吃没吃过,有机会一定要带着缘缘去试吃一下,在岛上过的,都不是人过的日子!

一个弱小的声音微微响起:“我捡的爹爹还是个特务?”

“……”

秦苍生在此刻也意识到一件事情,自己之前对周缘缘及周大叔的身份推测,作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