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1)
  • 簪星
  • 千山茶客
  • 2384字
  • 2022-01-01 14:19:31

夏末,炎意未散,独苏山的日头热辣辣地晒过人头顶。

独苏山山路险峻,骨石耸拔,两崖亘峙间,一条水涧由上而下,飞溅的溪水撞在青色岩石上,飞舞成细小的水珠。

一行车骑停在靠水涧旁的树荫下,往来人马正在溪水边取水纳凉。这是岳城王家的马车,正去往都州修仙大宗门——太焱派选拔弟子的途中。

太焱派乃都州修仙门派几大宗门之一,十年一次的选拔赛中,来自都州各城的佼佼者都会齐聚于此,各显神通,只为在选拔赛中出人头地,从此步入修仙之途。

岳城的少城主——王邵此刻正坐在马车上纳凉,他今年十七岁,已是筑基中期的修为,离筑基三重只差一步。离到选拔赛的姑逢山还有数十日,这数十日,只要日日用灵药灵丹温养,加之不停修炼,说不定能在选拔赛开始之前,进入筑基后期。

王邵是整个岳城的希望。

岳城是边陲小城,在都州的舆图中,甚至都看不到这个城的存在。城中已经许多年没有出现能成功迈入金丹期的修士了。王邵十岁炼气,十二岁筑基,从筑基一重到筑基二重,整整用了五年时间。若是此次他能成功突破,就是岳城第一个十八岁前能进入筑基后期的天才,若是他能成功进入太焱派,成为太焱派的弟子,整个岳城的百姓都要跟着扬眉吐气。

因此,整个岳城的灵石灵药灵丹,全都拿来进贡给这位天才了。

在王邵身边,还坐着一个容貌姣好的绿衣少女,这是王邵的未婚妻,岳城杨家的大小姐杨簪星。此次陪着王邵一起去太焱派选拔赛。杨大小姐对修仙并无多少兴趣,与王邵年纪相仿,却堪堪停留在炼气初期。对岳城的女子来说,与其苦心修炼,倒不如嫁一个修士丈夫,既能与有荣焉,又能吃穿不愁,受人尊敬。

“阿邵,喝点茶吧。”杨大小姐笑盈盈地捧上一杯茶凑到王邵嘴边。

王邵的目光却落在另一头,站起身道:“我出去一下。”

他甩袖下了马车,杨大小姐望着他走去的方向,娇美的脸上顿时显出了几分狰狞,咬牙道:“那个狐狸精!”

丫鬟红酥凑了上来,忧心忡忡地问:“大小姐,少城主该不会是想收了那个女人吧?”

“她做梦!”

王邵走了一段,停下脚步,看着靠树坐着的黄裙少女。这女子大概十六七岁,生的格外清丽,皮肤有些苍白,越发显得羸弱动人。王邵看向她,忽而勾起一抹笑,问:“柳姑娘,外面这么热,要不要到本城主的马车里坐坐?”

柳云心有些害怕他,怯生生地回答:“多谢少城主好意,不用了,这里就很好。”

柳云心也是陪着她的兄长牧层霄来参加太焱派选拔赛的。牧层霄与柳云心并非亲生兄妹,当年柳云心的父母收留了孤儿牧层霄,待柳家夫妇去世后,兄妹两人相依为命。王邵早就看中了柳云心的美貌,只是柳云心家境贫寒,配不上他的身份,做妻是不可能了,不过做妾嘛……还是绰绰有余。

可惜的是柳云心不识好歹,对他的示好三番五次视而不见,不仅如此,她那个兄长牧层霄还跟防贼一样的防着他,让他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这不,他才刚跟柳云心说了几句话,那头正取水的牧层霄见状,立刻大步奔来,挡在王邵面前,怒道:“王邵,你想干什么?”

王邵看着面前的牧层霄。

少年人生的剑眉星目,五官俊逸,他虽穿着打着补丁的衣裳,眉眼间却自有清朗坚毅之气。听说他也是八岁炼气,当年也曾被岳城人看好,以为又是一个天才的苗子。可时至今日,他也没能筑基。

“柳姑娘,听说你身体不好,”王邵没有生气,反而风度翩翩地冲柳云心笑道:“令兄要进太焱派,恐怕是为了宗门里的灵药灵丹替你疗病。虽然你们兄妹情深,我也能理解,只是……”他轻蔑地望了一眼牧层霄:“将希望寄托在连筑基都没能冲破的废物身上,不觉得有些天真了么?倒不如做我的女人,等日后本城主进了太焱派,那里的灵药灵丹,你可以随便用……”

“住口!”不等他说完,牧层霄打断了他的话,怒道:“厚颜无耻!”

“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二人剑拔弩张,正要拔刀相向的时候,突然间,水涧旁传来一声惊呼:“少城主,不好了……你,你快来看啊!”

正在争执的二人一同朝水涧看去。

天气晴好,一丝风也无。水涧往下,溪水如飞起白练,隐隐中水面似有黑影掠过。下一刻,从水面中猛地飞射起几道黑影,钻进人的影子中。紧接着,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响起。

“好痛——”

“啊啊啊啊,救命,这是什么?”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车马陡然受惊,欲往前奔,缰绳却拴在树上,将马车里的人跌落出来。杨大小姐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躲到王邵身后,惊惶未定地问:“天啊,这是什么?”

“这是妖兽‘域’。”牧层霄喃喃道。

“‘域’是什么?”王邵皱眉。

“是传说中的一种妖物,会躲在水里暗中害人,‘域’的口里含着沙粒,会射人。被射中的人会生疮,被射中影子的也会没命!”牧层霄头也不回地往水涧旁跑去:“我去救那些人,王邵,你保护好云心,别让它碰到你们的影子!”

王邵看着牧层霄的背影,一边拉着柳云心往后退,还不忘嘲笑道:“没见过自己赶着送命的蠢货!”

正在这时,原本在两崖间的水隙猛地暴涨,水面刹那间漫至脚下,似要将他们所在的土地淹没。与此同时,溪水下黑影越发明显。只听“噗噗噗”几声,周围的丫鬟随从惨叫起来,染红了大片溪水。

王邵吓得抱头就跑,哪里顾得上未婚妻和柳云心。柳云心本就病弱,逃了几步就气喘吁吁,杨大小姐见状,眼中一暗,一手扳过柳云心的肩头,就要将柳云心往水里推去。

一小滴水珠从飞溅的溪水中掉了出来,碎裂在生满了青苔的岩石上,却又在一刹那,还原成了露珠的模样。

柳云心惊叫一声,瞪大了双眼。

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柳云心回头,见杨大小姐牢牢攥着她的手臂,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关切:“你没事吧?”

她愕然,正欲说话,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吼道:“云心,快跑!它在你背后!”

水面蓦地升高,明明是平地,却如在汹涌海中,飞溅的溪水里,柳云心回头,看到了“它”的真面目,如模糊的一团黑影,像是巨大的甲虫,笼罩着熏人的水腥气扑面而来。

“小心!”耳边传来女子的惊呼。

柳云心感到一股推力将自己推开了,身侧的绿影瞬间被黑影吞噬。

水面渐渐平静下来,漫过溪水的潮湿土地被日光一晒,蒸腾起隐约的虹色,方才一切仿佛是个幻影。

柳云心喃喃道:“杨大小姐……掉下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