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卖旧书的老头
  • 美女的贴身神医
  • 东河道人
  • 2074字
  • 2022-01-09 18:28:43

银州市郊区,午夜时分,冷风习习,月光辉映。

肖然走在大街上,心情异常没落,以前没女友的时候,担心打光棍,现在有了女友,虽然在一个城市,但一个在城南一个城北。

肖然和女友张莉商量过,明年结婚,不过,得在银州市先买一套房子,银州的房价一平米最低八千,首付起码十五六万,想想自己刚毕业,实习期一千五的工资,每个月房租吃饭,紧巴巴的,肖然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可是,张莉的要求似乎也不过分,毕竟,结婚的话,两个人总不能睡大街吧。

“上古医书,赠与有缘人,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进肖然的耳朵里,他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一看,不禁有些好笑,一个老头蹲在十字路口附近的绿化带旁边,地上摆着十几本破破烂烂的书,正在叫卖。

现在已然午夜,要是在繁华地段,那自然是人头攒动,可是在郊区街道,就显得人烟稀少了,基本上十一点之后,这条淮海路几乎很难看到人。

“大爷,早点回家吧,这个点没人了。”肖然嘴角微笑,看着这衣裳破烂,全身脏兮兮的老头,劝道。

“小兄弟,我看你骨骼清奇,命灯旺盛,更有一身强于常人的五行运势,我这有一本秦越天写的医书《观气祛病篇》,你拿着吧,拯救世人就靠你了。”老头从地上拿起一本最破的书,递了过来,嘴里还在念叨着:“以兄弟现在境况,也只有这本书勉强适合了。”

肖然不由觉得好笑,这骗人的台词也太熟悉了吧,他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心念一动,自己现在生活虽然比不上有钱人,可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和这老头相比,可好多了,看他样子大概晚上连饭都没吃,想到这里,肖然从裤兜里摸出来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

“哈哈,好,我要了。”肖然顺手把十块钱递了过去,老头猥琐的一笑,然后就开始收拾摊点,把那剩余的书全部往一个破口袋里面塞。

‘这老爷子果然是饿肚子了,要不然正常人像他这么大年纪,哪里会大半夜拼了老命在这里骗人。’心里想着,肖然下意识的拿起那本书看了看,一看之下,不由得有些意外,这书的纸质看着很奇怪,而且,居然还是小篆,要不是自己学的是医科,还真看不明白。

“这小篆写的不错,也不知道从哪个网站下载印刷的,这制作材料和做旧,也是花了功夫。”肖然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十块钱看来绝对值了。”

正想问问老头那里还有没有品相好点的小篆书,一转头,肖然不由得后心一下冷了,放眼看去,附近空荡荡的,这地方处于十字路口,也没有太大的遮挡物,视野空阔,可是,只是自己一愣神的功夫,刚刚那邋遢老头已经不见了踪迹。

看了腕表上的时间,指针正好指在十二点钟,肖然大骇,早就听闻十字路口这种地方很是邪门,没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了,虽然是学医的胆子大,碰到这种事,后心也是冷汗连连。

肖然下意识的要把那本书扔了,可还没做出这个动作,心里就有些舍不得了,这小篆写的挺美,难得一见,要是就这么扔掉,着实遗憾。

一舍不得,肖然就想着那老头要真是脏东西,恐怕自己和他一说话,就已经被勾魂了,哪里还会安然站在这里,兴许就是想多了。

回到租房,把书放在床头,洗了个澡,却还是有些睡不着,索性拿起那本书,翻阅起来,这书看着破烂,却没什么异味,比内容更精致的署名,秦越天,这名字好像有些熟悉,刚毕业没前钱买电脑,这个月流量早就超了,房东大姐王艳秋的WIFI前两天用万能钥匙破解了,能上网。

搜索了一下秦越天,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倒是看到了另外一个很熟的名字,秦越人,肖然不由恍然,难怪这么熟呢,原来是扁鹊,秦越人就是扁鹊本名,扁鹊是借用的上古时期神医之名,是百姓借用来称呼他的。

肖然脑海里不由得闪过一个念头,《子·卷下·世贤第十六》,记得这篇古籍里面记载了一个扁鹊三兄弟的故事,扁鹊本人用这样一段话来形容他们三兄弟的医术高低,“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于闾。若扁鹊者,镵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闲而名出闻于诸侯”。

秦越天,秦越人,这名字有点相似,古时人崇拜天地人,难道这秦越天是扁鹊长兄,他们中间还有个秦越地?肖然心里为自己脑洞大开感到好笑,继续开始看这本医术,上面好多小篆都不太认识,不过大概看下来,还是让肖然有些收获,这本《观气祛病篇》上面讲解的医术很特别,观其表,测其病,这看病依据,让肖然兴趣不小。中医里面望闻问切,判断病情,这上面却大言不惭的说,观其表可知天下所有病症,肖然有兴趣,可是并不怎么相信。

这些小篆有些关键字不认识,也不方便百度,肖然看的异常艰难,只能反过来根据自己理解,然后利用简体字转化小篆进行对比,看看是不是一个字。

不知不觉,到凌晨时分,肖然才意识到已经五点钟了,八点上班,平时七点就要起床,再不睡会,今天肯定瞌睡死,在医院实习这机会很难得,可不能犯错误。

睡了一小会,手机一震动,肖然就起床了。

下了人挤人的公交,刚走到人民医院门口不远处,肖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辆丰田车上下来,是张莉,没想到她这么早来医院看自己,想起同事们看到张莉的情景,肖然有些小得意。

“张……”莉字还没喊出口,肖然就怔住了,他脸色很快变得苍白,整个人站在原地晃了晃,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一身阿玛尼的青年从丰田车上下来,手很自然的搭在了张莉小蛮腰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正朝医院里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