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分成
  • 首富从翡翠开始
  • 古西米
  • 2292字
  • 2022-01-10 16:08:41

行驶到指定位置,船停下,吸水泵开始工作,洗矿机上的高压水枪喷出一条条小手指粗的强力水柱。

挖掘机将矿料倾倒在洗矿机上,这些水柱会将石头上的泥沙冲下来,再任由它们滚落回海里成为废料。

金子的比重是远超石头和沙子的,洗矿机的原理是利用水的冲力将比重更大的金子留在洗矿机内,其余的砂石会被水流所冲走。

因为是第一天挖金,罗莎也来到了船上,看着挖掘机将一铲铲的矿料送进洗矿机,祈祷多挖点金子。

楚东拿着对讲机一直在跟波顿沟通,他能看见矿脉的情况,包括宽度,深度,走向。

所以他需要波顿按照他的思路来开采,如此才能获得最大收益。

罗莎在一边时不时还要帮着翻译,楚东的英语水平有很广阔的提高空间。

波顿从来没这么作业过,其实这样会很烦躁,但加钱能抚平内心的躁动。

中午!

“嘿,老板、波顿,你们快来看啊。”伍德爬上了洗矿机惊喜的冲着下面摆手。

波顿快速将盘子中的牛肉送进嘴里,三下五除二的爬上洗矿机,看着金灿灿一片的洗矿槽都惊呆了。

他从来没见过洗矿槽被金色铺满。

“老板,你发财了。”

波顿兴奋和伍德拥抱在一起,激动的发出怪叫。

楚东不用上去也能感知到洗矿槽的情况,他高呼道,“是我们发财了,我想拿出百分之一的黄金分给你和伍德。”

听楚东这么说,波顿和伍德表情夸张的再次欢呼。

这可能要比他们的薪水还要多。

伍德:“老板,你真是最棒的老板,说真的,你应该上来看看这美丽的风景。”

楚东摇摇头,“我想我们该继续创造奇迹了。”

“是的老板!”

波顿立即爬下洗矿槽,钻进了挖掘机。

中午吃饭只耽搁了不到20分钟就继续作业。

白令海的白天时间很短,就算在夏天最长的时候也只有9个多小时,他们必须在这个时间内尽量的多挖出矿砂。

下午,楚东和波顿的配合渐渐有了默契,而有了分红的诱惑,波顿也不再发牢骚,很听话的按照楚东指示操作。

楚东已经证明了他的指令是正确的,虽然这有些不可思议,但管它呢,只要赚钱就好。

天渐渐黑了下来,挖金船结束了一天的作业。

取下洗矿槽的时候,几人既期待又兴奋。

将洗矿槽的矿砂倒入精洗机,去掉细小的砂石,黄橙橙的金子彻底浮现出来。

一天的收获即将揭晓。

看着把茶缸装满了大半的金子,就连最担忧的罗莎都露出了笑容。

“真是巨大的收获,船长先生,你真是个让人惊叹的小伙子。”赶来的收购商看着这么多的金子同样很激动。

这代表他们今天的收入也会很可观。

收购商是以数量来赚钱的,金价是很透明的,他们赚的只是加工提纯这些中间环节的微薄利润。

随着收购商进入房间称重,最后显示这些金子足有8268.34克,按照白令海96个色的纯度,再按照每盎司1330元的当日金价一共是364110美元。

楚东当面分给波顿和伍德一人600美元,“这是今天的薪水,然后是你们的分红。”

楚东又给了两人一人1820美元。

楚东既然做出决定就会按照规矩办,不会多给一分,也不会少给,给多了会让他们找不到标准,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给少了言而无信只会让人反感,甚至不如一分不给。

波顿和伍德拿到钱兴奋的狠狠击了一下掌。

“老板,你真是个伟大的船长。”

“我们明天早6点出海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才是楚东的目的,只要付出很少的钱就能调动起他们的积极性,甚至不需要他督促就会自发的干活。

而受益最大的却是楚东。

想想吧,他们每天只要多挤出一小时的工作时间,收益中的百分之99都是楚东的,工作中效率提高百分之20,楚东的收益就是数以万计,而他只是付出了很少的一部分。

“希望你明天还有今天的好运。”

收到转账,楚东和收购商罗莱恩科握了握手,“会的,还请你暂时帮我们保密。”

罗莱恩科看着楚东黑发黑瞳了然的点头道,“放心,我不想失去我的客户。”

从罗莱恩科房子里出来,楚东也和伍德、波顿叮嘱了一遍,免得他们得意忘形的说了出去。

楚东心里很清楚不会瞒太久。

其实他手续齐全,一切合理合法理应没什么好畏惧的。

但这里是异乡,别人眼红的话使一些小伎俩是很正常的事,尤其是老杰瑞。

楚东在他的海域淘到大笔黄金他会甘心吗?

楚东不得不防。

......

松江省

辽源县医药公司

徐丽拿着一盒包装精美的点心推门走进财务室的办公室,见办公室人都在便笑着说,“大家都在呢,这是我从香江带回来的一些小点心,都过来尝尝。”

“徐姐太客气了,知道你回来了正想过去看看你呢,这么久不见都想你了。”

“是啊,香江一定很好玩吧,去了这么多天,我们都怕你乐不思蜀了。”

徐丽笑容更灿烂了,嘴上却说,“嗨,没什么意思,香江也就那么回事吧,哪儿也不如家好。”

徐丽是办公室副主任,为人不错,平时谁有事请个假一般都不会为难,就是特别爱面子,公司上下都知道她的性格,平时一般都是捧着聊。

何淑华接过徐丽递来点心看了几眼,“这点心包装真不错,应该很贵吧。”

不等徐丽接话,旁边的一个同事惊讶的看着包装,“是奇华饼家的点心啊,这个品牌我知道,在香江很有名的,很多明星都买,确实很贵。”

徐丽捋了一下头发,笑着说,“贵贱都是一些糕点,没什么了不起的。”

徐丽嘴上说着,手却没放下来,一直放在耳边,做着撩头发的动作。

这时几人都注意到了徐丽手上一块银色表链,粉色表盘的精美手表。

“徐姐,这是劳力士吧,在香江买的?真漂亮,特别适合你!”

“劳力士啊,很贵的吧。”

徐丽装作不好意思的放下手,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贵,香江那边表便宜,也就五六万块钱,其实我没想买的,你们姐夫看到了非要给我买,怎么也拦不住。”

徐丽晃了晃手腕,“买就让他买了,我看着也确实挺漂亮的。”

“姐夫这不是爱你嘛,真羡慕你们感情。”

何淑华比徐丽大了几岁,年轻人吹捧她也没参与,此时却是有感而发道,“我家那个木头要是有你家一半都行了,就送过我一个金戒指,还是结婚的时候。”

徐丽正要说话,忽然敲门声响起,随后进来三个画着淡妆,统一OL职业装束的年轻女子。

“请问何淑华何女士是在这间办公室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