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说啥?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444字
  • 2021-12-30 20:55:25

每每想到有那个一个人不,是一只诡异日思夜想的惦记着他,他就心潮澎湃,恨不得扑进对方的怀里,用他灵活的十指,做各种事情。

其实要说害不害怕,林式当然是害怕的。

毕竟那可是恐怖的诡异啊,厉害的话,说不定瞪一眼自己小命就丢掉了。

一般普通人遇到诡异,都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他偏偏就是使劲靠近过去。

因为他就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作为一个程序员,他的使命就是编写代码。

读懂代码蕴含的意思,才能确保系统正常,业务顺畅运行。

看不懂代码的程序员,是不合格的程序员。

所以在看到诡异附身后呈现代码的时候,林式就深深陷入进去,无法自拔。

他没有想到,代码居然可以有这种表现形式。

更加没有想到这些代码叠加构成后,居然可以直接干预现实,衍生出种种诡异莫测的能力、效果。

他着迷了。

他的程序员细胞在躁动,如果不搞清楚这些代码是怎么构成,有什么作用,他就心痒难耐。

他甚至认为自己就是为了解析这种全新的代码语言,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所以比起这个,害怕算得了什么呢?

毛都不算!

所以被那么强大的诡异盯上,才让他这么兴奋。

毕竟越是强大的诡异,就越是能象征“诡异”这个名词,贴近诡异的实质。

越是强大的诡异,就越有研究价值。

所以林式这段时间里面才一直闷在隔离室里面,就是在翻看诡异分身的日志文件。

一方面是想要找到提升实力的方法,自己越强,那么诡异对自己的影响就越小,自己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实验。

另外一方面,则是想要从其中找到这一类诡异有什么弱点。

顺带一提,林式给诡异分身的命名暂时是1号,俗称小一。

是名字的同时也是编号,因为之后还会有2号和3号。

小一的日志文件记录的是诡异的语言,俗称鬼话,正常来说林式是看不懂的。

但通过小一的在线翻译,他初步掌握了一些鬼话,对于诡异代码,有了更深的理解。

但诡异博大精深,10天里面他废寝忘食,弄懂得越多,不明白的地方也就越多。

往往刚搞明白一个问题,就发现还有更多的问题。

就好像一个永远见不着底的深渊。

这让林式明白自己还只是刚刚入门,能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他更加兴奋了。

“小一的日志文件里面记录的内容并不算多,除了本体的降临仪式之外,其他都是旁枝末节,甚至是一片空白的。

不过毕竟只是为了降临才会制造的分身,懂得不多也算正常,如果能抓到更高层次分身的话,说不定能得到有用的内容。”

林式想到虽然自己搞崩溃了不少分身,但小一的本体断开网络连接的时候,还是有不少分身健在的。

说不定还散落在中城各个角落里面,如果抓到它们的话,会对自己的研究有重大帮助。

林式忽然感觉肚子咕噜噜的作响,把1号U盘拔出,在电脑界面恢复正常后他看了眼显示的时间,才10点30分,还没有到午餐时间。

他不由得有些失望,原本打算拖到午餐时间再解决这个问题的,但他进行着高强度的分析工作,如果不及时补充养分,身体是吃不消的。

他犹豫再三,还是从电脑前起身,走到隔离室附带的冰箱前面,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碟被保鲜膜封着的酥皮蛋糕。

这是昨天晚上诡异科饭堂的甜点,他在吃完饭后打包带回来的。

作为被观察的状态,他吃饭的时候必须和诡异科成员一起进行。

小心翼翼的将保鲜膜拆开,林式左手把碟子托在下方,右手把酥皮蛋糕拿在上面,一口咬下,干脆香甜的味道在口腔里面扩散开来。

把整块蛋糕吃完后,他细细回味良久,然后端着碟子,把刚刚咬碎掉在上面的蛋糕碎末添了个干净。

这是原主的身体习惯。

在这个世界里面,如果不是没有其他路可以选择,没有人会选择做程序员。

做程序员的就那么一点工资,每个月交完房租水电,就没剩下多少了,这养成了每个程序员绝不浪费粮食的良好习惯。

在外面,一块酥皮蛋糕,能顶程序员一天的伙食了。

在外面,林式一日双餐都是热水配方便面,连加个蛋都要迟疑很久。

吃蛋糕是人上人才会有的生活,也就是在诡异科他才敢这么奢侈。

林式舔了舔嘴唇,用铁皮杯喝了两大杯的自来水后,才有些许饱腹的感觉。

继续投入到分析工作当中,等到12点整,他拔出U盘,收进裤袋,将电脑设置成待机模式,才打算朝饭堂进发。

隔离室的门口非常的赛博朋克风,智能锁上方有两个空洞,将双手伸进去,自动匹配镣铐戴上后才可以离开。

镣铐由特殊物质打造,可以限制诡异、能力者的力量,只有戴上后才能在基地内自由走动。

对其他人来说是麻烦,不过林式无所谓,毕竟他就是普通人一个。

去到饭堂,从阿姨那里拿到午餐,找了个空位置坐下,对面立刻又有一个青年坐了下来。

“张警员好。”林式礼貌问好,他认得出对方是张新,是新闻科驻扎在诡异科的成员。

新闻科和诡异科一样,同属于官方管理,不过不同于诡异科的秘密行事方针,新闻科算半黑半白,既在明面上活动,也在处理暗地里的工作。

一方面管理正常新闻的发行流通,另外一方面保证流传在外的新闻里面,没有诡异相关的信息情报。

如果有诡异离奇的案件发生,那么新闻科会进行干涉,将情报修正成相对合理的模样发布,并给出对应的解释。

通过这样的方法,来保证诡异存在的保密,减少恐慌传播,保证诡异力量不会滋长。

譬如某次诡异作祟,导致整条街道的母猫持续发出凄厉的叫声,在新闻报道上就是精神病院的病人逃了出来,精神压力太大按耐不住把它们全撸了一遍。

“叫我张新就好了,我们其实差不多大,不需要这么客气的。”张新哈哈说道,看到林式那憔悴的模样,脸上不由带着一丝和善。

原本他和林式不熟,但经过同事的介绍,他不由得对这个苦命人打心底同情起来。

对于张新,林式并没有多少排斥,甚至还觉得非常亲切。

或者说他觉得这里所有的人都非常亲切,因为他们保证自己的衣食住行,就来做研究的电费也不用他自己来出。

甚至在他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前,这里也能起到一个保护伞的作用,不用担心诡异袭来前自己毫无防备。

这里的人说话声音很好听,他超喜欢这里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打算一辈子呆在这里不出去。

两人就这么愉快的攀谈起来。

“对了,你隔离期还有一阵就过去了,到时候从这里离开的话,我们说不定还能当邻居呢。”

张新面带笑容,这样说道。

他端起碗子抿了一口鸡蛋紫菜汤,忽然听到哐当一声,便有些诧异的抬起头。

发现是林式手掌不稳,不小心把盛汤的碗打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