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百万级入账
  • 首富从翡翠开始
  • 古西米
  • 2107字
  • 2021-12-31 19:02:13

晚上,唐老和刘应驰回来看到料子的时候都惊呆了,酒意瞬间就醒了大半。

看着楚东和唐彤彤,一脸不信的道,“这么一下午功夫你俩就弄到这么好的料子?”

唐彤彤纠正道,“是楚东挑的,和我没什么关系。”

唐老和刘应驰目光都落在了楚东身上。

这小子是踩了狗屎运还是有什么独特的方法,连续大涨的几率不说没有也绝对小的可怜。

楚东迎着两人的目光装作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别这么看我,天赋这东西,我也说不好的,爹妈给力我也没办法!”

“你小子..”

唐明翰笑了笑,越看楚东愈发满意,“楚东小友,你放心,这些料子我肯定给你一个合适的价格,不过我还要和公司商量一下,晚一些给你答复。”

楚东没什么意见,指着鸽子蛋大小的余料道,“唐老,这个余料帮我雕一个小猪吊坠行吗?”

楚东属狗,比萧晴大了一岁。

唐明翰点头道,“这个很简单,等我找人雕好再送给你。”

晚上,吃过晚饭,楚东忽然收到银行的短信。

建设银行:您4412的储蓄卡收入2600000.00元,可用余额为:2603214.62元。

楚东看着余额数了两遍,兴奋的在床上打了个滚。

他喵的,老子也是有钱人了。

楚东立即掏出手机,给萧晴发了几个笑脸的表情,等了几分钟没见萧晴回信息。

楚东等不及了直接把电话打了过去。

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

“怎么了?这时候给我打电话?”萧晴的声音略显急切。

时间有什么不对吗?

楚东看了下墙上的时钟,现在是下午6:32

楚东没多想,笑嘻嘻的说,“想你了不行?而且我今天发财了,有什么想要的礼物没有?”

萧晴根本不信,“切,你趟床上钱就掉下来了?吹什么牛啊。”

“是不是吹牛你到时候就知道了,你最近忙啥呢?信息回那么慢,打电话还经常不接,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是啊,你有本事就赶紧回来抓奸,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萧晴笑着说完,忽然话筒有声音在远处喊萧晴的名字,萧晴答应了一声,连忙道,“我还有事,晚点打给你。”

“什么..”楚东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看着电话,楚东觉得萧晴一定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等翡翠公盘结束,要赶紧回去了,看看那个丫头到底在搞什么。

晚上,楚东等到很晚也没等到萧晴的电话,第二天一早萧晴才打过来。

楚东问她也不说,只是说等他伤好了再告诉他。

楚东只能作罢。

宾馆餐厅。

楚东拿了两个茶蛋,一根油条,一碗粥和唐老三人坐在一张桌子吃早饭。

楚东随口道,“以前每逢重大考试,我妈都给我准备这样的早餐,期望我能考个100分。”

“但是她不知道,现在很多科目满分是150了。”

看着楚东拿的食物,几人会意的笑了。

唐明翰说起正事,“今天要去另一家看毛料,这批毛料有两伙人看过了,所以选的时候要小心点,没什么把握尽量不要出手。”

楚东知道这是讲给自己听呢,想了想道,“唐老,我就不去了,自己转转,你们去吧。”

见三人目光都看向自己,楚东解释道,“蒙两次就不错了,再蒙涨了我怕遭雷劈啊,还是养养运气,等公盘时候再看看吧。”

楚东明白,去了也不能出手,否则再开出个大涨谁不怀疑他有问题?

既然去了也不选料还不如不去了,到翡翠市场练练感知更好。

“也好。”

楚东能有这份沉稳心性唐明翰还是很高兴的。

“你还要去翡翠市场吗?”唐彤彤扭头问道。

“恩,挺热闹的,再去转转!”楚东道。

“用我陪你去吗?”唐彤彤有些担心楚东被人坑了。

楚东昨天能拒绝那么多人给出的高价,坚定的留给了唐家,唐彤彤嘴上不说,心里已经把他当值得交的朋友了。

“不用,应该就是转转,不会买。”

“行,如果有看中的,又摸不准价格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过去。”唐彤彤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她当然更喜欢跟着爷爷去选毛料,更涨知识,也更有挑战。

吃过饭,楚东又来到翡翠市场,因为昨天他切出了大涨的料子,有一些人还记得他,时不时有目光落在他身上。

楚东就当毫无所觉,路过一个摊位的时候,看到昨日唐彤彤要买的石头还在,老板却是换了个中年妇女。

楚东磨破了嘴皮子,最后以1万8成交。

拿着石头,楚东知道一定有的赚,但还是心里腻歪,这多花的2000块死的太冤了。

事实再一次证明,在讲价天赋上,女人比男人更擅长。

楚东拿出手机给唐彤彤拍了照片发过去。

唐彤彤马上回了消息,“是昨天那块石头吗?你买了?”

楚东:“买了,摊子换老板了,多花了2000块,极度心疼中..”

唐彤彤打了个笑脸:“赚那么多还这么小气。”

“该省省该花花,骑着二八去酒吧嘛,这石头送你的,我摸过了,应该能涨。”

“切...那小女子就先谢过了!”唐彤彤知道这是楚东在表达感谢,也没推辞。

......

一晃就十天过去,这些天楚东买了10多块石头练手,基本都切垮了,也有一个涨了,最后居然没亏多少钱,基本保持了本金不变。

他故意如此也是为了做给唐老几人看的,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做了可能看不到有什么用,不做很可能悄悄埋下了隐患。

春季悄悄过去一半,天气渐渐暖和,公盘终于开始了。

翡翠公盘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必须有资格,楚东以唐家的名义自然什么也不需要。

公盘分明标和暗标两种,明标类似于拍卖性质,价高者得,暗标则是需要填写卡片,写好想要的毛料编号,给出价格再投入竞标箱,然后箱子会在固定时间打开,揭露谜底。

公盘暗标占绝大多数,明标反而是少数,但为了调动气氛,明标一般就在公盘刚开始的时候。

明标会场,一台吊车吊着一个磨盘大的石头落在了会场中央。

主持人拿着话筒介绍,“这是宋老板提供的一个全赌料子,各位老板可以上前观看了,五分钟后开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