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忽悠

  • 从剧本杀店开始
  • 吨吨吨吨吨
  • 2954字
  • 2022-02-26 11:55:55

“这个有点难。”江祺委婉地道。

作为被一名游戏系统选中银行账户余额没达到五位数的穷逼,江祺表示高档小区的房租太贵,不是他能负担得起的。

老约翰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点点头。

碗里的面空了。

“还有什么别的需求吗?”江祺问道。

“我需要一份工作。”老约翰看了眼江祺的空碗,“吃这种面条是要连汤一起喝完吗?”

“……这也不必。”

老约翰就没有喝汤,静静地坐在椅子上。

召唤卡牌召唤出一个需要吃喝的大活人是江祺事先没有想到的,江祺先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存款,又偷偷看了眼老约翰的卡牌详情,心里有了决断。

“晚点我带你去买些换洗的衣物,这几天你先住我家,手机……”

“我有。”老约翰从兜里掏出手机,不光有手机还有钱包,里面有一张英国身份证,交通卡和少许英镑。

就是不知道这身份证能不能用。

江祺接过老约翰的手机看了眼,是很老式的蓝屏板砖机,江祺自上初中后就没见过这种款式的手机。还能用,江祺用老约翰的板砖机试着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发现里面装的居然还是国内的电话卡。

没想到这卡牌系统还挺人性化的,手机电话卡都入乡随俗。

不用买手机就省下一笔钱,江祺将手机还给老约翰,接着道:“我目前是一家剧本杀店的代理店长,你就暂且作为店员,主要负责店内的卫生,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我就行,虽然不一定能达成。”

比如住富人街区。

江祺现在比较纠结的是老约翰以后住哪里。

他家是四室两厅的大户型房子,他,江冰和父母各一间房,还有一间是客房。现在江冰跑出去逃避现实短时间内肯定回不来,江祺的爹妈常年在国外做生意一般只有过年才会回来,按理来讲老约翰先住上几个月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现在的问题是江祺的小姑和大伯隔三岔五就会上门给江祺送菜。

江祺亲戚多,光舅舅就有三个,本家这边有两个伯伯一个姑姑。因为江祺的爷爷奶奶早逝的缘故,江祺的爸爸江晓亮,二伯江晓光和小姑江晓红都是被大伯江晓康一手带大的。

长兄如父,江晓康又当爹又当妈的拉扯大了弟弟妹妹,年轻的时候为了养弟弟妹妹一直没钱结婚,三十多岁才娶到老婆,导致独女江婉婉比江祺还要小上一岁。正是因此,江祺的叔伯姑姑关系异常亲厚,只要在一个城市里逢年过节必要一聚,每年过年都要一起去江晓康家吃年夜饭。

江祺的亲爹江晓亮是江家同辈中难得的文化人,对比大伯江晓康的读了一年小学认识几个字,二伯江晓光的小学毕业混了两年就南下打工,小姑江晓红的初中毕业去给人当学徒,中专毕业被分配进了木材厂江晓亮无疑是文曲星下凡。

就是这位文曲星下凡的路有点坎坷。

江祺的亲妈乔慧芳当年是木材厂的会计,同样也是中专毕业,和江晓亮相亲认识并结婚的,也算是人人称羡的模范夫妻。

然后木材厂就倒闭了,两口子惨遭下岗。那时候乔慧芳还怀着江冰,两口子最穷的时候得去大哥家借米,二哥家借碗,岳父家借煤球才能活下去。

据说江冰刚出生的时候家里穷得叮当响都响不了,江冰小时候没奶粉喝只能喝米糊。看老婆孩子活成这样,江晓亮咬咬牙决定赌一把,找了前同事的关系,和前同事一起下南洋做木材生意去了。

最开始江晓亮是给老板打工,后来攒了点钱开始自己单干,赚了不少钱,虽没做大做强变成富豪,但也称得上小富。江祺十岁的时候江晓亮想赌把大的单车变摩托,结果赌输了差点破产,如果不是哥哥妹妹倾囊相助江晓亮那年就该上天台了。

从那以后江晓亮就悟了,老老实实的做自己的小生意赚幸苦钱,乔慧芳见两个孩子也大了就和江晓亮一起去做生意。江祺和江冰虽然从小爹妈就不在身边,但也没少了半分亏待。

江晓康将多年来对弟弟的关爱转接到了侄子和侄女身上,江晓红自小就崇拜读书好的小哥对江祺和江冰也最为关心。江晓光因为常年在沿海一带打工和江晓亮一样只有过年才回来,所以对家里的晚辈总是分外关心,有什么新鲜东西都会买了寄回来。再加上江祺家楼上的邻居曹永军是江晓亮两口子的老同事,对姐弟俩自然也是照顾有佳。

巅峰时期,姐弟俩一天吃五顿饭还总被长辈认为是没饭吃拽回家里吃饭。

江晓亮有眼光,一早就看穿了房价肯定会涨。不光自己早早买了房,还说服哥哥妹妹借钱给她们一同买了房,也是因此,几家人住得特别近。

就算江祺和江冰现在都大了,小姑和大伯也会习惯性地做了好菜就送一份过来。

所以现在问题来了,如果老约翰住家里,对亲戚那边该怎么解释?

如果给老约翰单独租一间单间,江祺又担心自己可怜的钱包承受不住。

江祺陷入了纠结。

老约翰可能是看出了江祺的纠结,道:“我住哪里都可以。”

“睡大街上也行。”

江祺:……

那倒也不必……

把人家从卡牌里召唤出来给自己打白工,结果连住的地方都不安排让人家一五六十岁的老头睡大街。

如果这样干他成什么了,他不就成江冰这种一心压榨员工的黑心资本家了吗?

“先住我家里吧。”

实在不行在小区里找一个便宜单间租下来,谈谈价钱一个月三四百短时间内也能承受。

如果游戏的后续任务都给钱的话,养一个大活人也不是养不起。

江祺家所在的小区有一定年头,周边没有繁华商圈,各项设施都比较陈旧,周边只有一所小学,租金一直都很便宜。

规划好后,江祺起身领老约翰先去店里看看他日后工作的环境。上下两层加起来近四百平的店铺,如果要仔细打扫也是个不小的工作量。

江祺领着老约翰去店里,店里依旧只有刘澜一人。

见江祺来了,刘澜原想问他之前突然跑出去干什么去了,看见江祺后面的老约翰就愣住了。

“这位是……来玩本的客人?”刘澜不确定地问道,“Hello?”

江祺装傻:“他是来我们店应聘保洁的,叫约翰,中文很好。”

“她是刘澜,也是我们店的店员。”江祺向老约翰介绍刘澜。

老约翰冲刘澜点点头。

刘澜:?

店里已经有钱到能招专职保洁了?

可为什么是个外国人?

就在刘澜满脸疑惑的时候,老约翰已经找到清洁工具开始打扫店铺,身体力行证明自己的职业和专业性。

“他是我大学里的外教,刚刚辞职,搞艺术的,之前是话剧社的指导老师,我大学就是话剧社的所以很熟。他中文很好,喜欢打扫卫生找灵感,最近来我们市采风,就顺便应聘做个保洁。”江祺在回店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瞎话。

“非常专业,他已经用这种方式找了几十年的灵感了。”

同样也是学艺术类专业的刘澜大受震撼。

趁刘澜还没怎么反应过来,江祺连忙转移话题:“我记得你之前说,下周一有一车客人约了晚上的《面具club》吧。”

“对。”刘澜点头。

“小约翰的本我看得差不多了,主持人手册我也看了点,今天估计就能把全部的本看完。你之前说演绎要我来演,演什么?”

“哦,就演回忆卡片上的内容。”说起正事,刘澜就无暇去想一个大学老师怎么会有当保洁这么奇怪的兴趣爱好了。

“如果开演绎版本的话,那些回忆卡片是不用全部发给玩家的。就像约翰的那六张卡,除了最后一张最大的得知老约翰死讯的那张,其它的都可以改成演绎效果会更好。”

“这也啊。”江祺陷入了沉思,现在货真价实的老约翰都被他召唤出来了,不让老约翰来个本色出演有些暴殄天物啊。

“是这样的,约翰老师他最近找灵感不顺利,扫了好几个月的大街都没用。他之前在我们话剧社的时候就喜欢演点角色辅助他找灵感,他会来我们店应聘保洁也是听说剧本杀店可以演戏。正好老约翰的角色不是很适合他吗?外国人,年纪又很符合,不如我和他商量一下让他试着演老约翰,也方便他找灵感。”

刘澜顺着江祺的话看向老约翰,越看眼睛越亮,兴奋地道:“真的诶!”

“江祺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特别适合。”

刘澜盯着老约翰两眼放光:“这要是能演出来,拿约翰本的玩家还不得哭死过去。天呐,这想想就过瘾啊。”

江祺:?

你这是什么恶趣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