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李公子

  • 倾权
  • 风婆婆
  • 2016字
  • 2022-05-18 14:54:15

玉瑶口中的李公子便是那刑部尚书李治的小儿子李琛,他和云萧是多年的好朋友,两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京城的名声不太好。

所谓世人眼里的花花公子,说起在京城里头的,便数云萧和这个李琛了。

李琛只是比云萧小了一岁,李尚书对自己的这个小儿子也真的是拿他没有任何办法的,本以为是云萧带坏了自己的孩子,便想法设法地让李琛不去见云萧。可是李琛的性子便是如此,二老也是没有了任何办法,也不能得罪这个皇帝面前的红人云振风,便也撒手不管了。

只是因为自己的这个儿子,在朝堂上,李尚书可没少被其他的大臣弹劾,往往这个时候,云振风也会站出来为李尚书求情,但是更多的,也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云萧。

而皇帝对这些事情是不操心的,大臣的明争暗斗他这个坐拥江山的人已经见过太多了。若是这种小事也要拿来在朝堂上说的话,恐怕自己的江山早就被这几个小喽啰给搞的是鸡犬不宁了。自己还能好好的坐在龙椅上吗?

皇帝并不因为这些而治云振风或者是李治的罪,但也并不代表他不在意,暗地里还是给了他们两个人一些警告的。

这样一来二去,李尚书竟然和云振风结为一派,而云萧更是和李琛来往的更加密切了。

“若若妹妹啊,你看,这李公子可是等了我已经很久了,你在这样纠缠下去,怕是他要生气了。你就先回去吧。”

云萧显然已经不耐烦了,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都已经说了像凌若若这样的女人,自己是不会娶她进门的,可是为什么他们还是硬要将她塞给自己呢?

“云萧,我都等了你好半天了,原来你是在这里幽会美人啊,怪不得不见你人。”

凌若若侧头看过去,见一个高挑秀雅身材的男子,衣服使用上好的墨色绸缎绣着花纹滚边,头上是羊脂玉簪,巧妙的烘托出一位雍容华贵的男子,非凡的身影。笑容是同云萧一样的风流少年,下巴微微抬起,眉宇间尽是光华。腰系玉带,很是魅惑,不过,比之云萧,却是差了那么一星半点。

凌若若柔柔地笑了,“若若见过李公子。”

凌若若的父亲只是一个小小的户部侍郎,凌若若见到李琛,自然是要行礼的了。

李琛看见凌若若,有些惊讶,用异样的音调“哦”了一声,“凌若若,我以前见过你的,那个时候你也是跟在云萧的身后。这么多年了,凌姑娘还真是执着啊。”

不过,这话,在凌若若看来,却是那么的嘲讽。

凌若若此刻羞红了脸,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赔笑道:“李公子还真是好记性,只是,我却记不得在哪里见过李公子了。还望公子见谅。”

凌若若一番话说得温婉得体,大方不失风度,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李琛对凌若若倒是没什么看法,看着两个人今日这般模样,便开口说道:“怎么,凌姑娘这是终于名花有主了吗?”

说话间,李琛打趣似得撞了云萧一下,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云萧顿时鸡皮疙瘩便起来了,啐了李琛一口,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难不成,所有的人都会以为自己会娶凌若若吧?

“李琛,你又多想了,表妹不过是来家中暂居两天。”

“表妹”二字,很明显得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李琛听得云萧这般说,便也心领神会了。

凌若若的笑便顿时僵在了脸上,愣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

“表妹,我这边和李公子还有些事情要商议,所以一时半会就不陪你了。”说完,也不给凌若若任何取闹的机会,对一旁的玉瑶说道:“玉瑶,你可要好生送凌姑娘回屋,她不识得路的,别弄丢了。”

这番话说得可真是让凌若若无可挑剔,自然而然的,她就把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头咽。

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云哥哥,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看着凌若若无辜的眼神,云萧拉着李琛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摆了摆手,“赶紧回屋吧。”

真是奇怪,她又不是自己的妻子,自己为什么要将自己的行踪都告诉她?告诉凌若若,好让她来烦自己的吗?

两个人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云府门外,管家上前几步,恭敬地说道:“少爷,您这是要去哪?”

云萧摆了摆手,看都不看管家一眼,“去烟雨楼。”

毫不忌讳。

真是放浪不羁,李琛问道:“你便不怕管家告诉你父亲?”

云萧哈哈大笑,拍了拍李琛的肩膀,“我要是怕,恐怕今日早就娶了凌若若了。更何况,我去这种地方,父亲也是知道的。他以往都是不问的,估计是凌若若来了,想要我在家好好待着吧。可是,他也不想想,这可能吗?我的性子他又不是不知道,可他还要硬把凌若若塞给我。”

李琛也忍不住地笑了,“没想到你这个看起来流连于勾栏柳巷的人,也会有烦恼啊。而且还是这种娶妻的大事。”

“你还是不是我的好朋友了,怎么你也取笑我?”

云萧瞪了李琛一眼,一抬头,却是见已经到了烟雨阁。

这是两人长长来的地方,这里的老鸨早就认识了云萧和李琛,后来听闻两人的名声不太好,也就见怪不怪了。毕竟,是给自己揽银子,总该是愿意的。

“云公子,李公子,你们来啦。”老鸨看是两个人,眉开眼笑,脸上都能开出一枝花来,“二位还是原本的雅间吗?”

云萧点了点头,“还有,听闻前几天你们这里又有了一位新晋的花魁,也叫上来吧。”

老鸨点头称是,李琛又问,“那姑娘可会弹琴唱曲?”

老鸨笑眯眯地说道:“李公子莫非是在同我开玩笑了,这青楼的姑娘,有哪个不会弹琴唱曲跳舞的,只怕她们不会,我便要将她们赶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