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祝你岁月无波澜
  • 云上春至啼声惊蛰
  • 姑苏淮言
  • 2357字
  • 2022-01-10 00:45:46

(31)

林惊蛰回家发现门牌号都有二维码了,变化可真大。

(32)

林惊蛰今天去补办身份证。

原来的身份证还有七个月才过期。

虽然在外地也能办,但是需要户口本,于是提前补办。

本来林惊蛰她爸都把户口本拿给工作人员,林惊蛰再照个相就能补办了。

林惊蛰她爸却问那个工作人员说原来的身份证还有几个月才过期。这个身份证补办了还能不能用。

顺便让林惊蛰把那个要过期的身份证拿出来,他直接给了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说要过期的只能提前三个月,你这个还有大半年。

有户口本身份证在外地也能补办,要不然就直接挂失。

林惊蛰她爸选择了现在挂失。

好家伙,本来原来还能用的,这下好了,直接不能用了。

临走的时候林惊蛰她爸还把那个已经挂失的身份证要了回来。

林惊蛰都说了不能用了,他不信,还说坐车的时候能用到。

还问林惊蛰身份证后面四位数记得吗。

林惊蛰当然记得啊。

身份证挂失后,电话都不能打了,也没流量了。

想想充了两百块钱的话费。

还有三个月才能领身份证。

(33)

林惊蛰回家发现她妹长得比她还要高。

现在的孩子营养跟上去了,个头自然也就窜高了。

(34)

原来满天星的花语是配角啊。

这让林惊蛰想起了学生时代,即便偶尔插入她们的话题,从头到尾都像个跳梁小丑一样。

她们的光芒太盛,林惊蛰挤不进去。

也许这便是主角光环吧。

每个学生时代总有那么几个耀眼的人物,而林惊蛰不过是个配角,背景板罢了。

如果有来生,想要做一束满天星,化作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35)

林惊蛰她弟把林惊蛰的裤子当成他自己的给穿了。

难怪最近觉得裤子少了一条。

林惊蛰有五条九分裤,黑色的。

有三条款式一样。

他喵的,不止一次,这次还是林惊蛰去找消失不见的裤子时看见的。

她弟正穿着林惊蛰的裤子坐在床上打游戏。

最后林惊蛰上楼去晾衣服的地方找到她弟的裤子,已经晒干了。

拿下来就让她弟换上。

换好的裤子直接丢进洗衣机里洗了。

(36)

林惊蛰曾经买了一件肥大的衣服,当时已经十一点半了。

她在奶茶店玩了一下午的手机,电量不足二十才走出奶茶店。

天色已经很黑了,路上行人稀少。

林惊蛰随便走到离她最近的一家服装店,

进去一看发现都是大码的,

没一件适合她的,

因为这条街上的卖衣服的店大多都关门了,

离下一家还要走几分钟,

懒得多走几步路的她怕回去门都关了,

随便选了一件看起来顺眼的衣服,

付了一百二十就走了,

回去的第一时间就是把标签撕下来换上在镜子前转了一圈,

后来那件衣服被她扔掉了,想想就心疼那一百多块钱。

(37)

说实话,林惊蛰至今都没堆过雪人。

年少时下过一场大雪,林惊蛰的弟弟看那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就去铲雪堆雪人。

林惊蛰还是第一次见造型如此别致的雪人,完全就是两坨雪堆在一起,眼睛只是两个凹进去雪窝,甚至鼻子都没有,你好歹给它插个树枝啊。

(38)

最近发现把王者荣耀卸载后会卡上那么一会儿。

三个多G啊,清理之后手机空间都充足了。

但下次林惊蛰又会下载回来,玩一段时间后又卸载。

现在游戏对她的吸引力已经不大了。

(39)

今天林惊蛰的外祖母要回去,林惊蛰洗碗的时候林父偷偷摸摸的塞了100块钱给她,叫她拿给外祖母。

林惊蛰说你拿给她吧。

林父说,你拿给她才合适。

林惊蛰没要林父的钱,用她自己的。

碗洗好之后,上楼拿了100块现金。

然后下楼,等只有外祖母一个人的时候,把钱给她,然后跑。

只要溜得够快,这钱就回不到她手里。

林惊蛰先跑到楼上,找个地方藏起来,等外祖母慢悠悠的上楼来找她的时候,再悄咪咪下楼。

然后出门,本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外祖母走了再回去。

结果外祖母已经出门来找她了,大概是在楼上没找到她,路过阳台看见她正好从菜地里跑过去。

于是乎绕着房子跑了一圈趁外祖母还没回来,林惊蛰又赶紧跑回屋里,上楼躲起来。

(40)

前年林惊蛰给了林母一百,她还回来了。

去年没给,反正给了她也不要。

今年让林父转交给她两百。

大概晚上的时候吧,林母上楼来找她去和林父对质。还问林惊蛰今年给了她多少钱,林惊蛰说没给。

林父也解释了。

林母说不稀罕。

(41)

起得早了,提前一个小时,车子还没来。

凌晨六点时车子来了。

早上吃了一碗面。

那个车子空气不好,再加上有小孩子,不方便把车窗摇下来一半,只有一个缝隙。

林惊蛰忍了两个小时后,吐了。

吐在塑料袋里。

早知道不吃了,她又不是很饿。

(42)

晚上林惊蛰在楼上玩手机,林父上来就说你耍朋友了,还说是那个叫邓平的。

林惊蛰当时就反驳女朋友都没有。

林父不信,还说如果不是他和亲戚们聊天,估计还不知道,要不然就把微信给他看。

林惊蛰当然没有把手机给他,手机到林父手上还能要回来吗,虽说是她自己买的。

还有,微信上不是有个可以根据通讯录快速找到朋友的叫什么来着。

再说了林惊蛰根本就不认识叫什么邓平的,也没有微信,自从换了个新手机后就没登过,微信也卸载了一年多了。

林惊蛰说有本事就把他找来和我对质。

然后和林父大吵了一架。

当然,最后林父赢了,林惊蛰懒得和他废口舌之争,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爱信不信。

林惊蛰就在一边站着,林父坐在床上唾沫横飞。

林父最后下楼前还警告她。

妈的,那个叫邓平的,劳资记住你了。

耍什么朋友不好,非要扯上我。

林惊蛰恶狠狠的心想。

哦,好像去年,还是前年也发生过类似的事。

那个据说是林惊蛰和她耍朋友的,忘记叫什么名字了,林父也是从亲戚那里听说的,反正最后林惊蛰和林父,林母都吵了一架。

所以说亲戚什么的最讨厌了。

林惊蛰这一生,本该平平淡淡,奈何有些人,有些事,总是逼她黑化。

有些时候真想一死了之。

活着不好吗,当然不好。

那些恨她,讨厌她的人多了去。

可她还是活得好好的。

有时候死也不容易,即便你对世间了无牵挂,但还是下不去手。

没办法,怕疼,又怕死后这个尸体该怎么处理。

要是死得灰都不剩,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或者一开始,就胎死腹中,做只小鬼,看尽世态炎凉,红尘悲欢也不错。

但愿下辈子能修仙,一生痴于大道。

这一世,生死看淡,旁人于她何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