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请自行离去

  • 倾权
  • 风婆婆
  • 2108字
  • 2022-05-26 18:16:22

“哼。”少女冷笑了,忽的一眼看到百里芷手上抱着的衣裳,讶然道,那个……不是萧哥哥的衣服吗?这还是我设计的样式的,我认得!”

百里芷面上一红,倒是忘记手上还拿着云萧的衣服了,但她还是很快的掩饰眼中的惊讶与羞赧,“既然云公子在我们云海风庭暂住,我们自然是要尽心服侍好公子,这衣服……正是我要去给云公子送去的。”

“萧哥哥的衣服也是你能拿的?!”

少女忽的大声厉喝,手中长鞭一抖,那鞭子就像一条长蛇一般,向着百里芷冲来!

百里芷没想到红衣少女竟会忽然动手,她本能的抬手想挡住,却不料身上迟迟没有传来疼痛。

半晌,她慢慢睁开眼睛,却看到墨发白衣,身姿挺拔,却是云萧挡在了她的面前。

他手中握着的,正是那截长鞭!

“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痛?”

云萧放下鞭子,眼中自然流露出担忧的神色,百里芷却是看的一阵心惊肉跳,垂下眸子,平甫心跳,低低道:“我没事。”

刚才如不是他替他挡下,这一鞭子怕是要掉她一层皮。

红衣少女凌若若看见云萧,惊喜道:“萧哥哥,你果然在这!”

云萧淡淡看了她一眼,皱眉道:“若若,你这是在干什么?”

如果她不是他的表妹,就凭刚才这一鞭子,他绝不会放过。

凌若若撅了噘嘴,一副委屈的样子,“我这几天去你府上,姑父姑母大人都说你不在,问了好半天才知道你在云海风庭。”

说着又气鼓鼓道:“萧哥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和若若回家去吧!”

“那个,我在这还有点事,我着人送你回相府吧?”

云萧暗自叹了一口气,估摸着是老总管将他给出卖了。不过能受得住若若的磨缠,天底下估计没几个。

凌若若一听,秀美皱了起来,“是不是这个可恶女人让你留在这里的?!我就说,萧哥哥怎么可能不会见我!”

“若若,你怎么说话的?”云萧心下叹气,语气也严厉起来,“你未尽允许就跑来这里,还在这里辱骂掌事,岂不是败坏相府名声?”

“我……我……”

凌若若听到云萧的话,眨了眨眼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她的萧哥哥以前是不会这样和她说话的,一定都是这个这个女人的缘故,萧哥哥才会对她!

“我相府再怎么样,也比这个淫窝好!”

百里芷睁大了眼睛。

她居然将云海风庭和秦宫楚馆相提并论,甚至更不堪!

云萧的脸色也变了,他飞快的回头去看百里芷。

却看到百里芷的手在袖中握紧了,身子也退后几步,与他拉开一段距离,望着他的眼神,冰冷凉薄。

“云海风庭不堪之地,留不得两位大驾,还请两位速速离开此地,免受玷污。”

说着,她唤来侍女,将云萧的衣服交给她,“请将云大公子的衣服再去清洗一番,切记要沐浴更衣,再行归还。”

她这一番话毫不留情,这云海风庭怎么也是在她手里掌管,到如今

她费了多少心血浇筑在上,这是她绝不容侵犯之地。

何况这关乎着风庭里百来位未出阁姑娘的名声,她身为掌事,有责任为她们负责!

昭儿看见自家小姐这个样子,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云海风庭可是她的心血,平日里又与姑娘们交好,小姐怎么可能会不动怒?!

虽然不知道这个红衣的小丫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她身为云海风庭的一份子,也是感到愤怒。

当下昭儿就拿起衣服,冷漠地看了一眼云萧和凌若若,却不料看到云萧看着百里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是啊,这是凌若若出口侮辱,其实……并不关云公子什么事……

何况看云公子这个神色……

想着几天前小姐看着那衣服的神情,昭儿只得暗自叹息,接过衣裳走了。

这边百里芷神色淡漠地一拂长袖,也打算离开。

却不料云萧叫住她:“百里掌事请留步?”

百里芷眼睫一颤,犹豫片刻还是转头,“云公子还有什么事?”

云萧走到她的面前,鞠了一躬,“在下为若若向掌事道歉。若若年纪尚小,冲撞了掌事,还请恕罪?”

百里芷清冷的笑了,“云公子这话,阿芷倒是不明白了。这偌大的云海风庭,什么时候竟是阿芷一个活人了?”

云萧眸色一深,还未待说话,凌若若开口了,“我哪里说得不对?这云海风庭本来就是供王孙贵族选姬来着的。何况这里不是你掌管的?!”

“若若,你还不住嘴!”云萧皱眉,已经有点动怒,“快向掌事道歉。”

“我……我没说错。”凌若若自是不情愿,小嘴撅的高高的。

“不必了,姑娘说的没错,所以这里还是留不得两位,还请自行离去吧,恕阿芷不能相送!”

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去。

留下满地委屈不堪的凌若若,还有一脸气急败坏的云萧。

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嘟着小嘴的凌若若,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良久,才轻声说道:“若若,你平时蛮横不讲理也就罢了。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这里不是云府,也不是你的凌府。更不是你胡搅蛮缠的地方!”

凌若若一脸茫然,她从来没有想过,向来宠爱她的云萧哥哥今日里,竟然会为了一个旁人来指责自己。

她一时之间,却是说不出话来,委屈到极致,眼里噙满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云萧。

可现在的云萧正是在气头上,看到凌若若的模样,也觉得不如之前可爱,只是突然有些心烦了。淡淡地看了看凌若若,拂袖离去。

凌若若跺了跺脚,只是在后面焦急地喊道:“云哥哥,云哥哥。”可是,那离去的身影却是像没有听到凌若若的声音,只是挺直了腰杆,大步地向前离去。

百里芷面色清冷,一路小跑,甚是委屈。自己掌管云海风庭这么多年,还没有被人这样说过。

如今,竟然冒出来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说云海风庭只是一个淫窝。真是可气可憎!

昭儿刚刚从屋子里头出来,就见百里芷的脸色很是铁青,接了百里芷的褪掉的外衣,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