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大采购(二合一)

  • 从剧本杀店开始
  • 吨吨吨吨吨
  • 5072字
  • 2022-04-01 15:25:10

什么样的金主爸爸最受欢迎?

答案自然是打钱快的。

方靖方老板无疑就是这种金主爸爸。

由于昨天忙了一天,江祺一觉足足睡到日上三竿才醒,彻底清醒开始躺在床上玩手机已经是十一点多。

然后江祺就惊喜地发现金主爸爸打钱了。

尾款加定金,按一人276元算,86人总计23736元,加在一起一分不差,出现在了江祺的银行账户上。

江祺当即查看了一下支线任务,发现任务进度加了23736,可见这笔钱是游戏认可的收益。

方靖是个爽快的金主爸爸,江祺自然也要做一个爽快的老板。

昨天除了老约翰略微有些摸鱼外,所有人工作都很认真,江祺非常爽快地给拿工资的三人一人转了2000元。

江婉婉和刘澜是秒接受转账,江婉婉给江祺回了一个飞吻的表情包,刘澜回了一个谢谢老板磕头的表情包。

然后江祺再查看支线任务的时候,就发现进度减了6000。

游戏的鉴定果然很严格,必须是纯利润,就算是发给员工的奖金也要从利润里扣。

今天不开店营业,又刚刚收到金主爸爸打钱的江祺只想躺在床上玩手机,连翻身都懒得翻。如果不是原定今天下午要带黄富贵三人去街上添置东西,江祺今天连床都不想下。

还有什么是比在床上躺一天更愉快的事情呢?

铁打的身体磁打的床,假期躺在床上是对假期最大的尊重。

眼看快接近午饭时间,江祺决定发个消息问黄富贵中午想吃什么,如果大家不介意可以点外卖,江祺实在是不想出去吃。

消息还没编辑好,门铃就响了。

江祺家的门铃已经有好几年没响过了,物业上门一般都是敲门,熟人都会提前打电话,亲戚直接就有钥匙。

门铃刚响第1声的时候江祺还没反应过来,他都忘了自己家有门铃。

“谁啊?”江祺不情不愿地起床,开门。

门外是王二丫。

穿着整齐的衬衫长裤,竖着马尾,头上还夹了苹果发卡的王二丫。

江祺再看看自己客厅等身镜中的自己。

揉皱的睡衣,直接光着脚出来的拖鞋都没穿,头发昨天晚上像是经历了一场战争,一边朝天翘,一边往下塌。

王二丫没觉得江祺这个造型有什么,笑着道:“老板,舅舅烧了午饭,预计还有20分钟就可以开饭。让我下来叫你换好衣服,等会儿上去吃饭。”

江祺点点头:“下次可以直接让老约翰发消息给我。”

“舅舅怕你没醒,手机又是静音,看不到消息也接不到电话,所以让我下来按门铃叫你。”

黄富贵考虑得相当周全。

“好,我知道了,二丫你先回去吧。”江祺果断关门,开始洗漱。

十分钟后,焕然一新的江祺上楼准备吃饭。

黄富贵突然做饭,肯定和他昨天升星新获得的记忆有关。

江祺上楼一问,果然如此。

只有厨神相关记忆的黄富贵,是不会做饭的。

因为当他成为厨神的时候,他已经是乡绅了,不再是劳动人民。家里有奴仆,有厨子,除非煮青菜面,否则他不需要下厨。

但是想起所有有关货郎记忆的黄富贵就不同了。

作为一个妻子在大户人家当丫鬟,常年不在家中,自己一人又要走街串巷卖货,又要照顾幼子的贫苦百姓,黄富贵是会烧饭的。

事实证明,黄富贵烧饭水平并不差。

这也合理。就算他来自一个平行古代,全世界的厨子除了做出来的菜不发光什么特效都有,他如果是个厨艺白痴却能凭空做出带有厨师buff的青菜面,这才叫离谱。

中午的菜很简单,青椒炒牛柳,紫菜蛋汤,韭菜煎蛋和清炒土豆丝。

牛柳提前被腌制过,还裹了淀粉,吃起来非常嫩滑,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江祺认为这道菜就在放在小餐馆里也可以成为一道出色的招牌菜,可见黄富贵在厨艺上颇有天赋,就算不当DM真的当厨子也是条不错的出路。

黄富贵昨天抽到的烤箱方靖已经让人送来了,是个45L大容量的烤箱。找回了自己厨艺的黄富贵,对这种他从未用过的厨具非常有兴趣,已经研究了一上午烤箱菜谱,预计未来很多天江祺都有新鲜出炉的甜品吃。

吃饱喝足后,江祺看着正在扫盘用青椒炒牛柳的汤汁拌饭吃的王二丫,问道:“二丫等会我们就上街买东西了,你想好等下要买什么了吗?”

虽然江祺提前跟大伙说了让他们列个清单给自己,但由于这两天实在是太忙,根本没人列清单给他。

王二丫一边扒饭,一边想,咽下一大口饭,道:“老板,我想买新裙子。”

“像婉婉姐姐那样的好看的新裙子。”

江祺非常能理解王二丫想买裙子的想法,他的亲姐江冰女士和堂妹江婉婉都是裙子爱好者。江冰房间里的衣柜和家里爸妈主卧的衣柜里放的全都是她的裙子,这是个只要一入夏就只穿裙子的主。

江冰不光夏天穿裙子,秋天也要非常倔强的穿裙子,冷了就在裙子外面套风衣,再冷就硬扛,等江冰把裙子脱下来基本上也就到了该穿冬装的时候。

“行,买裙子。”江祺点头应下,“再买两双凉鞋,球鞋也得再买一双。”

因为这次江祺有钱了,买衣服自然不用去批发市场,而是坐公交直奔老步行街。江冰的衣服基本上都在在老步行街上的专卖店买的,如果挑不到合适的再去商场。

王二丫人小脚也小,只能穿34码的鞋,穿35码的都偏大,无论是买鞋还是买衣服都得去童装店。

江祺认得牌子的童装专卖店一共也就那么几家,一家家逛过去总能找到合适的。

童装的裙子实际上是很符合王二丫审美的,可能是因为小孩都喜欢色彩丰富花花绿绿的东西,童装的裙子明显比成人款的要花哨不少,王二丫是看哪件都喜欢,无论试哪件都觉得好看。

若是江婉婉,秦灿和刘澜在场,可能还能提出些建设性的意见,但是目前在场的三人在审衣服上都不是很靠谱。

老约翰,白衬衫,黑裤子重度爱好者,江祺当初给他买的几件换洗衣服全是白衬衫和黑裤子,对花花绿绿的东西不感冒。

黄富贵,花花绿绿的东西重度爱好者,从某种方面来讲他和王二丫的审美差不多,只要衣服越花哨他们就觉得越好看,王二丫特别喜欢的他都觉得好看。

江祺……

江祺觉得自己的审美还可以。

至少他觉得王二丫这种皮肤比较黑瘦的小姑娘不是很适合穿过于花里胡哨的衣服,像是粉裙子,大红裙子,很像迪士尼公主裙的紫裙子,都不是很适合。

江祺觉得王二丫后面试的黑裙子,蓝裙子和咖啡色的裙子反而比较好看。但这些颜色王二丫都不喜欢,营业员又在闭眼吹,导致江琪对自己的审美产生了怀疑,不怎么敢说话。

最终江祺选择让王二丫自己觉得挑两件,不出江祺所料,王二丫选了粉裙子和那条紫色的迪士尼公主裙。

江祺一看价格,1188和899。

江祺:???

这合理吗?这只是两件童装,这合理吗?

他自己都没买过这么贵的衣服!

“有折扣吗?”江祺觉得这要是没有折扣就离谱。

“当然有。”营业员笑呵呵地说道,“我们现在的活动是一件7折,满两件打6折,如果您是我们这边的钻石会员卡的话可以享受折上85折。”

“但是由于这两件都是当季新品,我们当季新品最高只能打到8折,我这边可以做主再给你们减100块钱,一共就是1569.6元。”

江祺觉得这个价格他也不是很能接受。

主要是他觉得这两件裙子也不是很适合王二丫。

但王二丫真的很喜欢。

每个人都是从小孩过来的,小孩的审美和大人的审美本来就不一样,江祺也不想因为自己和王二丫审美的不同,就武断专行不让王二丫买她喜欢的东西。

江祺对黄富贵使了个眼神,示意是时候发挥他货郎的天赋了。

专卖店也可以砍价,尤其是这种不在商场里的专卖店,这点江祺很清楚。

黄富贵开始了他的表演。

黄富贵露出了一个其实我很满意这两件裙子,但是这个价格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的表情,有些为难地道:“这个价格实在是有点太高了,要不青荷我们去其他家看看吧。”

王二丫对钱的概念仅限早餐和中餐,听说这两条裙子要花掉200多碗牛肉面的钱王二丫都傻了。

“让我们去其他店看看吧,舅舅。”王二丫很是不舍,但也舍不得把200多碗牛肉面穿在身上。

营业员见状连忙劝道:“哎呀,现在好的童装价格就是这么高,虽然价格有点贵,但是质量好呀,面料好,小孩贴身穿着舒服。你们家小孩也不是那种小小孩,半年一年就蹭蹭长个穿不了了。”

“多适合呀,这么好的款式,我看你们也都挺喜欢,挺满意的,错过了多可惜啊。”

“但是这个价格实在是有点……”黄富贵摇摇头。

“价格上我真的没有办法给你们调,这个价格和打折都是品牌方要求我们这么弄的。但是要是你们真心想要的话,我可以……”

“可……”

“……”

黄富贵和营业员开始了拉锯战。

二十分钟后,黄富贵以1475.2的价格拿下3条裙子,粉裙子,紫裙子和江祺最满意的黑裙子。

最终谈下优惠方案离谱到江祺怀疑人生。

在和黄富贵的拉锯战中,营业员又拿出了第三种优惠方案,据说是前几天刚结束敢可以暗箱操作给黄富贵的。

充1000元,任意单品4折,该单品不能扣卡。

剩下的黑裙子因为不是新款,售价599元按单件7折算,899元的按8折算,营业员再暗箱操作挪用一张钻石会员价打折上折,共计968元。

这968扣卡,还剩32元,忽略这32元,一共花了1475.2元。

整个砍价过程江祺都没怎么听明白,他只觉得黄富贵和营业员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刀光血影结束了一场决斗,黄富贵单挑BOSS成功,BOSS又额外爆出了一套优惠方案。

这就是砍价高手的实力吗?

这就是十余年专业货郎的实力吗!

有黄富贵这个砍价高手在,接下来的购物江祺只管问价,剩下的都交给黄富贵。几人就这么一路从步行街砍到商场,无论是专卖店还是专柜砍价就对了。

反正浔市这种小地方,十几年街上的专卖店都是假的,整个市找不出几件真货,这些年虽然进步了,但江祺又不逛街,谁知道是真店假店。

真假无所谓,质量过关就可以。

一下午购物下来,老约翰买了两套新的高质量白衬衫和黑长裤,两双球鞋以及一件特价老头衫。

虽然不知道老约翰会不会穿它,但29一件材质还不错,买就对了。

黄富贵虽然想买花花绿绿的衣服,但适合他这个年龄的男装限制了他的发挥。最终黄富贵买了件粉衬衫,一件有荧光绿贴条的运动裤外套,几件中规中矩的衣服,两双球鞋和一双凉鞋。

王二丫在三条裙子外江祺又给她买了一双球鞋,两双凉鞋和一条睡裙。

衣服全部买完后江祺还特意看了眼支线任务,进度没有往下掉,很显然给卡牌人物花的钱不算店铺支出,只算江祺个人的支出。

算个人支出,江祺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花钱了。

黄富贵买了全套烘焙工具,还给自己买了个算盘可能是想重温货郎时光闲着没事打算盘玩。

老约翰去书店买了一摞高数考研资料,没说原因,江祺虽然不明白但还是给他买了。

万一老约翰是想考研呢。

江祺的考研资料书早就送给学弟学妹了,那么厚一摞根本带不回来。反正他也没考上,后来虽然说着在纠结要不要二战,但他心里是不想二战的,不然也不会直接把资料送人。

王二丫没有买额外的东西,购置衣服的时候她花的钱最多,王二丫时刻记得她现在还没帮老板打工为老板赚钱,在成功为江祺打白工之前王二丫也不好意多要什么。

还是江祺路过卖洋娃娃的玩具店的时候,想起来小女孩大多喜欢洋娃娃,王二丫肯定也喜欢。正好玩具店打折,最便宜的洋娃娃只要58元还挺好看的,江祺就顺便给王二丫买了一个。

最后几人又去超市添置了不少水果和生活用品,赶在晚饭时间满载而归。

黄富贵刚刚找回自己的厨艺做饭热情高涨,预计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不会在外面吃了。

回家的时候,江祺正好在小区门口遇上江晓红。

江晓红是来送菜的,手上拿着一个搪瓷缸,里面装的是土豆炖牛肉。

江晓红看见江祺一手提纸巾一手提水果有些吃惊:“小祺你去超市买东西了呀?”

“黄哥,约老师你们也在呀,一起去的吧。”江晓红笑着道,最后才将目光投向王二丫,“你应该就是青荷吧。”

王二丫冲江晓红道:“姐姐好。”

王二丫对比他年纪大的男性女性统称哥哥姐姐。

江晓红高兴得喜笑颜开,她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被人叫过姐姐了,乐得合不拢嘴:“哎哟,黄哥,你这外甥女真会说话,还叫我姐姐,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是江祺的小姑,论辈分青荷你也不能叫我姐姐,叫我江姨就行了。怪不得别人都说外甥女像舅舅,黄哥你这外甥女长得和你真像。”江晓红开始睁眼说瞎话。

“小姑,你今天怎么想到来送菜了?”江祺问道。

自从江婉婉来店里帮忙,江晓红每天都能从江婉婉口中得知江祺的近况,也知道这段日子江祺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基本上都是在小区边上的私房菜馆里吃就没送过菜。

虽然长辈们都默认外面的食物不如家里做的干净,但在江晓红的认知里小区边上的私房菜馆的菜等同于家里做的菜,虽然有些贵,但是干净又好吃。

大家都是熟人了,江晓红很信任方师傅。

“还不是温洛那个臭小子,我今天上午有事,中午没回家烧饭,他和你姑父吃的是你姑父煮的面条。你姑父那手艺你是知道的,煮面条都能煮糊。”

“我都和温洛说了,晚上在家吃饭,我下午回来做大餐,做土豆炖牛肉。这臭小子,我菜做好了给我来个电话说什么晚上和同学去外面吃。”

“我现在晚上减肥又不吃饭,你姑父也要少吃肉。这菜热一顿明天就没头一天好吃了,我想着你不是今天休息吗?就赶快提前把菜送过来,省得你点外卖或者出去吃。”江晓红见江祺几人手上都是满的,腾不出手来,干脆陪着一起回去把菜送到了家里。

江晓红走后,江祺查看了一下王二丫的升星进度。

70/100。

呵,女人。

江祺觉得要是方靖那边没办法在15天之内把团建视频发出来,拉着王二丫出去叫姐姐也行。

找30个江晓红这样的,能够为了一声发自内心的姐姐心花怒放,眉开眼笑,当场贡献出喜爱值的女性就行。

简直不要太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