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后园佳人

  • 倾权
  • 风婆婆
  • 2019字
  • 2022-05-18 14:54:15

云萧深深地叹了口气,作出无奈的样子道:“百里掌事估计是糊涂了,就挑了这些……这些蒲柳姿色给我,本公子选了半天,愣是没看到称心如意的,这也不能怪我啊。”

说着又笑嘻嘻地凑了过去:“所以呢,还是劳烦徐管事在父上和母上大人面前通融通融,就说萧儿还得过些时日才能回去。”

徐管事是从小看着云萧长大的,知道他是生性不羁,不喜欢被家业所束缚,最喜欢在外面游荡。都已经行过加冠礼了,还是丝毫不改随性的性子,怎么能不让父亲担忧。所以这次为了让儿子收收心,特意让云海风庭准备好美姬,让他挑选回家,最好是赶紧生个孩子,让他承担起家业,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在外。

云海风庭是大晋太宗皇帝时期建立,是为了满足皇室贵族选妃和赏赐有功之臣美姬的场所。因为可能会被皇室贵族选中,所以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将自家女儿送进来,只盼着一朝能够飞上枝头成为凤凰。进来这里的姑娘都是经过层层筛选进来的,出身样貌不消细说,琴棋书画是各有所长。

如今掌管云海风庭的是大晋名门世家百里家的长女百里芷,听说十岁送到云海风庭,十二岁便成为这里的掌事,小小年纪便将偌大的云海风庭管理得井井有条,能力品行为人所称道,所有进来的姑娘都是经过她的挑选,云大公子还不满意,明显是在鸡蛋里挑骨头,想着法子拖着事。

只是老爷夫人都劝了他这么多年了,也不是他一时半会所能解决得了的。罢罢罢,还是就着事回去禀报吧。

徐管事放下茶盏,重重叹了口气,又随意客应几句便要回去了。

云萧心里明白徐管事不放心,笑嘻嘻地送将出去,到了门口的时候,向着众宫人摆摆手,大声道:“将这些美人都送到我房里,今晚本公子就来乐乐!”

徐管事有心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神色严肃认真,毫无玩笑的意味,竟是不由的信了几分,乐呵呵地走了。

云海风庭的绣阁里,镂金的窗格半合,大片雾霭一般的纱幔随意飘起,偶尔垂曳在光洁照人的大理石地面上,或是抚过窗下一座玉色案几。

案几旁立着一只等人高的精美花瓶,里面稀疏地插着几枝花枝,案几的右手边展开着一扇螺钿云母贝插画的四联屏风。身后的人隐隐约约掩在后面,看不清楚。

博山香炉里焚着沉水香,袅袅青烟升起。一只柔荑揭起盖子,向着里面添着香块。只听得屏风后面的人向她问道:“昭儿,云家的公子对那些姑娘可还满意?”

声音轻轻柔柔,像是随口问来。

那只手停了下来,添香的宫女昭儿回身答道:“回芷姐姐的话,昨日里听侍候的人说,云公子对那些美人还算满意,都将那些姑娘叫到了屋里,到现在还没起呢。”

说着便捂嘴笑了起来。

里面的人没有答话,过了一会才传出带有笑意的声音:“他那个人,生性不喜欢被束缚,这么久了都不听劝,这一次,也怕不会那么容易让人如意,不信你等着。”

就在这时,另一位宫女掀起帘子进了来,道:“禀告掌事,听昨日守夜的来报,云公子……”

里面的人笑笑:“云公子怎么了,你且说来。”

那宫女还没说话就已经笑出声来:“昨晚上,云公子将那些姑娘叫到屋里之后,起先是讲鬼故事,后来众姬害怕,就换成了……打马吊——他们就这样打了一晚上马吊。”

阿昭也用帕巾捂住嘴吃吃的笑起来。

“看看,我刚说什么来着?”百里芷在屏风后面也是笑,“这次啊,还是先不要和太尉大人禀告。太尉府既然有心让我们替云公子挑位夫人,那我们就得尽心,给个满意答复才是。”

……

六合香在寂静的焚烧,床上的人眉长入鬓,薄唇紧抿,正在酣然入睡。

昨晚上云大公子打了一晚上的马吊,一大清早早早将一群莺莺燕燕打发走了,正在补觉。还没睡一会,就有人敲门。

“嗯?”云萧不情不愿地支起身来,一身大红绸衣随意的披在身上,露出大片健壮的胸膛,长发披散在肩头上,落下床榻来。一双桃花眼似醒非醒,似乎能蛊惑人跌进去。

小宫女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个模样的云萧,顿时红了脸。

“什么事?”云萧慢条斯理地打了个哈欠,嗓音带着一股说不出魅惑。

小宫女红着一张脸道:“芷姐姐吩咐我们来给公子洗漱,说是公子用餐之后,请公子上风庭后花园一见。”

“知道了。”云萧撩了撩披散的长发,他本来是对打扰自己补觉是极度不开心的,但是想着自己还得赖在人家这里一段时间,还是得给几分面子,当下起来梳洗一番。

用过餐后,云萧精神开始不济了,只得和宫女们调笑一会长长精神。待到差不多的时刻,开始让侍人带自己去后花园。

待得近了,只见曲径通幽,花林掩映,碧草如丝,姹紫嫣红,香风拂面,楼台水榭皆是掩在草木之中,竟是让人流连忘返。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盛一院香。

云萧走走停停,也是心旷神怡,困倦之气也是消了一半。

小宫女带他上了一座水亭,道:“芷姐姐说了,请公子在此等候,片刻便来。”

云萧捻起石桌上的糕点,随意放入口内,笑道:“你们掌事请了我来,怎么自己这半日都不见人影,还得本公子在此等候?”

小宫女俯身道:“掌事今早寅时起来,还在处理事务,晚来片刻,还请公子不要怪罪。”

“去吧去吧,我知道了。”云萧摆摆手,他本来也就是随口一说,没真想着怪罪,还是不要吓他们好了。

反正他也就是闲人一个,赖在云海风庭不走也是无事可做,让他等个人也是无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