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秦苍生一行人并不知道岛上发生的事情,他认为荒岛上的时间已经过了两三年了。

可虚妄之岛上的时间流速和现世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岛上一年现世一天!

这样可以大大的增加岛上异兽的修炼速度。

一品神兽的道场就是厉害!

秦苍生背着周缘缘又回到了荒岛画着圈的地方,看着已经离别了数年的荒岛,心生感慨:“离别此岛数年,今日再游故地,不经感叹神伤,这变化也太TM大了!”

秦苍生印象里的荒岛,是雄浑美丽的,野花繁密,绿草如茵,古松古柏处处皆是,河流清澈见底,不见杂质。(人类营地的那条河除外。)

可如今眼前的景象,却是一片凄凄惨惨戚戚,野花与绿草失去了本该有得绿色,取而代之的则是黑乎乎发蔫儿的色泽。周围的苍松翠柏再不清翠,只剩下枯枝耷拉在地上。

要知道,这树木中,不乏有八品九品的树精啊!

就剩下光秃秃的石头,独自在海风中凌乱。

秦苍生纳了闷了,叫道:“我走了几年,这岛变化就这么大吗?”

美纳斯疑惑道:“你都待在小老虎那里几百年了啊?”

秦苍生疑惑道:“没有,撑死了就待了两年啊!”

美纳斯越发越觉得秦苍生像个乡巴佬,啥也不懂,但还是像一个知心大姐姐,教导着他:“岛上一年,现世一天,所以你离开岛上的时光才不过两天啊。”

“才两天这里就变成了这副鸟样子,这是经历了啥啊?周大叔还在不在啊?该不会,这就是他的计划吧?”

听到周大叔三个字,周缘缘就从重度睡眠中缓醒过来,迷迷登登的问着秦苍生:“咱们这是在哪儿啊?啊,那位女的是谁?好哇!秦苍生,你趁我不在又勾搭娘们了是不是?”

秦苍生心说:也就你能把一品强者当成娘们儿去骂。

旁边的美纳斯咯咯的笑了起来,她能看出来,这小妮子是喜欢秦苍生的。

她倒是要看看,秦苍生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

秦苍生没打算撒谎,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讲一遍,只不过没有说穹天神魔虎的身份,用不知名强者一笔带过。

他也没有说明美纳斯的实力,只是说有阶梯试炼中,一只八品异兽挺可怜的,常年被困于岛上,自己就跟她签订了契约,把她带着出来。

带她出来之后,才发现她能变成人形。

周缘缘半信半疑的接受了她的解释,嚷嚷道:“姐姐,你能口吐人言吗?”

缘缘她老人家的火药味十足!

美纳斯听到周缘缘略带嘲讽的语气,也没饶了她,阴阳怪气地言道:“妹妹问的倒让姐姐好生发笑,姐姐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能不会说话呢?妹妹看走眼了吧?”

美纳斯这话如果翻译过来,用三个字就可以概括:你TM瞎啊!

周缘缘一听她这话语气不对,也阴阳怪气的说道:“呦,姐姐,可否让妹妹看看姐姐是什么变的?”

美纳斯肯定是不会给他看自己的原型的,直接回怼到:“妹妹,不好意思啊,我的身躯只给苍生一个人看,哪怕是妹妹也不行哦,除非……”

美纳斯网秦苍生身体中前偏下部看了看,嘴角露出了令人寻味的笑容。

周缘缘立刻就会意了美纳斯的意思,小脸刷一下就白了低声说道:“他拿你当姐姐,你却想和他成为管鲍之交?”

美纳斯怀里的小老虎正兴高采烈的看着这俩人掐架,要多爽有多爽,别看他这么小,但其实懂得比秦苍生还多呢……

秦苍生感觉这俩人说话也算客气,就任由他们说下去,没有去阻止,估计他这方面的为人处世之道,早就遗忘在曾经了……

比如他不知道周缘缘说的那句管鲍之交的真实含义是什么……

但美纳斯靠联想猜到了!

秦苍生在这方面居然还不如一只异兽,说出去都没脸见人了。

秦苍生还在想着眼前这景象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听旁边的美纳斯说道:“苍生啊,应该是岛上有什么生物惹怒了紫金绿鳞蛇,把岛上的生机全部给剥夺了。”

秦苍生这才恍然大悟,紫金绿鳞蛇中的最强者可是半步三品的存在,比那个月尊者魔狼强了百倍不止,比血脉、位格都极高爆炎冰神熊还要强上三分。

半步三品的紫金绿林蛇还有一个本命技能:夺生之门。

这是人类给他的本命技能起的名字,其实他的能力并不能具现出来一所大门,但是夺生却是真的,它能在一定范围内掠夺四品之下的生物的生命力并且会在一定时间自身实力突破到三品。

庆幸的是紫金绿鳞蛇并不冷血,他们清楚自己的能力有多么毒辣,而且使用完夺生之门后,通常会命不久已,这是上天赐予他们的惩罚。

也就是说他们的一生只能使用一次夺生之门!

再者,现世之中的半步三品紫金绿鳞蛇一共不超过三条。

人类认识到紫金绿鳞蛇强大是在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西南罗家集团的公子哥捅了紫金绿鳞蛇皇的蛇窝,掏了他们的幼崽,并将其残忍的杀害!

当时几乎没有人认识这种蛇类,毕竟这种蛇类的数量很稀少。

蛇皇出外巡游回家后才发现,自己的蛇窝居然被人类给端了,最令她生气的是,她最宠爱孩子惨遭了人类的毒手。

于是,人类就迎来了一场血的教训。

幸好当时西南有一位二品救赎者停留此地,解决了那只蛇皇。

但那位二品救赎者也因此跌境了。

这种蛇类进入了人类的视野,西南也因此自立法条,以后西南人不准掏异兽窝!特别是蛇窝!

说起来,也是一门笑谈。

秦苍生还在回忆着关于紫金绿鳞蛇皇的信息时,前方突然来了一名老妪,只不过这老妪,人身蛇尾!

秦苍生肯定,这就是那条紫金绿鳞蛇……

我他妈是中彩票了吧?回来就遇到一个半步三品的异兽?什么主角不能英年早逝!都是骗人的!我秦苍生今天就要以身殉道了!

只不过连累了美纳斯姐姐与缘缘她老人家……如果有下辈子,我当你们的爹好好养你们。

老妪并没有像秦苍生想的一样攻击他们,反而摆出了一个另他没有想到的动作。

蛇皇居然幻化出双腿,跪了下去:“嘶……嘶!嘶!(臣,竹叶青,拜见吾皇!臣护驾来迟,请吾皇恕罪!)”

秦苍生一脸懵逼的看着蛇皇具有迷惑性的动作,朝着旁边的美纳斯问道:“你的下属?”

美纳斯摇了摇头。

不是你的下属还能是我的下属啊?总之不可能是缘缘的下属……

秦苍生像个外交官的用蛇语言道:“嘶!嘶……嘶!(蛇前辈,您找哪位?)”

蛇皇惊讶道:“嘶嘶嘶!(伟大的皇啊,您真的是像大祭司说的失去全部记忆了吗?)”

秦苍生脸部表情瞬间丰富起来,这还真是找自己的呀?他管我叫皇上,那我是货真价实的蛇中之皇喽?

可我真的是人身啊,没感受出来我还能变成一条大蛇。

但秦苍生还是那个奥斯卡影帝,顺势说道:“嘶嘶嘶!(不错,我确实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这位前辈知道我之前的事情?还有你既然能变人型,那会讲人言吗?)”

竹叶青答道:“禀吾皇,臣会言人语,既然皇你的记忆还未恢复,臣就告退了!”

秦苍生赶紧拦着她:“诶,你等等……”

竹叶青并未听他的话,而是变成一条仅有五米长的飞蛇,离开了这座岛屿,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去哪……

仅剩下秦苍生一脸懵逼的的小表情,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就像是父亲问儿子想不想吃肘子,儿子说想,于是父亲拿出来一颗大肘子,在孩子面前晃了晃,就端走喂了狗。

秦苍生的心情和那孩子的心情一模一样。

既孤独又无助。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你告诉了我,我曾经是你的皇帝,得知我失忆了,转身就跑了……

有朝一日,我若能回归兽庭,必将严办了你这条蛇!

等等,兽庭是什么东西?

秦苍生努力回想这个词,还是像往常一样什么也想不起来,最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周缘缘知道秦苍生失去了之前的记忆,眼看有恢复记忆的希望,但即将到手希望,他飞了……

她老人家很了解那种心情,毕竟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安慰道:“没事的,该来的总会来的,可能只是时机未到。再说了,咱们应该庆幸,要不是那条蛇认识你,恐怕咱们早已成为它的腹中之物了。”

美纳斯也点点头,说道:“妹妹此话有理,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能到达了解真正的强者的高度,努力提升自己才是真正的王道,等你足够强的时候,你所追求的真相会长着腿来寻找你的。”

秦苍生细想想,也对啊,要不是我有主角光环,说不定我们这一行人早死了,开开心心的说道:“对头对头,幸亏有我呀,要不然你们仨早死了……”

两人一虎互相对视,做了一个共同的决定,扁他!

随后,岛上传来了不明男子的惨叫声,绕凉三日。

……

岛的南面,有一座小船即将要起航。

没错,秦苍生一行人找到船了!本来秦苍生想去岛南面儿钓点儿鱼给缘缘她老人家吃,没想到居然有意外收获,一艘快船!

快船不算太大,最多也就只能容纳6个人,一名船长。

但对于秦苍生一行人却宽敞有余,以至于周缘缘和美纳斯都能躺在小船的座位上,享受着海风的吹拂,日光的照耀。

只留着秦苍生苦兮兮的开船,为什么秦苍生会开船?他自己也不知道,但确实知道船只怎么开,大概他之前是一只学霸吧?不管是什么领域都能涉及一点。

“妹妹,这船上太舒服了,这床软绵绵的,还有一个免费的苦劳动力,大概天下最幸福的事就是如此吧?”

“是啊姐姐,咱们负责躺着就好,让苍生自己动吧!”

“一言不合就开车,不过我喜欢。”

刚才还掐架的两个人,过了一伙变得和和美美,像是一家人一样,不对,他们本来也是一家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