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她的表妹

  • 倾权
  • 风婆婆
  • 2070字
  • 2022-05-18 14:54:15

看到他的脸变得痛苦起来,百里芷抬袖笑起来,一副计谋得逞的模样。

云萧反应过来了。这菜又酸又咸,哪里味道还不错,明显是百里芷在捉弄他。

但是毕竟还是自己第一次亲手做的菜,挣扎了半天,还是咽了下去。

两人看着这道品相和味道都摆不上台面的笋烧肉丝,笑成一团。

“好了好了,就算是大厨,也是从什么都不会学起的,只要多练习几次,以掌事之聪慧,当上名厨也是指日可待。”

百里芷看着他,真心露出笑来,轻轻道:“这次......谢谢你。”

虽然菜是没能成功,但好歹是迈出了第一步,怎么也算是第一次做了出来,也是美好的回忆。

“掌事若是想答谢我,就早些学会这道菜,让本公子享享口福罢。”云萧笑道,“时辰不早了,我们快将这里收拾收拾回去罢?”

两人收拾好,百里芷将手搭上门,脸色变了。

云萧见她神色有异,上前道:“怎么了?”

百里芷担忧道:“门锁了。”

“什么?”云萧将门拉了拉,只见门丝毫不动,忙道,“我去检查检查,看看还有没有别的门。”

云萧转了一圈,无奈笑道:“不知道说你们云海风庭粗心大意还是一丝不苟,连窗户都锁死了。”

之前的灶火是没看见有异,现在保卫措施还真是毫无漏洞。

百里芷不安起来,他们这出不去,难不成要在这里面过夜,还是和云萧两个人?

这万一要是传出去......

百里芷不敢想下去。

云萧摊了摊手,无奈道:“没办法了,只能委屈百里掌事在厨房过上一晚了。”

百里芷当然是不愿意,只转过身去,慢慢道:“云公子......可能将窗户给撬开?”

云萧哑然失笑:“大小姐,这要是撬开,声响太大,你保证巡夜的不会过来?”

百里芷当然也是想过这个可能性的,但还是想问问,试图能够听到肯定的回答。然而被云萧否定,难道他们真的就要在厨房过夜了?

百里芷不愿意归不愿意,但此刻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也只得作罢。

她走到一旁去,坐了下来。

云萧见她敛目静言,一副专心致志等待天亮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道:“我说,大小姐,你就这样坐到天亮吗?”

他挑亮了灶火,将手放过去试了下温度,走到百里芷面前,拉她到灶前,道:“现在春寒料峭,夜晚温度很低,你穿的单薄,还是在这里取取暖罢?若是百里掌事受了风寒,那可就是云萧的罪过了。”

百里芷见那地上草木灰尘甚多,犹豫着要不要坐下,云萧看出她的纠结,拍了拍地面的灰尘,道:“大小姐,现在还顾忌那么多啊?你看咱两衣服也脏的可以了,还是身体重要,就不要嫌弃了罢?”

百里芷听了他一番话,也不愿意被他小看,也就坐下了。云萧见她坐下,也毫不介意的坐了下来。

百里芷见他也坐下来,还靠的自己那么近,忍不住往旁边挪了挪。

云萧又靠近过来,百里芷恼怒地看着他。

云大公子笑嘻嘻道:“百里掌事可别误会,你看这天气如此寒冷,靠的近些才好驱寒啊。”

百里芷听他这样说,的确是感到了温度降了下来,虽有灶火,但还是紧了紧衣服,往里靠了靠。

云萧看她的模样,叹了口气,将外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百里芷正要拒绝,云萧却按住她的手,一本正经道:“百里掌事和我见外了是不是?此次出来是我强求掌事,如果掌事得了什么风寒,甚至三长两短,那我云家如何向百里家交代?你若是担心我受寒,那可不必担心,我云萧别的长处没有,就是身体结实。”

百里芷知道见他严肃的样子,倒是不知如何拒绝了,慢慢收回手,靠在墙上,也不再说话了。

云萧见她没有再拒接,也就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双臂枕着头,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过了一会,云萧毫无睡意,便轻轻问道:“你睡着了没有?”

百里芷何尝这样和一个男子这样共处一室过,哪里睡得着,虽然眼睛闭着,但是心思依旧活跃,见云萧这样问她,也不回话,装作睡着的样子。

云萧轻轻凑过去,看着她脸向着里边,眼睛虽然合着,但是眼皮还在动着,便知她并没有睡着。

百里芷感觉到一股暖气向自己袭来,便知道是云萧凑过来了,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

云萧见她没有睡着,就放心说话了:“我睡不着。”

百里芷没有说话。

云萧那边过了一会,才慢慢道:“你为什么会进云海风庭呢?百里家世代为官,令尊乃当今大晋太傅,虽然是个闲职,但是名望极高。就算你不进风庭,以掌事的品貌出身,也不愁着找个好人家吧?”

百里芷心里忽然感到一阵哀伤:是啊,所有人都认为百里家乃大晋名门望族,她身为百里家嫡长女,出身高贵,何愁找不到好夫婿,为什么要进入云海风庭呢?可是,如果百里家对她的期望并不止如此呢?

“是啊……我也不知道呢,是什么原因让我进来呢?我好像……不明白百里家到底为什么要让我进来了。”

云萧听她声调悲切,忍不住看过来,只见她闭着双眼,却有泪顺着光洁的脸颊流了下来。

云萧忽然间一阵心痛,忍不住靠得更近了,握住了她的手,只觉得她的手一片冰凉。

百里芷一阵惊慌,将她的手迅速抽了回来,擦掉眼泪,不再说话。

云萧感受到她的体温,看着她雪白优美的颈项,忽然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于是情不自禁的,云萧伸手,修长有力的指节又搭上了百里芷的肩头。

然后,他就摸到了一根细长的、冰凉的银针。

百里芷回过头来,学着他一般,笑颜卿卿的道:“云大公子是不是还想试试麻醉的滋味?这次可就是全身了?”

“哎,别别别,还请百里掌事千万手下留情!”云萧赶紧将手放下来,抱拳道,“百里掌事的针太厉害,我这手才能动来着,可千万不能再僵了,否则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