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沐兮的眼界和枪法...........(求月票!)

最终李长安还是被沐兮搪塞了过去,而且军艺的人会开这种军队越野车奇怪吗?一点儿都不奇怪好吧。

但沐兮的车技是的确没话说,一路上几乎没出过失误,几乎都是空旷路段轰油门,拥挤路段平稳驾驶。

一路上几乎随处可见红灯笼和各家店铺挂起来的过年装饰,加上街道上许多买年货的人和小孩子,似乎已经预示着,新年即将到来。

过年买点东西几乎是大夏人的习俗,不管富有还是贫穷都是如此,对于大人们而言可能年味没那么浓了,但对于小孩子而言,这依旧还是一年中最欢乐的时光。

而李长安觉得自己回家的作用就三点:一是圆一下亲戚们的媒婆梦,二是让村里的村头大妈们过过嘴瘾,三是做晚辈童年记忆里那个二三十岁还没结婚也不知道在外地做什么工作的神秘人.......

“长安,你在想什么?”

沐兮见李长安靠着窗户愣神,有点好奇的问道。

“我在想这次回去我那些亲戚们会不会给我说媒相亲?”李长安随意调侃道,语气很是惆怅。

在原主的记忆力,他的确是被迫安排相亲了两年了,对,从大三就开始了。

本以为到了部队会避免,但这次回去估计又无法避免了。

相亲!

沐兮的脚差点把油门踩到底,好在她及时回过神来。

“长安你喜欢相亲啊?”沐兮这话是咬着嘴唇问的,她的内心可不像表面这么平静。

“不喜欢,烦死了.........”李长安满脸的愁苦,两个不认识的人要通过几天时间从认识到熟悉甚至到订婚......

想想就很别扭,起码他是这么觉得。

“哦,那你有喜欢的人了吗?”沐兮这话问的很轻,似乎害怕戳破什么一般。

“没啊,你呢?”李长安一点都没意识到什么,直接实话实说。

“啊,我,我也没啊...”沐兮这话说的很是心虚和颤抖,但她的内心还是比较开心的,起码没喜欢的人不是。

“没事,总会遇见的,到时候我给你看看把把关。”李长安一副大哥哥的样子安慰道。

“嗯,好......”

沐兮表面这么说着,内心却是吐槽道:“好你个大头鬼啊!”

.......

从小年过后,年味就有了,人自然越来越多,这个年头的夫子庙已经开始趋于商业化,但还是每天都有很多年轻人过来打卡。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停车位,沐兮把车停好后便立刻指着不远处的糖葫芦摊位:“我想吃那个。”

李长安自然点了点头:“好,我的副导演。”

然后便大步过去买了。

“切,谁是你的副导演?”沐兮不满的嘟着小嘴,但还是快步迎了上去。

“给你。”李长安给沐兮和自己各买了一串,谁说男孩子就不能爱糖葫芦了?

“你怎么不吃吃这里的特色,吃糖葫芦?”李长安指着周围的店家问道,这里店铺很多,卖鸭子的,糕点的各种东西的都有,而且有几家摊位人还不少。

“嗯.......怎么说呢,有时候越是你吃过的东西才越不会踩坑,越是当地特色反而容易踩坑,想吃鸭子和糕点其实我们招待所就有。”沐兮一番话让李长安突然间恍然大悟。

是啊,他们在的可是金陵招待所,而且来的都是军方艺术界的大佬,都来你金陵了,你能不整点特色?

这种招待所的大厨实力肯定是有的啊!

这点我居然没想到!

李长安发现自己还是有点眼光不到位,相比之下沐兮这种看问题看法就很独特,就像是很熟悉各种操作一般。

“有道理,我们回去吃。”这下倒是不用再刻意找那些小吃了,李长安大大的松了口气。

“走走,我们先去庙里看看。”

沐兮一手举着糖葫芦,一手招呼着李长安,脸上笑容从没断过。

“好。”

其实夫子庙全国很多地方都有,而金陵的夫子庙与众不同在于它在城南,而且是建在了著名的秦淮河附近。

而一条秦淮河则是孕育了两岸不同的文化,在秦淮河的北岸是当初最大的科举考场,江南贡院和孔庙的所在地,而在另一岸则是著名的秦淮河歌女的烟柳之地。

看着这条在古代曾经享誉全国的秦淮河,李长安不禁有些感慨。

秦淮八艳无疑是很出名的,但当初那部《金陵十三钗》却是更让李长安动容,还有当初的那位曾经帮过大夏的约翰拉贝,这些都是当初金陵的故事。

这个世界目前还没有《金陵十三钗》这部电影,但却是有《金陵十三钗》这部小说。(大家没看过金陵十三钗电影的可以看看哦,很不错的)

有机会,拍出来吧。

李长安对着秦淮河如此想到。

“走啊,在愣着干嘛?”沐兮陪着李长安在那站了一会儿,见李长安愣神,这才招呼道。

“走吧。”李长安略微调整了一下情绪,便随着沐兮进了庙中。

走进夫子庙,李长安刹那间有种很祥和的感觉,这里除了那些建筑之外,最耀眼的便是那已经被红绳布满的许愿墙。

上面挂满了一个个牌子,寄托着人们美好的愿景。

“走,我们也去写个。”沐兮拽着李长安就朝着那里走去,边走还边说:“听闻夫子庙里面许愿可灵了,你也的试试。”

李长安:“这里面不是给学子许愿的吗?”

“什么啊,这里面什么都可以许愿的。”沐兮给工作人员要了两块牌子,一个递给了李长安,然后另一个自己写了起来。

李长安想了想,在牌子上写下了:“振兴大夏”四个字。

而沐兮则是一边偷偷写一边看李长安,见他没看自己,这才继续写了下去,可以看到那牌子上的字密密麻麻,已经快被写满了,甚至还分了第几条,第几条.......

“你写的什么?”沐兮写好自己的以后先攥在手里,然后凑过去就要看李长安的。

感受着那淡雅的香气,李长安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但手还是翻开牌子给沐兮看了看。

沐兮:!

好气哦,他写这个我还不能说什么,但我好想把他名字从我上面划去。

“你写了什么?”李长安想看看但没敢凑过去。

沐兮一扬小脑袋瓜:“不给看,免谈。”

夫子老人家您辛苦了,要实现这么多愿望也不容易啊,沐兮默默的想着。

.........

进来的时候还不觉得人多,但出去时候已经人山人海了,因为这时候临近傍晚,大多人都是冲着秦淮河的夜景来的。

甚至一个不小心,李长安他们差点走散了。

沐兮看着一眼看不到头的人群,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小手自然的挎住了李长安的胳膊。

“别多想,我是害怕再走丢了,走走走。”沐兮小鸟依人的站在李长安身边,一手挽着他胳膊,像个害羞的小媳妇一般。

李长安身体先是僵硬了一下,然后才舒缓开来:“走吧,放心,不会弄丢你的。”

的确,就李长安目前的体质和眼力劲,再加上肢体接触,想把沐兮弄丢都难。

“长安,我要那个。”沐兮突然指了指路边摊位上的一个大玩偶。

那是一个射击游戏,射中全部气球才有会得到那个大娃娃。

“好。”李长安这时候不行也得行了,但他依稀记得,自己貌似没不怎么射击啊,只有每年射击考核前才会练习一下。

老板们原来还以为来个高手,动作和块头都在那,但后来发现了,他想多了。

李长安成绩只打中了六个,勉强可以,但不算优秀,毕竟得十个才行。

哎.........

沐兮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拍下了十块钱:“老板,我再来一次。”

老板很开心的收了钱,男的都不行,你个小姑娘可以?

沐兮拿到枪以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射击,而是在手里把玩了一下,似乎在找什么感觉,直到确定了,这才开枪。

“砰砰砰!”

在老板的目瞪口呆中,十发,全中!

李长安:突然意识到,这画风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啊?

.............

(新的一天,求票子,祝老板们永远绿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