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老约翰的本事

  • 从剧本杀店开始
  • 吨吨吨吨吨
  • 3147字
  • 2022-03-26 01:40:43

刘澜留了个悬念上楼开本,楼下的三人继续组装椅子。组装完成后,三人把所有道具都搬到二楼储物间里,原本全是纸盒子的空旷的储物间瞬间被塞满,让江祺深深意识到店小了。

要是再买两个道具这么多的本,储物间都不够用。

因为等下的《厨神争霸赛》有15名玩家,江祺三人又把古风房的桌子移走,从其它房间多搬了些椅子进来,留足空间给玩家玩游戏。

两点整,高琴一行人准时到了。

二十多个人,把一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一句我一句,声音杂到江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找高琴让她把玩《玖》的六个人单拎出来,其他人上楼先换衣服。

“对了,开《玖》的DM是哪位?”高琴为了让江祺听清不得不高声道。

“约翰老师。”江祺指指老约翰,“怎么了?”

“你得和他说一下,开本期间多扶车,能往死里扶就往死里扶,这一车有5个新手。”

江祺:???

5个新手???

“5个新手玩《玖》?”江祺深深记住了刘澜刚才那句新手玩这个本得10个小时以上。

这都不说能不能赶上晚上的团建唱歌了,这六个人今晚能不能回去都是个问题。

高琴也有些尴尬:“他们都是推理爱好者,我也劝过了,但他们就信网上推荐的,非要玩最难的本。”

如果全是推理爱好者江祺觉得也不是不行,多嘴说了一句:“那也行,如果喜欢看推理小说的话也不算纯新人。”

高琴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丰富,欲言又止。

“他们也不看推理小说。”

江祺:?

“他们看柯南。”

江祺:……

江祺看了一眼抱着本盒准备上班的老约翰,在心里为他点了根蜡。

怎么说呢,挺对不起老约翰的。

江祺叮嘱了老约翰几句,老约翰没什么反应,淡定地领着六位柯南爱好者上楼去里面最小的欧式房开本,连音响都不用拿,因为这个本没有bgm也没有额外的流程,就是拿本硬盘。

所有人都上楼后,江祺拿扫把开始清扫之前拆麻袋残余的垃圾,扫到一半就收到了黄富贵发来的微信。

15个人,黄富贵觉得自己有些应付不来,让江祺换身古装扮成黄员外的小厮上去帮他。

江祺匆匆打扫完,上楼换装救火。

等江祺换好看着有几分像小厮模样的灰扑扑的古装进去时,里面的跑团游戏刚刚开始。

众人见江祺穿着一身古装进来,以为是什么特殊环节,全都目光炯炯地盯着他,江祺突然一下被十几个人盯着愣了,一时也想不起来能说啥。

还是正在主持游戏的黄富贵淡定开口解围:“小江,这15位参赛选手来了这么久你也不给大家倒杯茶,原先我叮嘱你的那些规矩都忘了吗?厨神老先生把比赛交由我主持,可不能怠慢了选手,还不快去倒些茶来。”

说完黄富贵略带歉意地看着众人笑笑:“诸位莫怪,家里的小厮没见过大场面有些慌神,咱们继续。”

江祺立刻出去倒水。

二楼本身就有饮水机,江祺站在饮水机前接水,刘澜从现代房里走出来透气,顺便拿起一杯直接喝。

“怎么样?”江祺问道。

“还行,你弟他们虽然是第一次玩,但盘得还不错。”刘澜对一众高中生表示肯定,“约翰老师那边怎么样?”

江祺顿了顿:“说出来你可不信,5个新手。”

刘澜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一脸劫后余生状,喃喃道:“感谢约翰老师救我狗命。”

江祺倒好水后送进房间里,里面正玩得火热,一群熟人在一起玩什么都好玩。他也不逗留,出去后发现刘澜还在外面摸鱼,一边摸鱼还一边鬼鬼祟祟地往其它房间门边上凑。

“干嘛呢?”

“约翰老师在哪个房间开本?我想看看里面的情况。”

正好江祺也想看看里面的情况,于是鬼鬼祟祟的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两人悄悄蹲在欧式房门口,装作被风吹来的样子轻轻推门,原本就没关严实的本瞬间被推出一条门缝。

里面的场景看得刘澜眼睛都湿润了。

六个男生,一个一脸呆滞地看本,两个冥思苦想的挠头,一个啃手妄图通过啃指甲获得灵感,一个放空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个疯狂在纸上写东西好像在分析。

老约翰坐在角落里,坐得很端正,双手放在双腿上,静静地看着。

房间里一片死寂,都没人注意到门开了。

江祺和刘澜在门口顿了五分钟,里面也沉默了五分钟。

“约翰老师怎么不扶车啊,这都五分钟没人说话了,一看就知道一点思路都没有,这个破本第一个案子本来就难,他应该扶车啊。”

“江祺你没提醒约翰老师开推理本要扶车吗?”门外的刘澜都急了。

“我提醒了啊。”江祺表示冤枉,“我特意强调了5个新手要多扶车。”

两人又在门外蹲了两分钟,屋里还是之前的状态,知道的是在玩本,不知道还以为老约翰是警察在审讯犯人,犯人宁死不招,双方正在展开拉锯战。

终于,刘澜忍不住了:“不行,我得把约翰老师叫出来。”

然后她就起身敲门,装作刚上来的样子,声音清脆地推门说道:“不好意思,约翰老师你能先出来一下吗?”

已经看本看傻了六名玩家对刘澜的突然找人都没什么反应,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就接着低头呆滞看本。

老约翰走出来。

刘澜将门紧紧关上,拉着老约翰走到一边,语气急促地道:“约翰老师,里面的玩家现在不说话也没思路,这个本又没什么线索卡,这种时候你得扶车啊!你不能让气氛就这样僵着,不然的话游戏体验就太差了,客人会投诉的。”

老约翰茫然地看着刘澜:“你们都说扶车,扶车是什么意思?”

刘澜&江祺:……

刘澜懊恼地一拍脑袋:“扶车就是提示,你得给玩家提示。不能太直接,也不能太模糊,得委婉,但要直击要害,最好做到你稍微一点拨他们就能有思路。”

老约翰懂了,表示没问题,回去了。

“扶车的要求这么高啊?我还以开推理本挺轻松的,这么看推理本也不容易。”江祺感叹道。

“挺容易的。”刘澜道,“一般的推理本发线索卡就是扶车,DM要是不负责任发完线索卡就走,玩家盘不出来直接复盘就行了。”

“我嘛,让我扶也行,就是……”刘澜对江祺笑笑,“扶不太好,凶手对空调动了手脚我就说你们不觉得空调有点问题嘛,凶手易容假扮成其他人我就说你们难道不觉得监控有点问题嘛,诸如此类。”

“那是有点直接了。”江祺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刘澜看了眼时间,觉得自己还能在外面摸会儿鱼,又蹲回欧式房门口,想看看老约翰是怎么扶车的。

江祺紧随其后。

欧式房里依旧一片寂静。

老约翰站在用来贴现场图的白板前,沉默地在白板上画着什么,六个毫无头绪不知道从何盘起的玩家伸长脖子看老约翰画图。

江祺凭借尚可的视力能大概看出老约翰画的好像是现场图,线条很稳,下笔时几乎没有犹豫,比例掌控得也很好,用记号笔和白板硬是画出了机械制图的感觉。

江祺都想把这个场景录下来,发在宿舍群里让大伙儿看看什么叫手稳。江祺当初学机械制图的时候要是有这水平,也不至于一副图擦擦改改,一条线恨不得涂成三毫米以求把最后一笔连上。

“约翰老师这是在画第一案的案发现场图啊。”当老约翰在右上角画出一个小人后,看过本的刘澜才确定他画的是什么。

“可他画这个做什么?线索卡里有啊。”

老约翰画完了整幅图,停笔回头看了六位玩家一眼。

六人都盯着白板看,有些不解,显然和刘澜一样不明白老约翰画这个做什么。

老约翰有些失望地转身,在中间位置又画了一个小人。

突然,之前一直在写东西的戴眼睛男生兴奋地惊呼:“我知道了!”

“之前那张线索卡呢,柜子的那张,给我看看!”

老约翰收笔,默默坐回去。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就活跃了起来,戴眼镜的男生兴奋地和大家讲述自己的发现,一边讲还一边指着白板上的图,手舞足蹈,恨不得现在就把第一案给破了。

其他人听得连连惊呼,茅塞顿开。

“牛哇,这么小的细节你都发现了!”

“你这么一说,那有问题的就是最开始进来的警官啊,他……”

“诶,我本里这段好像有点问题。”

戴眼镜的男生帮其他人推开了灵感的大门,众人的思路一下就顺畅了,纷纷开始分享之前没看出来,但经他一提觉得有问题的地方。

蹲门口的刘澜震惊了,扭头看向江祺:“你觉得刚刚是那个男生自己突然悟的,还是约翰老师的图让他悟的。”

“你觉得呢?”

刘澜掩面:“我是菜鸡,我连约翰老师的扶车都没看懂。”

江祺这下彻底放心了,蹲了这么久脚都蹲麻了,缓缓起身,留刘澜继续蹲着怀疑人生,自己找了间空房间坐着随时等待黄富贵的召唤。

哎,员工太过能干,把老员工都整自闭了。

老板江祺表示,员工太优秀,有时候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