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死了又活了

京市,郊外。

“轰隆隆——”

闪电将暗无边际的夜空撕裂,雷鸣震耳,雨水冲刷着泥泞。

附近发电站的保安正在检查设备,一边走一边拢紧外套。

这天气转凉咯。

他用手电筒探路,灯源猛地照射在一张鲜血纵横,死不瞑目的脸,胸口处还插着一把匕首。

忽然,尸体的眼珠子闪过幽幽蓝光,竟缓缓转动起来。

“啊啊啊!!!”

保安吓得魂都飞了,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江鸢呆呆地看着天空中雷电闪过,气得牙痒痒。

她竟然,扛不过天雷劫!

在她一千零一岁的生日当天,她宴请猫界众多亲朋好友一起庆祝她迈过第一个千岁,开启第二个千岁。

却没想到天边泛起金光,笼罩在她的身上,在众多羡慕又惊讶的目光中,她飞升了。

猫界数万年来,只有她修炼千年便得道飞升,原本以为会成为神域里的天才型选手,没想到迎接天雷劫的时候——

她被劈的灰飞烟灭!

煮熟的鸭子飞走了,她的生日也成了她的忌日!

江鸢盯着被黑暗吞噬着的天空,欲要透过云层瞪死神域那一个个王!八!蛋!

“轰隆隆——”她刚骂完,一个大雷又劈下来。

她嘴角抽搐一下。

至于吗!

她都死了还不能骂一句吗?!

咦?

不对,她怎么还能感觉到身体疼痛?

下水道的臭味涌入她的鼻腔,害得她一阵干呕。

她强撑着身体坐起来,一段陌生记忆在脑海中强行撞入大脑。

一个童星出身的18线女明星,小火了一段时间,后来出席活动被断章取义耍大牌,娱乐圈生涯一落千丈。

现在就读首都影戏学院,一名大三学生,签了一家吸血经纪公司。

公司给原主安排了一个电影试戏,没想到是大尺度的动作片,原主宁死不屈逃离,路上被歹人打晕,并将她杀害并抛尸。

江鸢:“喵喵喵?”

这货的倒霉程度跟她有的一比啊!

可她现在是怎么回事啊?魂是她的魂,身体却不是她的身体。

她凝力一拍地面,带着几分怒火:“老头,给我出来。”

“哎哟,你这小猫妖干什么?!”

一老头从地里缓缓出来,吹胡子瞪眼地看着她。

江鸢把胸口处的匕首给拔出来,用神力凝住心血,整个人顿时更虚脱。

她咬牙瞪着土地神:“我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你飞升时候扛不住天雷劫,灰飞烟灭了,你倒是运气好,死前还能凝成了一缕神识,现在附身在这个姑娘的身上。但是宿主的凡身是无法承受神识的,说不定哪天你倒霉就又死了。”

“为什么是她?”江鸢不解地皱眉。

“她死于非命,咽气前祈求神明帮忙,没想到把你这半吊子给召唤来了。”

土地神双手揣在他那褴褛衣衫的兜里,一副看热闹的态度。

江·半吊子·鸢活动一下指关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十分骇人。

她微眯起杏仁形的眼眸,危险流溢出来。

土地神被她眼神吓了一跳,警告她:“现在是法治社会!打人犯法的!”

“你是人吗?”

她露出冷嗤笑容,发出灵魂拷问。

土地神:“……”

这小猫妖真是缺德死了!

倏地,她一个闪身来到他面前,素手揪住他本就皱巴巴的衣领。

她挑起细细的柳叶眉,反警告回去:“别以为你在心里骂我,我就不知道,谁是妖?你全家才是妖!我可是神。”

“严格来说,你没锻造出神魂,只有一缕神识。”

土地神好心提醒。

“那也是半神!早晚我会修炼出完整神魂,进神域找雷神那王……算账!”

她正想骂王八蛋的时候,天空又雷电闪闪,她现在式微,打不过还躲不起吗?

不就神域,她再修炼千年又如何?

修仙道上本就是漫长又孤寂的,至少现在活着还有希望。

土地神摆摆手敷衍:“你能活到那时候再说,走了,我赶着跟那几个老家伙搓麻将呢。”

说完,他又钻回土里。

江鸢强撑着的身子松懈了一瞬,刚才动用太多神力,这具身体又有太多伤,得赶紧离开这里。

她深呼吸一口气,花光最后的力气瞬移回原主租的房子。

原主三年前就搬出去住了,被恶毒后妈给逼的,也正是因为没钱过日子,才被那吸血公司给忽悠走了。

但为了女明星的颜面,硬是住了一个高档公寓,平时连饭都吃不起。

她倒在沙发上,梳理着关于这个世界和原主的信息。

原主自亲妈十岁那年死后,过的简直就是地狱般的日子,每天如履薄冰。

“既然你把我当神明,你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的。”她声音极轻,却有一股说服力。

这个世界跟她曾经活的地方很不一样,光污染似乎有点严重。

不过,她活了千年,还能不适应?

“嘟嘟——”

忽然,座机响起。

她猛地进入戒备状态,要是她现原形的话,肯定是炸毛状态。

她寻着声音望过去,在原主记忆里认出这是电话,带着疑惑地接听起来。

电话那边的人破口大骂:“江鸢你现在了不起了是不是?电话不接,还耍大牌,你还想不想混……”

她顿时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果断挂断电话。

吵死了!

一分钟不到,电话又再次响起来。

她深呼吸一口气,拿起来就冲着对面喊:“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有骂人的功夫多睡会觉不好吗?”

对方:“……”

“说。”

她坐在沙发上,指尖揉着额头,下达命令。

电话那边的人静默一瞬才道:“就是明天要去上那个直播网综,你可别忘了,你现在的名声不好,明天……”

啪嗒。

她再次挂断电话,顺便把电话线给拔了,这里的人类屁话真多!

哪像他们不服就打一架,打到对方服为止,这唠叨劲都快赶上神域那位了。

明天的网综?

她在记忆中搜寻一下,好像叫什么《我家那宠物》?

她才死过一回,哪还有精力去参加什么网综!

打死不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