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幕
  • 蛊师之苗疆圣女
  • 莲琊LY
  • 1424字
  • 2022-05-24 15:31:18

十四年前,京畿郊外。

溪边冷风吹来,浅滩上坐着两个女人,她们身后不远处停放着一架马车。

那套车的骏马此刻正沿着溪水悠闲的啃着青苔。

阿宝揣着手,蹲在火堆旁边拨弄着埋在火灰里的番薯,旁边坐着个孕妇,看那肚子起码也是怀孕七八个月了。她有些奇怪地开口问道:“镜姐姐,你就这样逃出来,不会后悔吗?”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镜姐姐像是在反问阿宝,又像是在自嘲。

后悔吗,肯定是后悔的。

但她不是后悔自己从那座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府中逃出来,而是后悔自己当年识人不清,痴心错付换来的是至亲族人的死亡,还有苗寨的覆灭。

阿宝拿着棍子在火堆里扒拉了几下,挑了一个已经烤熟的番薯出来,她用一块不算很新的手帕将番薯捡起来,擦掉灰递给身边的镜姐姐:“出来这么久了,你一定很饿了,你先吃。”

“阿宝,谢谢你。”镜姐姐也不矫情,她现在确实有些饿了。

阿宝嘟囔着:“可是,镜姐姐以后打算怎么办呢?”

“走一步,算一步。”镜姐姐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腹中的这个孩子还不知是男是女,她觉得有些对不住这个孩子,注定这往后的一辈子,都要让他成为没有父亲的孩子了。

阿宝把最后一个番薯从火灰里掏出来,香甜的番薯并不能满足她这个好吃之人的胃口,不过逃难的路上能吃上一个番薯,能填饱肚子,比什么珍馐佳肴都要好。

两人不再说话,只是默契的吃着热乎乎的番薯,吃完两人又把火堆用泥沙扑灭,然后继续赶路。

马车走得急,为了防止祁王反应过来派兵追缉,镜姐姐此刻也顾不上腹中的小家伙。好在她们本来就已经出了京城很远,这会儿阿宝特意将速度放缓了一些,“镜姐姐,你睡一觉吧。”

“也好,那就拜托你了阿宝。”镜姐姐靠在车壁上,身后垫着一个软枕。

这架马车是两个月之前就让阿宝置办的,她趁着宫内天子驾崩的时候偷偷溜出祁王府,最后也只能有三天的逃跑时间。这三天就是她们躲开王府追兵的最佳时机,镜姐姐已经计划好,等到了梁州之后把现在这辆马车卖了,之后的路她们跟着梁州镇远镖局的人走。

然而,计划始终是赶不上变化的,抵达梁州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去镇远镖局,她们就遇上了一伙山贼拦路打劫。若是寻常时刻,镜姐姐和阿宝两人足以对付这些山贼,但她们遇上山贼的时候镜姐姐大着肚子无法用武,阿宝双拳难敌四手。

识时务者为俊杰。

两个长相美丽的女人被山贼大当家带回了山寨,镜姐姐虽然揣着大肚子,但在山寨大当家抢回山寨的女人中是最美的那一个。镜姐姐能说会道,她若是想讨好一个人,绝不会失利。

在山寨中心有余悸的度过了大半个月,这日,阿宝从下山采买盐需的人口中得知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镜姐姐的夫婿,大周的祁王殿下已经登基称帝,并册封原来的侧妃白氏为贵妃。

祁王府后院中只有两个侧妃,尚未有正妃,白氏和镜姐姐如今都有身孕,祁王曾说将来谁先生下祁王长子就册立为正妃。

没想到她们才离开不到一个月,祁王就成了新帝。

对镜姐姐来说,先帝的几个儿子中不论是谁坐上帝位都好,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最终登临帝位的人会是祁王姜珹。

心情复杂的镜姐姐,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里生下了女儿,并起名绛雪。

算算时间,绛雪出生的的那天,正是先帝梓宫移柩皇陵的日子。

三个月后,阿宝带着小绛雪离开山贼窝,前往南疆的一路上阿宝变幻易容,时而是个佝偻蹒跚的老妪,时而是个点了媒婆痣的大婶子。

好在经历了数个月的折腾,阿宝终于平安的把小绛雪送到了南疆五毒教。

她把小绛雪放在了五毒教大祭司府外,留下了一封镜姐姐交给她转呈大祭司的信,便又立即掉头回去寻找镜姐姐。

阿宝并不知道,在她刚离开山贼窝不久,那个山寨就遇上了朝廷出兵剿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