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闭门不见

  • 倾权
  • 风婆婆
  • 2066字
  • 2022-06-01 15:27:36

百里芷正在气头上,想着凌若若如此凌辱云海风庭的话语,更是不能平息。

“没什么,就是被一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狗咬伤了。”百里芷的脾气向来很好,这样说话,当真是给气着了。

昭儿不明所以,赶紧放下手里头的衣袍,仔细地瞧着百里芷,面带焦虑,“小姐,你快坐下来让我看看,被狗咬哪了?”

百里芷叹了一口气,微微地摇了摇头,说道:“无碍,不过是我自己心里头过不去罢了。”

百里芷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生气?记得在以前,不管对方是谁,如何侮辱云海风庭,自己都不在意的。毕竟他们再怎么多说,与自己还是没有太大影响的。

正所谓,自己行的正,走得端,怕别人的诋毁干什么?

可是,如今,自己为何如此的不淡定?

就因为对方是与云萧有关的人?

百里芷摇了摇头,算了罢了,不去想了,反正自己和云萧这类人,本就不是一路,过几天,他还是得回到他的太尉府。做他高高在上的太尉之子,而自己,不过正如凌若若所说,一个小小的掌事罢了,有何干系?自己到底在生些什么闷气。

昭儿听着百里芷这般说话,便知道定是什么人惹自家小姐生气了。不过,看百里芷的模样,好像不想再提及这件事了。

昭儿识趣的给百里芷递了一杯茶,是上好的龙井,百里芷最爱喝的品种。

百里芷接过,喝了一口,却是悠悠地说道:“云公子不知道哪里来的表妹,竟然大庭广众之下侮辱云海风庭,说的话,当真是难听极了。”

昭儿一愣,虽说这云海风庭远远不及不及太尉府德高望重,但好歹它也是太宗皇帝建立的,公然侮辱,就是对太宗皇帝的不敬。更何况,自家小姐做掌事这么多年,这也是她的心血。

昭儿半晌才问出口,“小姐,那云公子的妹妹到底是如何说的,她现在在哪里,我去撵了她出去。”

昭儿咬牙切齿的模样可是逗乐了百里芷,百里芷噗嗤一笑,“昭儿,且不说此人与太尉府关系密切,她的手里头还有一根两米长的鞭子,你是靠近她不得的,我刚刚差点挨了她的鞭子。”

“此人竟然如此嚣张?”昭儿皱了眉头,越发讨厌百里芷口中的这个人了。

“好了,无事了。你先下去罢,我若有事,自会喊你。”百里芷想一个人静静了,这些天,因为云萧祥这个人的到来,自己已经有些失了方寸了。

昭儿担忧地看了百里芷一眼,后退几步,转身离开了去。

百里芷看着错金麒麟的香炉,里头燃着上好的沉水香。她的柳眉微微皱起,脸色冰如霜,炉子里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只是,不一会儿,昭儿便急匆匆地小跑进来,有些粗喘。

百里芷立即从榻上爬了起来,一抬头,便问,“这是发生了何事,怎的如此慌慌张张?”

昭儿此刻却是笑了,柳眉弯弯,很是舒服的笑容,“小姐,云公子在外面,让我同您说一声,他在侧殿等您。”

百里芷也笑了,她可不是什么好人,哪里有先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糖吃的道理?就算有,自己也不受,他又凭什么认为自己一定会见他?

百里芷笑了笑,微微摇头,听着昭儿还未平复的呼吸,“你去回了他,就说我不想见他,如此污秽之地,还望他尽快离开。”

昭儿不解,却也不敢多问,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是,小姐。”只是她却觉得有些不妥,又问道:“可是,小姐,云公子可是太尉府的人啊,我们就这样将他赶了出去,这样真的不会得罪太尉府的吗?”

得罪吗?

自己都不担心,昭儿又在担心什么呢?反正,在他们这种人眼里,不过就是一个污秽之地而已,没什么影响的。或许,他是真的厌极了这种地方,凌若若不过替他讲了出来而已,想到这里,百里芷的美眸中便又多了几分戾气。

她摆了摆手,却是又躺下了身子,侧了过去,“照我说的做就是了,别的你都不用操心。”

闭上了美目,想起近些时候一桩桩的事情。

云萧还在侧殿里头走过来走过去的,手里的折扇不知道被他打开又合上了多少次,再看桌上的那杯玉观音,却是丝毫未动。

他本就生得俊朗无比,性子顽劣,从来没有这般,蹙眉阴沉着脸过。

昭儿走了进来,看着这个温雅俊朗的男子,想起他来云海风庭所发生的种种。

碎步上前,低了低头,“云公子,您请回吧,小姐说了,她现在身子不适,不想见任何人。”

云萧怔了一下,有些愕然,瞬间却是明白了,到底是凌若若说了太伤人的话,而百里芷,恰恰是性子倔强之人,当凌若若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和她便有了隔阂。

不再去想那么多,只是问道:“昭儿,百里姑娘回屋后,可有什么反常吗?”

“没有,只是说了自己身体不适,然后就睡下了,也没有多说什么。”昭儿却是撒了谎,只是不想两个人闹的太僵,这样,对云海风庭不好,相必自家小姐心里头也会不舒服。

云萧轻叹了一口气,“如此,那就算了吧。我这便回府,也怕百里姑娘见了我闹心。”

听此话,昭儿便是心中已然如明镜,她上前几步,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姐并不是在生公子的气,只是公子的表妹欺人太甚,更何况,我家小姐之前从未受过这样的话。公子和小姐也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了,相必对她的性子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

她没有在说下去了,昭儿明白,云萧是个聪明人,自己这样说,他一定会明白的。

果然,听此话,云萧眉头已渐渐展开,冲着昭儿微微一笑,“谢谢昭儿姑娘的提醒,我知道了。”

云萧已然明白了,这么久了,自己还真是有些渴了,拿起紫色檀木桌上的白瓷杯,喝了几口,点了点头,道:“昭儿姑娘,这云海风庭的茶也甚是好喝,可否送去太尉府一些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