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霓裳羽衣曲

  • 倾权
  • 风婆婆
  • 2046字
  • 2022-05-18 14:54:15

“妈妈知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李琛不想多说。

老鸨立即会意,笑得更深了。眼角的皱纹也是更加明显,却依旧是浓妆艳抹,“这姑娘名叫倾城,听这名字,您便能知道,这姿色便是百里挑一的,唱曲,弹琴,跳舞更是不在话下。二位尽管放心好了。”

烟雨阁每隔半个班月就会有一次花魁大赛,获得冠亚季军的女子,此后的地位便高了一大截。而且,还有一条灰顶,便是,花魁是卖艺不卖身的。这样的话,便会有很多女子愿意去争这个风头了。

“你今日怎的如此啰嗦?”两个人上了楼,入了雅间,云萧便开口问道。

李琛如实回答,“你不知道,父亲让我迎娶魏太傅的孙女魏盈儿,可是,我同她见都没有见过的,怎会同意?”

云萧皱了皱眉头,原来李琛也被这种事情所苦恼,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在云萧这种在外云游几年的人说,墨守成规已然不是他的作为。而李琛早就在云萧的影响下,完全不想这种事情也要自己的父母做主,而自己,只能顺从他们的安排,这并不是李琛想要的。

“魏太傅?那可是皇上的老师啊。这样说来,李尚书是想要通过这次结亲,拉拢魏太傅,好在朝堂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云萧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下,“只是,李尚书的权利也算是够大的了,他为何还要这样做?”

李琛正想说什么,便听到外头有人进来了,立即住了嘴,”相必是那姑娘来了。“

云萧不接话,说道:“这是梨花白,你尝尝,好喝。”

李琛便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赞道:“确实好喝,怕是酿了很多年的。”

就在此时,一位姑娘抱着琴,步步生莲的朝着两个人走了过来。

她浅笑嫣然,一双丹凤眼炯炯有神,灵动无比,嘴唇不点自红,略施胭脂,微风从窗柩吹了进来,她的乌发便飞扬起来,额前是被吹乱的发丝,看起来妩媚极了。

又仿佛是清水芙蓉中的仙子,迷离扑朔,让人不禁升起怜爱。

巴掌大的鹅蛋脸,弹指可破的肌肤,双眸都能将让人的魂给勾了去。

她冲着云萧和李琛深深的拜了下去,“小女子倾城见过云公子,李公子。”

李琛愣了,竟然忘了让眼前的人赶紧起身。

倒是云萧很是淡定,因为在他的眼里,唯有云海风庭的百里芷才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子。

“倾城姑娘,快快请起罢。”云萧轻轻地说道。

倾城这便起身,柔柔地说道:“不知二位公子要听什么曲?”

“姑娘便拿出最拿手的曲子弹一首吧,解解闷。”云萧看着眼前之人,便想起了百里芷当日在无弦的琴上弹琴,引来百鸟鸣声。

倾城闻言便坐了下来,长袖扬起,秋风起,云鬓落。轻轻地拨动琴弦,却别有风韵,流畅的乐曲便从她的纤纤手指下流出,就如同山间之小溪,信手而弹,几个旋律,便是愈加入戏。

却是吟唱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

她轻轻抬手,又唱道:“……沉香亭北,倚栏杆,沉香亭北,倚栏杆。”

曲毕琴止,倾城俯身整理乱了的鬓发,却是泪眼婆娑,真情流露。

李琛拍手叫好,云萧却已经听出了什么异样的东西。

他抬头,怔怔地看了倾城几眼,问道:“这可是失传已久的《霓裳羽衣曲》?”

此话一出,李琛也是愕然。

霓裳羽衣曲?

“那不是正是……”李琛没有说下去,却是问道:“敢问姑娘,这是谁教给你的曲子?”

倾城拿出帕子轻轻拭泪,“这是我娘教给我的,只是,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云萧还想问什么,只是见倾城这般模样,便只好住嘴。

想当年,这首《霓裳羽衣曲》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惠贵妃所创作的曲子,正是这首曲子,才让皇帝在人群中一眼就注意到了她。此后,这首曲子也被世人模仿,只是都只能学到皮毛而已。

当时的惠贵妃,可真是冲冠后宫,气势远远超过了中宫,甚至有碾压之势。只是,惠贵妃从来都不知道收敛,更是将自己的这份荣宠当做是骄傲的资本,更是变本加厉。

皇宫中便是这样,正所谓一入宫门深似海,只是一夜之间,那个充冠后宫的惠贵妃便暴毙身亡。

皇帝当时处死了惠贵妃宫里头所有的下人,却是找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皇帝也更是悲痛万分,他也下令,让宫里头会弹琴的女子弹那首《霓裳羽衣曲》,只是都没有真传,惠贵妃当时就将这首曲子当做自己唯一的筹码。

更是无人敢学了。

后来,这首曲子便失传了。

云萧在皇后举办的一次百花宴上听过惠贵妃弹奏这首曲子,略懂音律的他,也觉得这首曲子的音调很是委婉动听,其中却也夹杂着淡淡的忧伤,只是一遍,便入了心,让人思绪万千。

“姑娘是哪里人,家在哪?”云萧问道。

倾城低眉,却是泣不成声,“我不知道。”

李琛更是被这句话给惊到了,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家都不知道?

这,李琛便是好奇,“姑娘怎会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呢?”

倾城深吸了一口气,悠悠地说道:“想必说出来,二位公子便也是不信的,只是有一次,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大街上。我站起身,看了看自己周围的房屋,却发现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我努力回想自己到底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为什么会无缘无故躺在大街上。只是,我绞尽脑汁,却也没有想起。”

她缓了缓,抬眸看了看云萧和李琛,见两人正直直地看着自己,她便又继续讲了下去。

“我在这里无依无靠的,就只想着生存,却也没有别的法子,只好去卖身。后来,便也是二位公子看到的这般了。只是,后来,我每每想要想起自己的家的时候,头总会疼痛难忍,最后我索性不想了。在这里,我也可以过得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