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 云上春至啼声惊蛰
  • 姑苏淮言
  • 3750字
  • 2022-05-23 10:10:25

原来自年少时,便一直自卑。

——姜遇夏。

-

(1)

点进日常冒泡续火花的群。

姜遇夏:“剪头发去。”

姜遇夏:“每次洗头发刘海都翘起来。”

群友a:“我已经。”

群友a:“快一个月没有剪头发了。”

群友a:“头发都已经长了。”

群友b回复群友a:“我都留长发。”

群友b:“半年没剪了。”

群友a:“扛不住。”

群友a:“头发过了眉毛就不舒服了。”

群友a:“稍微长一点可以。”

群友a:“只要一长太长就不舒服。”

群友a回复群友b:“你是什么样的长发。”

群友a:“梳辫子的那种吗?”

群友b:“不至于没那么长。”

群友a:“还是就是普通的稍微长一点的。”

群友c:“可以扎揪那种嘛。”

群友b发了一张照片。

群友c:“草。”

群友d:“挺好看。”

群友c:“我的手机已被我口水淹没。”

群友c:“把你自己赔给我吧。”

群友b:“?”

群友c:嚣张.jpg

群友c:“对不起,真的很爱。”

群友c:“白白的,嘿嘿。”

姜遇夏:“纪念一下我的长发。”

姜遇夏:“要剪短了。”

姜遇夏发了一张照片。

姜遇夏:“上次剪头发是别人带我去的。”

姜遇夏:“这次自己去没找到。”

姜遇夏:“用百度地图找到了一个偏僻的理发店。”

姜遇夏:“店里只有老板一个人。”

姜遇夏:“等那对父子剪完才开始给我剪头发。”

姜遇夏:“他问我上一次剪头发是什么时候。”

姜遇夏:“我回答是2018的九月。”

姜遇夏:“他还说我记得这么清楚。”

群友b:“2333”

姜遇夏:“我现在去翻了翻相册,是2018年的六月。”

群友b:“有点东西。”

群友e:“好家伙。”

群友e:“我以为我一年不剪就够离谱了。”

群友c:“女孩子吧。”

群友c:“应该。”

姜遇夏:“这是那个时候拍的。”

姜遇夏发了一张截图。

姜遇夏:“那时候有点抑郁。”

姜遇夏:“想不开。”

群友e:“芜湖。”

姜遇夏:“现在想开了。”

群友f:“我头发养了一年多。”

群友f:“才过肩一点点。”

群友c:“好长。”

群友e:“我一年多。”

群友e:“才刚过脖子。”

群友e:“(啊不对我是光头开始留的)”

群友f:面有表情.jpg

群友f:“妹妹头开始留的。”

……

剪头发时,老板问姜遇夏是哪里的,姜遇夏回答了。

老板大概是没听清,以为是贵州的,说贵州的留长头发,还说不好洗吧,冬天容易掉头发。

剪完头发之后,老板拿来一个拉直发的价格表。

第一个一百多,姜遇夏选了第二个。

洗头发的地方就在楼梯旁边。

这个理发店不大,装修之后显得高大上。

中途有一对母子从楼梯上走下来。

姜遇夏没在意,老神在在躺在那里等老板给她洗头发。

洗完头发之后,老板让姜遇夏坐在另一张椅子上吹头发。

后面的椅子上不知何时来了个穿红衣的女人嚷嚷着老板不给她吹头发,什么什么的。她自己拿了吹风机在吹头发,头发不长,只到耳际。

老板给姜遇夏吹了几分钟的头发,叫他老婆过来,他自己去帮那个红衣女人吹头发。

他老婆一过来,姜遇夏一看,惊了。

好家伙,剪个头发都能遇见熟人。

之前他老婆和儿子坐得远,姜遇夏又被头发挡住视线没看清,只看侧脸,还以为只是长得像而已。

姜遇夏面无表情的想,不慌。

这世界可真小啊。

姜遇夏和他老婆是同事,同一个公司,却不在同一个楼层。

他老婆说,你没加班。

姜遇夏回复你没加班。

然后两人没说话了,他老婆默默给姜遇夏吹头发。

吹干头发之后他老婆走开了,老板给红衣女人吹好头发后过来给姜遇夏拉直发。

老板推荐说,要不要染个头发,有优惠。

姜遇夏拒绝。

老板又问几天洗一次头发,姜遇夏说两三天。

老板说这几天不能洗头发。

又问打工几年了,姜遇夏回复三四年。

两个小时半。拉直发剪头发一共248。

和上一次剪头发差不多。

三年又三年,贵点就贵点。

反正不会再来这家店。

随便选的店都能遇见熟人。

就没从理发店笑着出来过。

时间二十点四十六。

姜遇夏去了奶茶店。

点了拌面和拌热狗,双皮奶。

披散着头发不好吃饭,便扎起来。

吃完后再披散头发,玩手机打发时间。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二十二点左右。

陆陆续续有食客来,座位不够了。

老板娘忍无可忍,走到姜遇夏卓前,你是不是该走了。

啧,开始赶人了。

姜遇夏收拾好自己带来的东西,付了款走人。

(2)

忽然发现去年夏天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3)

姜遇夏不禁想起三四年前的事。

夏天的早晨,太阳已经出来了,街上行人稀少,走了十几分钟有点热。

早上的公交车,人不多。各自都有座位,只有一两个站着。

一个老人从中间那门上来,没有空位置了。有个中年男人坐在座位上阴阳怪气地看了一圈周围,然后,意有所指的看着姜遇夏。

姜遇夏就坐在前门的座位那儿。最后中年男人自己让座了。

(4)

今天姜遇夏像往常一样下班后躺床上看小说。

然后她爸来了,掀开床帘。

姜遇夏吓了一跳。

姜父说你爷爷也来了,

在楼下等着。

姜遇夏就下楼去听他们怎么说。

主要是不想回去。

今年却提前了。

在看见姜爷爷的那一刻,险些没认出来。

姜遇夏先叫了声爷爷,忽然意识到,他老了,头发都变白了。

姜父说他们都会回去,到时候就她一个在这边。

好吧,姜遇夏同意回家过年了。

姜父说,十号那天来接你。

姜遇夏说了不用她打车回去。

姜父说多浪费钱啊,你上次打车来花了四十。现在要过年,涨价了,大概五十。

又问工资多少。

姜遇夏说两千。

姜父说扣除生活费,还剩一千吧。

姜遇夏:嗯。

姜爷爷说你吃饭了吗。

姜遇夏回复我吃了。

其实还没吃,这不重要,敷衍他们。

姜父又说还看见她在床上啃方便面。

姜遇夏:……

(5)

晚上去买衣服。姜遇夏本来打算好只买两件外套和裤子。

买了两件冬天穿的外套,一薄一厚两条裤子,在老板娘的推荐下又买了一件高领打底毛衫。

共528。

老板娘看是熟客,抹了零头就是520。

姜遇夏提着两大袋子走在街上,感觉好特么重。

毕竟她是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拿手机。

提袋子那只手累了,就换另一只手。

虽然两手提袋子引人注意,但一手提两大袋子也很引人注意。

就这样,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向前去。

回到宿舍,放下袋子,手有点酸。

(6)

今天姜遇夏打算去买一个书包装衣服。她不喜欢拉杆箱,行李不多,两个书包就能装完。

前年买了两个书包,去年有个书包的拉链坏了。今年姜遇夏准备了绳子和袋子,到时候把书包折一下就可以装进袋子里。

走了十多分钟到了有卖书包的小店。

老板推荐了一个女生用的,一般大小,装不下多少衣服。

姜遇夏选了男生背的,要大一点,能装两件冬天穿的厚外套。

老板说了55。

姜遇夏扫码付款。

顺便把书包折起来,老板看见了说你可以背着。

姜遇夏解释说找个袋子装起来。

这里没有袋子,老板四处看了看。

姜遇夏从自个儿的兜里掏出个袋子。

老板说,装不下。

姜遇夏展开,很大的袋子。

老板说你想得真周到。

把书包对折就能装进去。

老板准备帮姜遇夏把书包装进去。

姜遇夏又从兜里掏出根绳子,一手拿手机,准备绑书包,然后装袋子。

老板看见了说,我帮你吧,你拿着手机不方便。

然后姜遇夏就站一边,看着老板把书包对折绑好,装进袋子。

提着袋子的姜遇夏踏出卖书包的小店心想,这回轻松多了,完全没有重量。好吧,是有一点点,可以忽略不计。

(七)

姜遇夏几年没登录微信,今天点开登录刷朋友圈。看到一个感觉挺有趣的。

一个无头像的叫我大掌柜。

下面是一个狗头表情。

人生就是这样起起落落,落落落落。[捂脸笑哭][捂脸笑哭][捂脸笑哭]

三岁:村里闹饥荒。

四岁:带爷爷奶奶逃荒。

五岁:爷爷奶奶饿死了。

六岁:流落山野。

七岁:遇到游历富商。

八岁:富商被你吃破产。

九岁:沦为乞丐。

十岁:被捕快驱赶到城郊。

十一岁:菌子中毒…你被埋山里了。

下面有个进入小游戏。

本来想点进去,余光看到显示的广告,还好没点进去。

(八)

姜遇夏做了一个噩梦。天空,白云,漩涡。

梦里的最后,漩涡中心出现了太阳,姜遇夏下意识闭上眼睛,又睁开,还没看清就醒了。

(九)

手机收到短信要去打新冠疫苗第二针。

姜遇夏今天就抽时间去。

百度地图打车,等了十分钟,司机还没来。

姜遇夏看地图,

司机离她越来越远了,就是不来。

可恶,在大太阳底下站着。

这个上车地点不好。

姜遇夏还要上班,下班了抽时间来的。

饭都没吃,因为接种后还要等三十分钟观察。

就想着打车,这样快点。

白等了,司机取消行程。

中午十二点零九分钟,

百度地图打车发来短信:【百度地图打车】很抱歉,原接单司机暂时无法接您,订单已取消。再来一单,即刻出发~

(十)

今天又收到短信,上午没时间,下午有。

姜遇夏又一次打车去医院打第二针疫苗。

到了之后问坐在大门口的医生,要下午两点半才开始。又问了医生第二针要不要预约,医生说不用。

那她就放心了,决定找个网吧待着。用百度地图去找附近网吧,到了之后发现没开门。

就找了个奶茶店待着。

等要到了两点半就提前几分钟步行去医院打疫苗。

人不多,大都三三两两,也有一个人来的。

和上次一比,空旷的很。

按照流程打完针还要等三十分钟。

刚开始打针没什么感觉,几分钟后胳膊那里有点疼。

回去的时候没打车,跟着导航地图七拐八拐走了四十分钟。

脚有点疼,不想走路了。

决定了下次打车。

(十一)

姜遇夏又做了一个梦。

梦见门牙掉了五颗,真可怕。

早上起来发誓要勤刷牙。

(十二)

刷快手时看到有人被调换烂水果。买鱼肉时回家发现缺斤少两。

姜遇夏最多感慨一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

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昨天晚上她去买水果,挑了三个苹果,三个柑橘和一串葡萄。

一共41元,扫码付款。

姜遇夏习以为常,毕竟这年头物价飞涨。

第二天打开一看,明明挑的是三个苹果却只剩两个,其中一个还是坏的,三个柑橘,有个烂了。

买的葡萄不甜,有点酸。

再也不去路边摊那个老太太那里买水果了。

还不如去水果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