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无法抗拒的青菜面

  • 从剧本杀店开始
  • 吨吨吨吨吨
  • 3577字
  • 2022-03-04 10:29:51

黄富贵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可能是因为他在主持人手册里的词很多,也可能是因为剧本给了他早些年是货郎的人设,黄富贵很会模仿也很会学习,单从言谈上根本看不出这是个古人。

还没走到店门口,黄富贵已经把剧本杀店的情况摸清了,江祺对黄富贵的称呼也变成了老黄。

黄富贵原本还想把卖头发得的330块钱给江祺,江祺让他自己留着,这样想吃什么可以自己买。

“对了,你现如今对我召唤出来,你的原世界怎么办?”江祺有些好奇地问道。

黄富贵和老约翰不一样,老约翰在剧本中的设定是主角去世多年的父亲,江祺将老约翰召唤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老约翰算是换个世界重生。

但黄富贵有家有业有老婆孩子还有孙子,和孑然一身的老约翰比起来肯定要多几分牵绊。

“不知道。”黄富贵摇摇头,“虽然我知道我有夫人,儿子和孙子,也记得她们的模样,但我现在连他们的名字都不记得。我依旧爱他们,但也没那么思念他们,我的直觉告诉我,等我升到3星这一切都会有答案。”

又是3星。

“放心,我会努力寻找帮你们尽快升到3星的办法的。”江祺承诺。

两人一前一后推开门进店。

刘澜正坐在前台吃泡面,藤椒牛肉味的,辣味扑鼻,惹得黄富贵不由得深吸几口气。

“江祺,这位是……”刘澜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这是我新招的DM,姓黄叫黄富贵。老黄,这是我们店的兼职,叫刘澜,大学生。”

黄富贵笑着冲刘澜点点头。

“我刚刚和你说的本就在楼上,正对楼梯口第一间房间,你现在就可以上去看了。”江祺对黄富贵道。

“好的老板。”黄富贵从善如流地点头,也不用人带路,自己就上去了。

刘澜:?

等黄富贵上楼后,刘澜才小声问:“江祺,你新招的这个DM,年纪是不是稍微有点大?我知道的DM可都是二十来岁的。”

“老黄原先是县里剧团的,那个剧团不是今年年初的时候解散了吗?老黄在剧团干了一辈子也不知道能找什么工作,正好昨天在网上看见了我发布的招聘信息就打电话来问了,工资要求也不高,人也很敬业,特意穿了一身古装来应聘,我觉得不错就让他先试用一段时间。”江祺说出编好的说辞。

这套说辞说服了刘澜,她虽然觉得哪里怪怪地但也觉得江祺的想法没问题。

“哦对了,我之前和你说的店里的另一个兼职这周日会回来,她今天中午和我发消息告诉我她下周一来上班,我把她微信推给你吧。”刘澜想起了正事。

“好,她叫什么?”

“她叫秦灿,是我高中同学,学舞蹈的,就住我家楼下,还是我推荐她和我一起来店里当兼职的。”

江祺顿时就感动了,没想到刘澜这么有奉献精神,自己给资本家打工还不够,还给资本家介绍同学一起打工。

“周六我堂弟带同学来打本,我和他说好了每人优惠20,他们估计会到店选本,店里的本目前你都能带吧?”

“当然。”优秀打工人刘澜对自己的业务水平有信心。

江祺接着说:“我买了个新独家,今天刚到,新独家就给老黄带,他挺适合那个本的。”

刘澜没意见,就是有些好奇:“新独家?什么类型的?推理本吗?”

江祺想了想:“团建本,6-30人,最后还能吃面。”

刘澜:?

从刘澜的表情中,江祺读出了她觉得自己被骗买了个惊天大烂本。

江祺知道事实胜于雄辩,这个本烂不烂他也解释不清楚,只能说:“至少吃面的那个环节不错,发行还寄了30副碗筷,锅和电磁炉当道具。老黄说他特别擅长煮面,等他看完本,让他给你煮碗面你就知道了。”

刘澜:??

正说着,江祺突然反应过来店里没食材。

江祺连忙上楼高声问黄富贵:“老黄,你煮青菜面是要揉面现抻,还是我直接给你买现成的面条?”

“现抻。”

江祺下楼出门给黄富贵买面粉,鸡蛋,青菜,调味料和案板去了。

刘澜:???

刘澜环顾四周发现只能向老约翰分享她此时复杂的心情,便对着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的老约翰说:“约翰老师,你有没有觉得江祺被骗了?”

江祺虽然没对老约翰说一个字,但卡牌人物之间的感觉让老约翰非常肯定黄富贵和自己一样。

老约翰翻了一页书,缓缓道:“没有啊,挺正常的。”

刘澜:?????

当江祺提着装有一小袋青菜,两袋2kg重的面粉,三打鸡蛋,一袋食盐,用来揉面的大脸盆和一个大案板的购物袋进店后,刘澜更加确定江祺被无良发行给骗了。

当江祺开始洗碗筷,洗锅,擦电磁炉和案板,找插线板研究等下黄富贵在哪儿揉面抻面煮面时,刘澜已经开始思考自己要不要越俎代庖打个电话给江冰,提醒一下真正的老板,代理老板疑似被人骗了。

刘澜的脑补中止于黄富贵看完本下楼。

黄富贵看本花了三个多小时,等他下楼时隔壁面馆都开始有吃晚饭的客人上门了。看本本身对他而言没有什么难度,词都是他自己说过的甚至不用背,忘词了临场发挥也没问题。

有难度的是里面的团建游戏。

摇色子,猜歌,抢椅子,谁是卧底,划拳,简易版跑团这种好懂,狼人杀和德州扑克黄富贵看了三个小时也没看明白,直接拿本下来找江祺问是怎么回事了。

黄富贵下来的时候,江祺正在放碗筷。

看着一桌的食材,黄富贵跑到门口探出头看了眼天上的太阳,恍然道:“到吃晚饭的时间了是吧?”

都不用江祺说,黄富贵走到面粉袋前自告奋勇:“那我来给大家做几碗青菜面吧。”

说完,黄富贵就去洗手台前洗手,撸起袖子准备揉面。

黄富贵不愧是给儿子做了二十年青菜面的做面老手,揉起面来就像隔壁面馆的拉面师傅一样熟练,轻松就做到了面光、手光和盆光,抻面的时候更是把原本不怎么关心外界事物,一心看书的老约翰都看呆了。

那话怎么说来着,和黄富贵比起来,隔壁的拉面师傅比较像业余的。

刘澜都看傻了。

“他原先真的是剧团的?”

江祺不久前在记忆里见过30名参赛选手的修仙式做菜,对黄富贵这种人间的做面方式接受良好,淡定地道:“业余爱好吧。”

青菜面只需抻面六下,面条不粗不细,黄富贵往烧开的锅中下入四碗面分量的面条,不时地用筷子搅拌,最后放入八颗小青菜,卧上四个鸡蛋,最后加上少许盐。

很快,四碗分量相同,被绿油油的青菜和煮得恰到好处的溏心蛋覆盖的青菜面就出锅的。

看着平平无奇,闻着也很一般,可就是让人挪不开眼。

江祺和刘澜一样没出息地盯着桌上的青菜面,感觉自己这辈子没吃过面。

“趁热吃啊,我也不会做别的,这些年就青菜面稍微拿得出手,多吃点,那边还有点面不够我再煮。”黄富贵笑呵呵地道,率先端起了面。

包括老约翰在内,三人也齐齐端起面碗,一言不发地开始吃面。

刘澜一口咬开溏心蛋,深黄色的蛋液顺着筷子留下滴在面碗里,粘在面条和青菜上。

“唔!”刘澜发出吃到美食的声音。

江祺夹起一筷子面条送入口中,面条非常筋道,明明就是普通面条的味道却让他停不下来。

老约翰……

老约翰依旧不太会用筷子,把两根筷子当一根使,顺着碗沿扒面条吃。

根本停不下来。

江祺发现黄富贵做的青菜面真的有魔力。

食材非常简陋,调味料也只有盐,吃着也不会觉得很惊艳。

面条是面条的味,鸡蛋是鸡蛋的味,青菜是青菜的味,但就是让人停不下来。

面条是热的,吃下去肚子是热的,连带着心也是热的。

是温暖的味道,让人不由自主的越吃越开心,想起高兴的事情。

厨神的青菜面,果然名不虚传。

就在全店人都在大快朵颐的时候,店里突然来客人了。

是昨天晚上喝醉酒的醉鬼姑娘。

今天的醉鬼姑娘神智非常清醒,可能是因为她昨天醉得不够彻底没有断片还保留了自己当醉鬼时的记忆,醉鬼姑娘走进店的时候全身上下每一处包括头发丝都在告诉众人她很不好意思,她很尴尬。

“你好,请问是要打本吗?”刘澜咽下面条,端着碗问。

“啊,不是,我是昨天晚上和朋友来玩本的。我今天来是想说,你们这面看起来挺好吃的……啊不是,我是想说声对不起,昨天晚上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记得昨天晚上还喝了你们一瓶酸奶没给钱,所以过来把钱付了。”醉鬼姑娘语无伦次地说道,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就这么埋了。

“没事,就一瓶酸奶而已,钱就不用付了。”江祺笑着道,继续吃面。

醉鬼姑娘有点想走,又觉得就这么走了不太好得再聊点什么。

看着江祺几人吃了十几秒的面,醉鬼姑娘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请问我昨天晚上玩的那个本叫什么名字?”

“《面具Club》,我们店的独家本。”刘澜道,瞥了一眼锅里想再加点面,发现一根面条都没有了只能作罢。

“虽然我喝醉了有的情节记不太清楚了,但我记得那个本挺好玩的,演绎也特别好。你们有个DM的渣男演的特别传神,我今天醒来的时候都还在想那个本。”醉鬼姑娘夸赞道,“你们还有别的比较有意思的本吗?我想请我昨天的朋友再打个本,昨天也麻烦她们了怪不好意思的。”

刘澜眼睛一亮,疯狂扫视本架想要选出一个适合六个女生的有意思的本。

江祺率先开口:“有,新到的独家本,和你昨晚玩的那个独家是一个工作室出品的,团建机制本。”

醉鬼姑娘欣然同意:“那行,就定明天晚上7点,定金多少?”

“60!”刘澜道。

醉鬼姑娘交付定金,略显轻松地离开。

看着人走后,江祺有些疑惑地开口:“还有定金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也没碰见需要交定金的啊。这段时间一共就开了两车,一车昨晚临时来的,一车婉婉带人来的。”刘澜解释道,见黄富贵也吃完了,举手提意,“黄叔,能再给我煮一碗吗?我还能吃!”

这都叫上叔了。

“我也要!”江祺附议。

“我也是。”老约翰已经喝完了汤,用筷子把碗里最后一根面条拨进了嘴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