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怒火难遏

  • 倾权
  • 风婆婆
  • 2036字
  • 2022-05-18 14:54:15

他又嬉皮笑脸地凑上去,“否则的话,云萧寸步难行,还得请掌事劳累将我抱回去了。”

百里芷看他又没个正形的样子,愤愤然道:“阿芷手脚粗苯,若是将公子摔得少胳膊少腿的,倒是不好向太尉大人交代了!”

她的话里是威胁的味道,听在云萧耳里却是别有一般娇嗔的意味。这样含羞带怒的风海云庭掌事,平常有几人能见得到?

百里芷说完也不再理他,向着里面缩了缩,合上眼。

云萧也不再逗她,微笑着也闭上了眼。

且说百里芷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摇了摇自己的胳膊,睁开眼一看,可不是云萧?

只见他将一根手指竖在嘴边,这就听到门上一阵轻响,却是有人在开锁。

云萧搂着百里芷轻轻一带,两人就转到了门后。

门打开来,等他们进来之后,藏在门后边的两人又悄无声息移到了屋外。

云萧这才放开百里芷来。

百里芷整了整衣裳,低低道了个谢,抬脚就走。

经过这一夜与云萧的相处,她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这让她害怕,以至于让她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他的身边。

看着百里芷匆匆离去的背影,啪嗒一声,云萧摸出一柄纸扇,掩盖住翘起的嘴角。

天刚擦亮,百里芷想要赶在昭儿发现之前回到瑶阁,却不料刚进门就和一人撞了满怀。

“啊,小姐?”昭儿一看是百里芷,惊讶道,“小姐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我……我也是刚起。”百里芷简单说明了一下,就往里面走。

“小姐……”

小姐这是骗谁呢?那身上还披着一件男人的外袍,还刚刚起来?

那外袍,看着……竟是很眼熟?

昭儿若有所思的笑起来,跑去给她打水洗漱去了。

当她端着水盆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百里芷端坐在床边,手里拿着那件外套,正怔怔地盯着看。

昭儿看到这,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笑嘻嘻放下了水,道:“这件袍子,针线紧密,料子也是上乘,不知是哪家公子的呢?”

百里芷连昭儿进来了也没发现,突然听见声响,只是吓了好一大跳,慌忙将衣服往被子里塞。另一边暗恼自己不小心,怎么和云萧分别时,竟是忘记将他衣服还给他?

“哎呀,都看见啦,小姐。”昭儿将手摸进被子,将衣服拿来出来,仔细打量。

她从小跟在百里芷身边,感情胜似亲姐妹,何况她何曾见过她如今日这般慌张的模样,便也起了玩笑之心。

“这衣服看上去,不是云……”

昭儿话还没说完,就被百里芷捂住了口。

只见百里芷薄面含粉,佯怒道:“这不是谁的,是我今儿个捡的,你信是不信?”

当然是不信啊,昭儿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小姐啊小姐,你这举动可不是此地无银吗?

百里芷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是不相信的,就将衣服扔到她面前,“那你将这衣服还给他的主人吧?”

昭儿见她这样,哪里还是平时镇定能干的百里掌事,这害羞小女人是谁啊?

心里却不是不欢喜的。

这么多年了,她亲眼看着小姐替皇室贵胄在风庭选了那么多的姑娘,将多少姑娘的终身给托付了出去。可是她却从没有替自己打算过,甚至没见过她和哪个男子多说一句话。

眼看着小姐也已经到了出阁的年纪,可百里本家却从没提起过给小姐说上一门好亲事。她心底里也是为小姐担忧的。

当下笑嘻嘻接过了衣裳就要往外走,还没走到门边,又被百里芷叫住。

“这个,还是先洗干净了再还吧……还是先等等。”

百里芷拿过衣服,没等昭儿回过神来,就径自洗漱起来了,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

昭儿只得偷笑摇头。

且说这件衣裳被百里芷好生洗干净,又放在暖阳轻风中沐浴了一整天,最后终于被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桌子上。

百里芷遣走了众人,独自一人往云萧屋子方向走去。

正走到一处荷塘水桥之上,忽听身后一阵厉喝:“原来就是你?!”

声音娇俏清脆,却是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百里芷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一阵白光擦着自己一闪而过,一缕青丝悠悠落了下来。

百里芷心中一惊,回头一看。

只见身后站着一位红衣少女,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面容清秀娇艳,眉心一点半开的梅花。一袭红衣,窄腰束身,长长的青丝束在脑后,给人以清爽明丽的感觉,只是正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而她手中握的,正是一根鲜红的皮鞭。

百里芷看来者不善,遂脸上浮上一贯待客的微笑,问道:“姑娘是何人,如何出现在此?”

什么时候云海风庭,竟是这样旁人如出无人之境了?

一众守卫终于赶到,“掌事赎罪,这……这位姑娘,硬是要闯进来,我们拦不下啊!”

百里芷微微皱了皱眉头,抬抬手让他们下去,还没有说话,红衣少女已经开口了,“你就是云海风庭的掌事?”

语气里是大大的不屑。

百里芷挑了挑纤细的黛眉,“阿芷不才,正是这云海风庭的掌事。敢问姑娘是?”

这少女随意进出也就算了,现在更是出言不逊,百里芷心里也是微微不悦。

只是看这少女的模样,不像寻常人家。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她还是决定按兵不动。

“我是谁不要紧,我只问你,是你将萧哥哥留在这里,不让他回去的?”少女用鞭子指着她,问。

什么?倒是百里芷惊讶了。

这云海风庭姑娘倒是不少,但是少女口中的“萧哥哥”,想来想去也只有云萧云大公子了!

只是,什么时候,竟是自己求着她的萧哥哥留在云海风庭了?!

百里芷心中轻轻冷冷的笑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淡淡道:“姑娘的话我倒是不明白了,云海风庭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但也不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更勿论,什么时候我们云海风庭还做上强求的买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