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高松的离开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104字
  • 2022-02-04 19:45:38

“高师傅,下午你实验房进小偷了,下次可要注意些啊。”

“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的话,你可要蒙受巨大损失了。”

“那小偷趁着你做研究的时候偷进了测试间,不仅是偷了你的东西,还伪造了你的字迹,如果被发现的话,你可是会非常危险的。”

“请放心,我已经让专人帮你去讨回公道,明天的这个时候,你就能看到犯人已经被我们严惩的结果了。”

刘司祭满脸笑容,夸夸其谈。

每一句都在雷区蹦迪,但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还觉得自己做得是对的,所以专门留下来邀功。

就好像不相信穷小子能娶到富家千金一样,他到现在都不觉得林式的那份资料是名正言顺地获得的。

一个程序员怎么可能有这种能耐?

在他看来,林式的那份资料,只可能是偷的。

虽然对张新说自己相信,但也就随口敷衍,转过头就派人对他们下黑手了。

在教会里,刘司祭和高松只是工作上有联系,实际关系只是一般般。

刘司祭心里排斥这个整天捣鼓废品,却给自己造成不了太多收益的家伙,但对方毕竟是全教堂唯一的中级机械师。

再加上最近教会明确加快占据市场的步调,他就想趁着这个机会,拉进两人的距离,这样就可以更方便的压榨对方了。

“高师傅,你看……”

刘司祭满脸笑容,开口要再说些什么。

但话到一半突然顿住,“固定”的能力被施加在身,身体无法动弹。

下一秒,砂锅那么大的拳头砸在脸上。

轰!!!

刘司祭的身体好像炮弹一样倒飞出去,重重砸在测试房的大门上。

合金打造的大门立刻内陷,无法承受冲击力的崩溃碎裂,撞出一个大洞,砸到外面的墙壁上。

而外面的墙壁也无法承受这种冲击,哪怕经过一次大门的缓冲,也还是撞出一个大洞,砸到第二面墙后才停下。

烟尘滚滚,刘司祭大口鲜血喷出,内陷下去一点的脸颊上露出骇然,他不明白高松是发什么疯,突然对他下这样的死手!

他瞳孔处浮现两缕奇艺的光芒,其中一缕光芒咔擦碎裂。

这是中级圣职者的特有能力“庇护”,通过对信仰神明长时间不间断的祈祷,可以获得免除一次必死攻击的机会。

两道光芒代表两次机会,这是他成为中级圣职者后,长达十年每天不间断的祈祷才获得而来的。

但仅仅就是刚刚的一瞬间,却消耗掉了一次,五年成果成了飞灰!

他表情愤怒,就要怒喝出声,但话音刚到嘴边就再次顿住,又被“固定”起来了。

高松不想听对方说话,还想要继续打他。

高松再次冲到对方面前,眼睛里布满血丝,好像看着杀父仇人一样,抡起拳头再次砸出。

刘司祭爆发体内能量,抵抗“固定”,勉强抬起双手防御。

“赋予”作用在衣服表面,将防御的力量提升到最大。

轰!

轰轰!!

轰轰轰!!!

高松的拳头好像暴雨一样倾泻在刘司祭身上,每一拳都蕴含了能打穿普通合金的恐怖力量,光是冲击的余波就砸穿一道道墙壁。

这就是中级机械者的力量,常人对于机械师的印象都是瘦骨嶙峋的弱鸡,但真正的机械者,既需要操作紧密机械的细致洞察力,也必须要能搬动大型零件的强大腕力。

将物理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对于机械者来说,这非常合理。

但刘司祭也是中级能力者,拼尽全力的防御,还是勉强挡住了那恐怖的攻势。

两人的攻击贯通整个二级教堂内部,烟尘滚滚。

原本还在教堂内四处走动,但突然听到异响的众人,不管是神职人员、工作人员和机械师、测试员,全部都目瞪口呆。

看着从墙后面不断冒出又消失的两人,他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分明是要拆家的节奏啊!

那两个分明是教堂里地位最尊高的人,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大打出手了?!

刘司祭也想知道啊!

虽然同为中级,但他的阶级其实比高松要低,现在抵抗起来已经非常勉强了,光是维持全身骨架不被冲击震碎已经咬紧牙关,拼尽全力。

一道道冲击崩溃墙体,他的身体好像炮弹一样倒飞,撞在一扇大门上面,这扇大门没有和其他墙体一样直接崩溃,而是抵抗住了,冲击力反震体内,让刘司祭再次闷哼,喷出一口鲜血。

他眼睛里剩下的一缕光芒再次溃裂,最后一次保命机会随着无数次的重击和刚刚的反震彻底消失,他又怒又恼,但透过这一下,知道身后是什么东西的刘司祭,脸上露出一丝欣喜。

这是一扇密码门,整个二级教堂,只有保管灵异物的房间,会以这种超常合金打造保护!

灵异物,寄宿超凡能力的物品,其中有不少甚至能抗衡中级能力者的强大能力!

眼看着高松好像催命的怪物狂奔过来,刘司祭连忙转身,按击密码将大门打开,闯入遍布灵异物的房间里面。

一进去,他的精神力就扩散开来,和所有灵异物建立联系。

在初级能力者当中,只有通灵者可以做到这点,但达到中级后,能力者普遍能对精神力展开微弱操控。

一缕缕联系涌上心神,刘司祭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引发所有灵异物的力量。

霎时间,房间内迸发出强大的能量波,朝门外宣泄而去。

轰!

高松停下,爆发全部力量阻挡,全身衣服撕裂炸开,露出健硕扎实的肌肉。

他无法承受,闷哼一声连连后退,猛地抬起头,看着在高密能量保护下的刘司祭,目光阴冷。

他立刻就发现到自己无法当场再对刘司祭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深吸口气,压制着熊熊燃烧的怒火,声音低沉传出:

“那不是什么被偷走的资料,那就是我送给林式的。”

“他是我最喜爱的晚辈,那些资料上面还留有我的字迹,但你却不管不顾,甚至还诬陷他,还对他下毒手,你是什么居心!”

“从今以后我脱离这个教堂,现在我就去上报总教会,不管付出什么,我都要让你承受无法想象的代价!”

高松的话斩钉截铁,没有一丝能挽留的余地。

说罢,他转身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