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准备退役了

舞台上金色雨飘飘洋洋的落在五个拥抱在一起的队员身上,将他们的笑容映衬的如暖阳般灿烂。

“王者荣耀2019年春季赛总决赛冠军他们的名字是——AZ战队!”

“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以绝对的实力登临顶峰,雄鹰生来就该翱翔天际!”

“AZ,捧起属于你们的奖杯吧!让我们再次恭喜AZ !”

五个热血少年兴高采烈的捧起至尊荣耀,金色雨落在他们身上,他们是此刻最耀眼的存在。

江乖坐在台下用力的鼓掌,一张小脸因为激动而涨红。

总算是没有错过这场最重要的决赛。

台上的主持人祝贺之后开始一个个询问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和这一路走来的感受。

最后是队长,打野Ares。

“很高兴能够捧杯,为了今天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希望我和我的伙伴们以后都能越来越好,同时今天我也有一件事想宣布。”

“我准备退役了。”

!!!

“队长,你说什么呢?”四个队员一脸的不相信。

台上的主持人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台下刚才还在欢呼雀跃的观众此刻也都愣住了,江乖甚至因为太激动还猛的站了起来。

她和台上江野的目光对上,立刻心虚愧疚的坐下握紧了衣服。

这是……怎么回事?

“Ares,你为什么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呢?你还很年轻技术也很好,才刚刚带着队伍得了冠军,为什么要选择退役呢?”主持人寒影实在是忍不住发问,“你的队友都很需要你,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并不是突然,在决赛前我就已经想好了。我自己做的决定我不会后悔,对不起。”

江野对着观众深深的鞠了一躬。

直到江野下台还是有很多人没有缓过来,底下的观众很大声的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江野不要退役!”

“江野你不要退役!”

悲伤落寞的气氛盖过了得冠的喜悦,剩下的队员也没有心情再留下签名合照。

休息室,他们很是不解的围着收拾东西的江野。

“队长,到底为什么要退役啊?是不是因为你的手伤?今天你发挥的很好啊!”楚洲最先没忍住。

白庆也大步走过来,“队长,我们不能缺了你,如果是因为手的问题你不用担心,还有我们在啊,我们会抓紧提高自己弥补不足的地方,大不了四打五也可以。”

“胡说什么,这是五个人的游戏。”江野声音很是平静。

他转身看着他们,最后以队长的语气和他们解释,“我之所以不告诉你们是不想影响决赛你们的心情,我的手我比你们更清楚,现在的我只会拖累团队。”

南笙眼眶泛着红,声音虽然小但也是铿锵有力的,“队长,就算是这样你也不用退役啊,退役的话说出来就收不回来了。”

北宸:“队长,手伤可以好好养着,养好了再归队就是。”

“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休息室里没有一点夺冠该有的喜悦,被悲伤和愤怒还有无奈不解所充斥着。

……

江乖完全愣住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江野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为什么啊,再过些日子才是他二十岁的生日啊。

刚才的比赛虽然是出了些不该犯的操作错误,但整体也没什么大问题。

不行,还是要问一问才行!

江乖朝着员工通道那边走去,在门口的时候被拦住了,怎么说都没用,还好看见了熟人。

“他是我的朋友,让她进来吧,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负责。”

戴着金丝眼镜的乔漠一点都没变。

他们站在过道上,乔漠打量着江乖,“一年未见了,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安慰痛失冠军的老朋友我吧,来看这场比赛也不是因为你的旧战队吧。”

“我……”江乖一时语塞。

良久,她还是叫了一声,“队长。”

听到这个称呼乔漠眼里多了几分光亮,“你是想来问江野为什么退役的事情吗?”

“对!你知道吗?”

看到江乖这急切的样子乔漠意味深长的一笑,“一年前他的手受伤了,大概是复发了他不想拖累队友所以才做出这个决定的吧。”

“受伤?怎么回事!”

网上没有任何关于他手受伤的消息啊。

“是个意外,但是……如果想知道具体情况你还是直接去找江野吧,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但是江野的队友也许会迁怒你。”

“我?和我有关?”江乖懵了,“乔漠,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漠靠着墙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视线微微偏移友好一笑,他抬手轻揉了下江乖的头发提高了音量,“我在战队等你回来。”

顺着乔漠的视线看过去,正好对上双手插兜的江野。

江乖又是一愣,他是什么时候在这的。

乔漠扶了扶眼镜走过去,“恭喜你又一个冠军,阿乖有些事找你,那你们聊,我就先回去了。”

什么?

江乖本来还想着有乔漠在可以缓解尴尬,没想到他真的挥了挥手就走了,江乖只来得及欲言又止。

刚才她真的急迫的想见到江野,但是现在他就站在她面前,一年前的那件事加上乔漠刚才的那些话她现在有些不敢面对他。

盯了她一会,见她不说话江野直接准备绕过她的时候江乖忍不住了。

“江野,我,好久不见。”

江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双黑曜石般沉静的眸子里是江乖看不懂的神情,唯一能看出的是怨。

看来……真如乔漠所说。

“江野,你为什么要退役,你,你能不能不退?”

江野顿了顿开口,声音淡淡的,但仿若又带着一种别样的情绪,“话已经说出去了,收不回了。”

“是……因为我吗?”

“呵。”

一声冷笑让垂着头的江乖缓慢抬眼对上他讽刺的目光,灯光透过黑眸折射出冰冷的光让江乖脊背一僵。

“别太看得起自己了,我的事和你没关系。”他又是冷笑一声,“你现在很失望吧,消失一年特地来看乔漠他们的比赛,可他们却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