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秦苍生

从一望无际的高空向下俯瞰,有无数的岛屿零落成泥,在无边无际这的汪洋大海之中之中,透露着些许淡雅之感。

在一片有着乌漆嘛黑的云朵遮蔽的下方,在众多岛屿之中,有一座方圆50公里的岛屿极其特殊。

这是一块从南往北面积依次减少的扇形岛屿。从云海往下望去,可以看到岛上古柏森森的参天大树,可以看到一些渺小的虫子,拿着手中的工具,破坏着大自然中的美景。

当然,后者或许看不真切。

整片岛屿四面皆是悬崖峭壁,一块平整地方都没有,这注定他的不平凡。

波涛汹涌的海水,时不时拍打在岸上的大岩石上,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压抑的很。

而就是这样的海面与小岛上时不时还有大轮船划过,好像在接收岛上的什么东西。

……

岛屿的北边,一处向外延伸的悬崖畔,一个十七点岁左右的小少年坐在最边缘的岩石上,他注视着海平面那面的彼岸,眼神中流露了常人无法揣测的意味。

不是对彼岸的向往。

不是对彼岸的渴望。

反而在他的眼神中,能读到几分唾弃与不屑。

没有人知道他在彼岸遇到了什么,岛上的矿工们,只知道这小子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海浪惊涛拍崖,时而溅起,海风凛冽袭来,扬起了他那有些凌乱的长发。

小少年就像是静坐在海崖上的一尊雕像,渺小的身影迎着渺茫汹涌的海洋……

……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如同号角般的声音从岛屿的丛林深处传来。

“呜~~~~~~~~~~”

听到这个号角声的时候,少年流出了几分疲倦的情绪,慢慢的站了起来,朝着声音响起的地方奔去。

……

少年的体质很好,以每秒20m的速度在这复杂的岛屿丛林中穿梭自如。很快便抵达了丛林之中的一片空旷之地。

这少年一看就不是平凡之人。

空旷之处大概有方圆1200平方米,那号角响起的地方是用高有三十米的厚厚的木尖围成木墙,形成一个类似村寨的营地。

营地只有一个大门,大门的位置站着四个穿着军装的男子。这四个男子大概都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为首男子右手拿着一根擎天棍,其余三人皆手持枪械。

为首的男子尖嘴猴腮,脸上的黄色毛发旺盛,但持棍之手,却洁白如玉,像极了穿上军装剃了手毛的孙悟空。

男子看着在自己面前集结的众人们,表情一丝不苟,他那平静深邃的目光剽掠着众人。

众人面容紧绷,看起来紧张万分。

为首男子开了口:“老乡们,你我皆来自大陆,如今,在此地已居多年,无人不思乡,无人不想家。”

男子的口音很河南,河南人中的河南人,若是第一次听他讲话,一定会大笑不止。

“今天,我刘嵩山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你们即将自由了!”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但不敢说一句话,生怕惹怒了前面这位瘟神,一言不合,给你当头棒喝,手起棒落,自己的头上就会绽开了鲜艳的花朵。

只不过那花朵是血肉做的。

刘嵩山喊了一嗓子:“安静,听我说。”

“岛上的矿采的也差不多了,在此我代表组织非常感谢大家不远万里前来献上你们的微薄之力,如今,你们自由了,组织上还会给你们一大笔钱,供你们回乡养老。”

众人面面相觑。

真的假的?真可以给我一笔钱放我回家?会不会是想把我们骗到另一座岛上,继续采矿?

小少年在人群后面,听到刘嵩山的话,便感觉大事不妙。

这可不是国家采的矿啊!

人家费尽心机用非法手段把你拐到岛上,骗了你十几年,会这么轻易的把你放了?万一你泄露了这里的秘密怎么办?

人永远是利益至上的生物,在这里,这群采矿人就像是耕牛,家里已经没有田地让它去耕耘了。那么它的主人会对他做什么呢?

放了这头牛?还是等有田地的时候在让这头牛耕地?还是杀之而食肉?

少年敢确信的是,放了这头牛是不可能的。至于后两者,看天时地利人和吧。

刘嵩山继续言道:“组织上的船,会在七天后抵达,岛上的乡亲们,在最后七天的时光里,享受极尽的欢愉吧!”

众人手舞足蹈着,一起商量着今天晚上吃些什么,去狩猎野猪野兔?回来涮火锅,吃麻辣兔头?以纪念在岛上最后的七天。

可也有些明白人,刚刚刘嵩山的意思是,岛上的人,只剩最后七天活着的时光了。

刘嵩山又言道:“秦苍生,一会儿跟我们走一趟。”

秦苍生说的就是那少年。

众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秦苍生,那眼神里有说不尽惊恐,无措以及庆幸。当然也有些人的目光是怜悯,只不过是极少数而已。

众人里有一个大汉小声嘀咕道:“这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总算要被刘长官喂契约兽了!”

契约兽,是人类历史上大灾变之后产生的生物,根据科学家的解释,他们的产生是因为核辐射的影响,导致大量飞禽走兽基因变异。

这群飞禽走兽,被科学家们称之为异兽!灵感来源于《山海经》。

基因变异,对于异兽来说,是一件极其好的事情。但是也有弊端,基因变异增加了他们的寿命,是普通人类的数倍有余,但成长速度却极其的慢。

一般来说,一头基因变异的熊,从幼年到成年,普遍需要二十年的时间,对于物种的繁殖与成长,无异于是一个新的打击。

十岁大的幼熊,遇到一只成年的基因变异兔子,注定,它会被兔子撕碎。

而基因变异的生物,对人类的威胁也异常的大。当时所存之人类,不过一亿多,他们会聚在一起,建立了一个又一个的壁垒,以防兽群的袭击。

人类之的基因也有所改变,比如说,一个幼童能搬起两千斤重的石头,或者可以操控什么东西,这被称之为觉醒。觉醒的能力被称之为超凡能力。

当然,一般人只能觉醒的超凡能力不超过三种。

这种人被科学家们统称为救赎者,枪械只能对抗一些普通的基因变异的生物,而那些强大的生物,必须靠救赎者们将其打败。

人类基因突变不久,就有一位救赎者和一只异兽签订了平等契约,那是历史性的一幕,小幅度改变了人与异兽的关系。

可以签订契约的人,一般都会有一座灵域。

他们可以在人类的灵域中修行,以增快自己的成长速度,相对的,他们要帮助人类战斗。

这就是契约兽。

那人说的契约兽,就是如此,顺便一提,异兽们对人类的血肉最感兴趣。

刚刚那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但纵使这样,也逃不过秦苍生的法耳,毕竟秦苍生也是基因突变的人类,只不过还没觉醒超凡能力,只是身体素质强一些而已。

他捡起地上的石头,向人群一抛,居然精准的命中刚刚嚼舌根子那人的眉心!

命中眉心还不算,居然直接穿过了那人的头颅!那人的头上滋滋滋喷涌出鲜血,像是一个小型喷泉一样。

刚刚附和大汉的人,都惊恐万分,双手抱头,蹲地不起,防止被秦苍生扔的小石头一击毙命!在岛上,强者为尊,只要你能杀人且别杀太多,管理者是不管的。

刚杀完人,秦苍生脑袋里响起了女性的声音:“任务:跟着刘嵩山去一探究竟。”

秦苍生不知道脑子里的声音是怎么来的,但是在他进岛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这个声音。

秦苍生称它为“秦苍生的专属系统”。

秦苍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称呼他,毕竟他进岛之前的记忆,都烟消云散了,但却留下了大量的生活常识,生活技能以及大陆的集团信息。

秦苍生问过他的室友,是否还记得进岛之前的事情?他的室友回答说:记得。

秦苍生百思不得其解,为何自己如此特殊?他没有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任何人,别人问及他的过去,他只是搪塞过去,从来没有多谈过。

久而久之,他的室友认为他的过去一定非常的凄惨,不然他怎么这么抗拒提到自己的过去?

他的室友只有一个小女孩和一个老大叔。老大叔在生活方面经常帮助秦苍生,教他这个,教他那个,以防止被外人欺负。

算是可怜可怜这个孩子。

秦苍生当然不用他教,但是他还是接受了大叔这份善意,装作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仔细聆听长辈的教育。

进岛以后,秦苍生的专属系统给予过秦苍生一个任务,任务内容就是让秦苍生在岛上活下去。

今天是他接到进岛以来的第二个任务。

他也不知道完成了任务会发生什么?会不会像小说里一样,给予自己很多很多法宝,从而走上人生巅峰,制霸武林?

他也不知道。而且他想吐槽的是,为什么我不记得以前的生活经历,但却记得一些小说?

我是一个很爱看小说的人吗?

秦苍生像个没事人一样大步流星,有持无恐的跟在刘嵩山后面。他坚信,秦苍生的专属系统,肯定不会害他。也不知道自己那股信任感是从何而来。

刘嵩山将秦苍生领到一个角落,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苍生,其实我挺高兴能认识你。”

秦苍生面露惊讶之色:“有多高兴?”

常人听到这个回答,一定会认为,秦苍生绝对是有大病,但刘嵩山不一样,他和秦苍生一样,都有病。

“当然是很高兴,很高兴啊,你的样子,特别像年轻时候的我。”刘嵩山像一个长辈对着秦苍生说道。

秦苍生一听他说自己像他,直接怼道:“我可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粉妆玉砌,傲骨英风的翩翩少年,谁像你个毛脸雷公嘴?”

刘嵩山也不恼怒,还是心平气和的言道:“好了,不玩笑了,想必你也猜到了,我刚才说的话,是在骗岛上采矿的人,岛上的矿采的差不多了。”

“留着这些愚民,也没有什么用,组织上的意思是,把他们通通沉入大海,即使国家查到了这里,也能来个死无对证。”

秦苍生点点头,言道:“你等着,我这就去告诉他们你要杀人灭口。。”

刘嵩山一脸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咋天天那么气人呢?

“别闹,我相信你是聪明人,聪明人行聪明事,我今天告诉你真相的目的,就是让你好好的活下去,你一会儿,即刻起身,跑到岛屿的深处,坚持十天。”

“而后出来,在附近寻找渡船,若有船,你便能生还,若没有,凭你的能力,也能在岛上活下去。当然,你也可以和我去组织,凭我对你的了解,你是铁定不会去的。”

刘嵩山知道绝对不能用年龄去衡量眼前这个少年的实力。一年前,少年第一次来到这个岛上,很巧,那年他也刚刚接替前任岛主的工作。

两个人都是在一天登上岛,他感觉眼前的少年与他有缘,便有意提拔他,做这座岛屿的总监工,类似于工头吧。

可这少年回了他三个字:你也配?

换做是其他人,早就开枪,把这少年给突突了。但他不是其他人,他是刘嵩山,一个和秦苍生一样有大病的人。

他狂笑不止,言道:“你这小娃子,真的是有点儿意思,但你让我难看,我也不能放过你,吃俺老刘一棍。”

少年右手接住刘嵩山的棍,左手一个左勾拳,直接拍在刘嵩山的脸上,随后,一颗大金牙掉在了地上。

周围训练有素的士兵,立刻举起枪支,对准少年,刘嵩山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放下枪。”

周围的士兵也觉得这位新来的长官,有点儿大病,被个孩子欺负成这样了,都不拿枪突突他,咋滴,这是你私生子吗?

刘嵩山心里翻起惊涛骇浪,要知道,他这个棍子,可是他的契约兽所用的武器,重量达600斤,普通人被这一根棍子砸到,早就成了肉泥,可这少年居然硬生生给接住了。

是自己的力气小?还是这棍子被偷工减料了?

他那时觉得眼前的少年就不凡,若不是这少年看起来嘚的喝的,他可以认为这少年是别的组织派来的间谍。

但间谍哪有第一天就暴露实力的?而且工地监工这么好的职位不要?

这少年一定是出自哪个大家族!接下一份善缘也是好的。

刘嵩山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也是被抓进了一个矿区,做苦力,但天生神力的他,第一天,就把当时的长官给揍了。

那个长官,人还算不错,向上面汇报了这件事,上面的人前来调查,发现这刘嵩山是一位救赎者,且是救赎者中的契约者,就是可以和异兽签订契约的人。

只有救赎者中的契约者才能和飞禽走兽签订契约。

组织上花大价钱培养刘嵩山,才成就了今天的他。

所以他感觉自己的经历和秦苍生有些相似,只不过秦苍生比自己更生猛而已。

他做的与那个长官做的不同的是,他没有将秦苍生的事情告诉组织,他想要少年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所以有了今天这一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