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招新
  • 玉京风华
  • 只香留
  • 3014字
  • 2022-01-31 09:33:47

玉京。

闹市的一角,一个头戴五光色八宝珠钗,身穿翠绿映花点绛百褶裙,肤如凝脂,手如柔荑,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淡扫娥眉眼含春,樱唇不点自朱,眼睛灵动,像一轮皎洁的月亮,盈盈纤腰不堪一握,笑起来没有人间烟火气的女子,坐在六角玲珑八宝亭内,手捂着肚子,面色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在她身旁站着的,是两个身材瘦弱,双目树直,大约二十几岁的小厮,这两个小厮点头哈腰,弯下腰来对她说:“小姐,咱能不去六扇门吗?”

该女子两拳一挥,重重的击打到了两个小厮的脸上,两个小时吃痛面部扭曲:“我要说我要去六扇门了吗?给我把卖烧饼的那家伙给我找来,我今天吃了他的烧饼,现在都还肚子疼。”

其中一个小厮挤眉弄眼的说道:“小姐,我看您这也不像肚子疼啊!”

“少废话!让你去你就去,你想疼死我吗?顺便把郎中请过来,让他给我看看!”她两腰一叉,一只脚踩在石凳上,扬起了眉毛,指手画脚的说道。

“是是是,我这就去叫那个卖烧饼的。”那个小厮点头哈腰的点了点头。

两个小厮相搀扶着出去了,路上的人都抬头奇怪地看着他们,因为他们两个人的脸部青肿,一看一定是遭受到了什么重创。

该女子凌厉的看了两个小厮的背影一眼,愉快的拍了拍双手,离开了座位,飞身一跃,跳上了房顶,踏着房顶足尖点地,却不了脚被裙子绊了一下,她就直直的从房顶上摔了下去。

“该死!”她立即翻身做了一个后空翻,稳稳的落到了地上,头上的簪子掉落了一地,发丝凌乱的散落了下来。

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左右看看,闪身进入了一家服装店。

再次出来的时候,她从后门的窗户溜走了,身上已经换了一件男装。

再次,飞身上瓦,向着六扇门的方向飞去。

“哐!”她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面前是六个鎏金的朱红色漆制大门,大门的正中央写着一块桃木牌匾——六扇门。

她心头一喜,阔步走进了六扇门中。

刚一进院子里,就听见一阵响声:“当当当!”

循着声音看去,原来是有人在敲锣,那人穿着六扇门的服装,模样差不多有40多岁,身材壮硕,一看就是六扇门的捕快,他的模样这么强壮,一看就是没少经过训练,看着这个人,她心头微微有些打鼓。自己这么瘦弱的一个女子,能否通过考验?

但是一想起小时候暗门门主对于自己的严苛训练,自己所掌握的武功和轻功是极佳的,想必通过考验也不成问题。

想到这儿,她终究还是放的轻松。

而在院落的其他地方,分布着各种各样的人,一看都是来参加今天的海选的。

她非常好奇,插着手在旁边等待,顺便也听一听别的人在讨论些什么。

这么想听他们说什么的时候,中央响起了一阵声音。

“来都静一静,来都静一静!”那个中年捕快说道。

现场立马都肃静了下来。

“大家都是今天来参加六扇门招新的人吧,那么上前来登记一下。”这个中年男人放下铜锣,从身后取了一个折子,又执有一个毛笔,站在中央,面色严肃的看向大家。

立刻的,六扇门门口排成两队,一队男人,一队女人,她知道了以后,同样也站在了队伍当中,其实这一排女子队伍只有三个人,一个小萝莉,一个小少女,一个她自己,虽然都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但是想必大家来参加这场比试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想到这儿,她会心一笑。

随即,那个中年男人抬起头来,朝着大家说道:“一个一个来过这儿来登记,不要着急。”

本来按耐不住的人们,都静静地立在了队伍当中。

“第一个,叫什么名字?”

“唐承鸡。”

“哈哈哈哈哈!”顿时,众人一阵哄笑。

“噗,怎么还有人叫这名字?”她心头偷偷的笑道。

“肃静!”这个中年男捕快严厉的大吼了一声,现场立马又陷入了安静。

“下一个。”

“房出名。”

“周甘棠。”

“武姝。”

“……”

“你叫什么名字?”

她上前一步,抬头,郑重其辞的说道:“林婉儿。”

“林婉儿……林婉儿……你是不是林家大小姐?”中年男人抬了抬眉头,略带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正是。”林婉儿严肃的点了点头,顿了顿又说道:“你相信我,我绝对是来好好参加六扇门招新的。”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先下去吧!”中年男捕快微微的点了点头。

“好的。”林婉儿微微颌首,向着旁边走去。

中年男捕快手中的笔尖飞速的在纸上旋转,写完了之后,继续皱眉说道:“六扇门不是你们娱乐的场所,即将要面临什么,大家心里都应该有数,来之前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可不是过家家跟你们玩的地方!”

众人纷纷认真的点了点头,纷纷严肃下来说道:“知道了。”

“知道就好,下一个!”中年男捕快继续道。

林婉儿撇了撇嘴,这话难道只是说给她听的吗?可自己真的不是来胡闹的,她想来做的事情,就是为民断案,为朝效力,是来做这个的,可没有闹着玩。

不过这话有可能说的是大家,因为每个人都不太正经,甚至嘲笑同学的名字。

不过,那个唐承鸡的名字可真是太搞笑了,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怎么想的。

想到这里,林婉儿忍不住捧腹大笑,差点没把肚子笑裂。

“当当当!”台中央又响起了一阵敲锣声。

林婉儿咳了咳嗽,立即看台中央要说什么。

“你们大家先熟悉熟悉对方,说不定咱们以后就是同僚,将来在一个屋檐下工作,咱都是来断案,为朝廷效力的,相必大家的目的都一样。既然大家都是这么想,那么想比下来的比试会很精彩。所以大家尽快熟悉熟悉,做好准备,一会儿我们就进行比试,只有通过考核的人才能入选六扇门,行了,暂时解散吧!”这个中年男捕快声音洪亮,让在场的人全部都听到了。

大家纷纷推推攘攘的私下开始扎堆站立,林婉儿也加入了讨论当中。

“介绍一下,我叫姚姬!”一个用红线扎成丸子头,身穿火红色衣服,萝莉模样的矮个子小女孩朝着大家伸出了双手。

“你原来就是姚姬啊!江湖人称金凤凰的武林少女,听说你爹是武林至尊吧!”一个穿着绿色锦衣的十五六岁少女说道,这个女孩就是刚才的武姝。

“呀,别说了,多害羞啊!”姚姬挥了挥自己的手爪,害羞的别过头去。

“这……这小姑娘家家的参加什么捕快?家……家里没人了吗?”一个男人忽然走入了他们的圈内,来人正是唐承鸡。

“你……你走开走开走开,我们三个女儿讨论事情,关你什么事?”武姝伸手推唐承鸡。

唐承鸡忽然之间调戏的说道:“哟哟哟,手……手在哪儿呢?我……我看是你不知道女戒二字咋……咋写吧?”

此时,武姝才意识到自己,仿佛是摸到了男人的胸口,连忙小脸一红,后退一步:“你……你不要乱来!”

“哟哟哟,到底是……是谁乱来?”唐承鸡晃了晃风流的头发,道。

“切,装风流,姐姐,我们不要理他,我们走。”姚姬推推搡搡的拉走了武姝。

唐承鸡抱臂而立,看着三个人离去的背影,切了一声就要走,后背忽然多出了一只胳膊:“兄弟,干嘛呢?刚来就调戏女孩子?”

“谁……谁调戏女孩子?”唐承鸡继续结结巴巴的说道。

“啧,兄弟,你是不是有点儿口吃?”房出名搭在他的肩膀上,紧紧搂了搂他。

“你……你知道就好啦,我……我这毛病改不了!”唐承鸡摇着头说道,无奈的叹了口气,眼里也尽是无奈的神色。

“兄弟,我理解你,我小时候也是口吃,后来把这毛病改了……”房出名乐呵呵的拍了拍唐承鸡的肩膀:“我小时候……”

“没想到咱们三个女儿来做捕快,我还以为一个女儿都没有呢,谁还不是在家做女红写女戒的?根本就不让出来做捕快,你们两个是怎么想的?我只不过是想出来挣点外快,我家太穷了,什么武林至尊,其实压根就是一个要饭的……”姚姬叹息着,摇了摇头。

“你到底几岁啊?我看你也不过才十二,三岁的样子。”林婉儿撇着嘴,看着她。

“不是。我已经及笈了的,只不过年龄看着小而已……”姚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林婉儿明了的点了点头。

“当当当!”锣鼓声再次响起,大家肃静。

“好了好了,我相信大家已经熟悉的差不多了,我们的比试即将开始了,我在这里说一下比试内容。”中年男捕快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