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小人的一生

  • 从剧本杀店开始
  • 吨吨吨吨吨
  • 2366字
  • 2022-03-26 17:31:46

江祺看着屏幕上的内容,这里播的和他刚刚看的一样,但也不完全一样。

刚刚大家在现实世界看的更像是精华版,剪辑浓缩后的剧情,剪去了冗长的无聊剧情只看精华。

这里的则是未删减版,把小人的行为全都放出来,感觉就像倍速看人的一天。虽然很真实,但比较无聊。

江祺和中年男子一起看了一会儿,中年男子全程没有说话,眼睛一直盯着幕布看,好像上面播放的是非常精彩的剧情。中年男子原本麻木的眼神中渐渐透露出神采,如痴如醉的看着,如同一个狂热影迷一般。

这个影厅只有他一个人。

江祺环顾四周,发现进来的门是开的。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内容,依旧是男孩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家里有哥哥姐姐,男孩因为年纪小不用干活,每天就是跑到田野里疯玩,剧情非常无聊。

看着微微透着黄光的门口,江祺往门外走去。

依旧是影院的模样,很破败,很安静,灯光昏黄,没有人影,空气中都散发着陈旧的味道。在这种气氛下,突然前面的拐角处飘出一只鬼来江祺都不会觉得奇怪。

“有…有人吗?”突然,前面传来弱弱的女声,江祺闻声跑去。

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面色蜡黄,头发枯黄,穿着同款白袍,看起来过得很不好。

姑娘一脸惊恐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如同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鸟,手中死死抓着电影票,江祺凑上前去看,发现电影票上写着王二丫。

王二丫?

这不是秦灿拿到的角色吗?

就在王二丫惊恐地想找个角落蜷缩着躲起来的时候,一个穿着影院员工制服的小姐姐快步跑来,走到王二丫面前,柔声道:“这位客人,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王二丫看着工作人员,怯怯地问:“你……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这位客人,你的影片就要开始了,请不要在这里逗留,请前往影厅观影。”工作人员笑着说道,没有回答王二丫的问题。

江祺一看王二丫的表情就知道她没听懂工作人员的话,这个一看就知道生活悲惨的姑娘脸上几乎藏不住事,喜怒哀乐全写在上面。

王二丫有些茫然地看着工作人员,胆子稍微大了些:“去…去哪里?”

就在这时,影厅广播响起。

“3号影厅的电影即将播放,请3号影厅的客人前往影厅观影。”

工作人员微笑着领路:“这位客人,请随我来3号影厅,电影马上就要开始了。”

王二丫就这么跟着工作人员走进了3号影厅,3号影厅和江祺之前呆的影院基本一样,王二丫走到幕布前,想伸手摸一下,电影就开始了。

依旧是小人,但不是被母亲带着逛庙会,是刚刚出生的小人。

王二丫瞬间被电影内容吸引,和之前影厅里的中年男人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幕布看。

小人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里,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因为家里粮食不够吃妈妈没有奶水,小人从小就只能喝米汤和清水充饥。

小人很瘦小,很大了还站不起来,父母忙于劳作无暇管她,只有姐姐教她说话教她爬教她走路,小人就这么慢慢长大了。

妈妈又给小人生了两个弟弟妹妹,姐姐开始帮妈妈干活,小人接替了姐姐的工作照顾弟弟妹妹。家里的孩子多,吃饭的嘴就多,妈妈整日在地里干活,爸爸早出晚归除了种地还得去别人家做工。即使是这样,一年到头的收成交了租子后也不够一家人嚼用。

小人的妹妹病死了。

小人很伤心,抱着病死的妹妹哭。但小人的父母很淡然,在后山挖了个坑,连布都没有裹了草帘子就这么草草埋了。

小人的妈妈又生了一个小人,小人继续照顾弟弟妹妹。

小人的姐姐不见了,是突然不见的,她去找姐姐,到处找,但是哪里都找不到。小人去告诉爸爸妈妈姐姐不见了,爸爸没理会她,妈妈抱着小人哭了一顿,小人有些无措,只能继续找姐姐。

小人没有找到姐姐,但家里的粮食突然多了,小人第一次吃饱了饭。

小人开始帮家里干活,洗衣服,烧火,拔草,捡柴样样都能干。突然小人的父母吵了一架,小人的妈妈很伤心,躲在屋里大哭一场,小人很担心妈妈,一直在屋外守着。

哭完的妈妈带着小人去参加镇上的庙会,庙会很热闹,小人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妈妈给小人买了糖人,买了包子,买了红头绳,庙会结束后小人高高兴兴地和妈妈回家,妈妈却没带她回家,而是带着她来到了镇上的大宅子。

妈妈把小人交给另一个严厉的小人,抹着眼泪换了三大袋粮食,和突然出现的爸爸一起背着粮食回家了。

小人突然意识到姐姐是怎么不见的了。

小人一直舍不得吃的糖人被管事小人拿走,红头绳也被别的小人抢走。

小人成了宅子里的粗使丫鬟,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活,洗衣服,搬东西,劈柴,其他小人会欺负新来的。小人每天要干比别人更多的活却只有一顿饭吃,没有被子睡冬天只能悄悄去柴房裹稻草。

只有逢年过节小人才能去厨房捡些主人家不要的剩菜,就连剩菜小人都抢不到好的。

小人最喜欢过年,因为过年主家会赏钱,就连她这种负责烧水劈柴的粗使丫鬟都有。小人悄悄把这些钱攒起来,藏在柴房里。

小人渐渐长大了,她一直重复着之前的生活,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吃不饱的饭。她身边每年都会出现新的小人,有的小人调去做活更轻松的丫鬟了,有的小人生病死了。只有她年复一年地呆在后院的柴房里,也见不到主家,一直默默地干活,吃得比前院的狗还少,如杂草一般顽强的活着。

小人开始悄悄看墙外,她想出去,她总是去柴房看这些年偷偷攒下的铜钱。小人不知道,她其实是有工钱的,虽然很少,她的工钱都被管事小人贪了,所有后院的打杂小人的工钱都被管事小人贪了。

小人藏的铜钱被管事小人发现了。

管事小人偷走了小人的积蓄,小人发现铜钱不见了崩溃大哭,但她还得干活。

小人开始被管事小人刁难,她的活越来越多,干不完活就没有饭吃。小人实在是饿的不行,晚上偷偷捡泔水桶里的食物吃,被管事小人发现,痛打一顿。

小人生病了,病得很重。主家没有出面,吩咐管事小人找人用一卷破草席将小人一卷,丢出了宅子。

小人终于离开宅子了。

小人想回家,但她不知道回家的路。

小人站不起来,只能在地上爬,街上正在办庙会,很热闹,小人被别的小人当成了乞丐,可怜她年纪小,扔给她一枚铜钱。

小人抓着铜钱,看见前面有一个小人抱着孩子买糖人。

小人往糖人摊子爬,想看看糖人。

小人没有爬过去。

小人死了,静静地趴在地上,手上还抓着铜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