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比赛开始

  • 从剧本杀店开始
  • 吨吨吨吨吨
  • 1989字
  • 2022-03-30 12:14:16

“糖炒栗子,香喷喷热乎乎的糖炒栗子,一袋只要5券,大家快来买呀!”

“凉茶,特色凉茶!”

“糖葫芦,各种口味,数量有限!”

“板凳出租,只有30个,10券一个!”

“诶,你不是说板凳10券一个吗?为什么他买只要5券?”一个拿着外来围观者角色的玩家指着本镇镇民孙大娘向江婉婉质问道。

江婉婉翻了个白眼,全身上下所有的演技都集中在了这个精湛的白眼上:“人家孙大娘是我街坊,今天早上还往我家送了一筐刚摘的李子,孙大娘租板凳便宜点怎么了?你又是哪儿来的?”

“靠,早知道花5券买个本镇镇民的角色了。”

“你没买糖炒栗子吧?隔壁糖炒栗子摊本镇镇民多送一袋,得亏我来得晚,我挑的时候就只有镇民和大户的角色了。”

“哇,曹哥,你帮我代购一袋栗子吧!”

“要我说还是大户的角色爽,既可以在凉亭那儿坐着,还有点心水果和免费茶水,最关键的是还有丫鬟端茶递水,要什么张口就行了。”

“得了吧。”一直在边上听的人摇摇头,“和方总坐一起,你吃得下东西吗?”

“也是。”

所有人都在忙。

刘澜作为围观路人C位的媒婆角色,穿着一身亮眼的媒婆服,头上还戴了朵红花,就差在嘴角点颗媒婆痣了。

“哟,您几位都是外来的吧?你们今天可是来对了,今天可是我们太平镇的大日子。这场上的参赛选手各位都认识吗?最前面的那位,王一刀王师傅,他可是赫赫有名的……”

周媛左手糖葫芦,右手糖炒栗子,挤在人群中听刘澜讲八卦,越听越迷茫。

她真的玩过这个本吗?

为什么这个本跟她记忆中的不太一样?

王媒婆是谁?豆腐西施是谁?孙大娘是谁?知府是谁?捕快是谁?她玩的时候有这些人吗?

还有,为什么她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什么都不吃,就等着晚上的青菜面,听到吆喝声的时候却还是没忍住掏券买了个痛快。

周媛身边是她同组的同事钟灵珠,因为不喜欢人数过多的社交,所以从来没有玩过剧本杀。同时也正因为是新手,非常听话,专注且入戏,她叫周媛都不叫周媛,叫翠花。

“翠花,怪不得你这么喜欢玩剧本杀基本上每个星期都去,原来剧本杀这么好玩啊。”钟灵珠左手糖炒栗子右手刚买的糖人,听刘澜讲八卦听得兴高采烈。

周媛:……

虽然她不知道该怎么跟钟灵珠解释,但是她可以用她的人格担保,她之前玩的剧本杀不是这样的。

此刻,大多数玩家都没有意识到,即使他们已经开始吃吃喝喝,并且听了一大堆有趣的八卦,甚至江婉婉和秦灿见气氛不错已经因为拉客问题吵了一架,但剧情根本就没有开始。

“黄叔,是时候了吧?已经六点了。”江祺拿着锣蓄势待发。

是时候开始真正的表演了。

黄富贵点点头,江祺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对着手上的锣一阵猛敲。

在现在这种嘈杂的场合下,想要瞬间吸引所有人的注意,除了当场吹唢呐就是敲锣了。

在场的NPC很有默契,一齐闭嘴,看向锣声传来的方向。

黄富贵闪亮登场!

伴随着黄富贵走完全部的开场剧情和解释完参赛规则,场上30名参赛选手全都忙活起来。

第1步就是生火。

工作人员对食材和道具的准备非常齐全,烤盘烤架,木头,木炭,酒精,打火机,各色蔬菜,水果和肉类一应俱全。

无论是明火烤还是暗火烤都行。

根据黄富贵制定的规则,每人只有45分钟的烧烤时间,只需要提交最满意的作品就行。

场上的30名比赛选手有的是烧烤高手,有的是新手小白,有的是气氛组。比赛开始才五分钟,江祺就看见有三名参赛选手觉得以自己目前的实力烤出来的食物,估计不是现在人的味蕾能接受的,直接放弃比赛,开始吃水果。

能用来烧烤的水果非常有限,工作人员们只象征性的准备了香蕉和苹果,三个摸鱼的混子也不介意,一根接一根地吃起来香蕉,花10券进来吃水果自助了。

更有甚者,比如说拿到南宫长天这个非常有主角气息角色的混子。在吃了两根香蕉后觉得吃不饱,把自己食材箱子里的牛肉串,羊肉串,鱿鱼,五花肉之类的食材全都交给隔壁的烧烤高手,让隔壁帮忙烤自己等着吃。

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属实是。

江祺在场外都看傻了。

黄富贵已经在他的掩护下,悄悄溜进隔壁的美味楼开始煮面。

全场包括工作人员在内100多号人,至少要煮出100多碗青菜面。黄富贵光揉面就揉了一个多小时,这要是不趁着大家比赛的时候抓紧时间去后厨做准备,到时候大伙吃面得一波一波的吃。

场外的玩家已经玩出了窍门,有吃瓜的,有给场上的选手加油打气的,有让场上的选手暗箱操作先给自己来几串的,有围观吵架的,有试图和NPC聊天问出自己这个身份有没有老婆的,有偷偷拍老板丑照的,玩得不亦乐乎。

宫晔在监视器后面坐着都有些羡慕了。

他后悔了,他当初怎么就想不开跟方靖说他过来帮忙当导演主持大局,这么有意思的活动,他应该直接说自己过来玩儿啊。

等等,他为什么不能直接过去玩呢?

宫晔认真思考了三秒钟,觉得他这个导演根本就不重要。

有他没他都一样,反正几个摄像大哥也不听他的,除了拉方靖特写的时候短暂地听了他的命令一秒,大多数时候摄像大哥都装自己有间歇性耳聋。

这么一思考,宫晔觉得他又可以了。

宫晔快乐地去糖炒栗子摊买糖炒栗子,顺便围观吵架。

摄像大哥:……

导演跑了,这算什么事?

摄像大哥想了想,给宫晔拉了个特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