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天才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287字
  • 2022-02-01 16:45:07

机械师考核的考场就设立在测试室内。

林式从测试室的大门直贯而入,通过对教堂全范围的空间感知,他很快就发现考场在这里,这是一个在室内搭建起来的帐篷。

帐篷外面大量的机械部件堆砌,有一块半人高的铁牌上面写着机械师考场的字样,旁边摆着桌椅,拿书看着的工作人员正坐在这里。

而帐篷帘幕关闭垂下,看不清里面是怎么样的,但隐约可以听到轰鸣的机械运转声音。

张新跟在林式的后面,还想要开口问他是有什么打算的,但看到林式直接来到考场,对着工作人员开口的时候,直接就把答案给说出来了。

“他想要获得机械师的资格,好规避刘司祭对他的阴谋?”张新顿时明悟过来。

刘司祭要对林式动手,借口就是他偷了觉醒仪式的资料,这样他就是“有理有据”,下起黑手来可以肆无忌惮。

但如果林式直接成为机械师,那么也算是科技教会认证的人才,刘司祭想要下黑手,就会有几分顾忌。

而且如果以极为优异的成绩,得到觉醒仪式的资格,那么他拿到资料就是名正言顺,刘司祭就更加不能对他动手了。

明白了这点,张新松了口气,他记得林式在基地里的时候,就经常帮人修机械,想过来考核,应该是有几分底气才对。

“而且他径直就来到这里,恐怕是早就知道这里有考场,恐怕是研究过应该要怎么考试的了,不是临时抱佛脚。”

“好险,我刚刚还真怕他又是脑袋哪条神经抽了,去教堂中央直接引爆诅咒,来个玉石俱焚。”

据说在旧时代,就有程序员因为被老板压榨,心里有怨气,直接把价值几百几千万的数据删掉,然后跑路。

技术人员冲动起来是真的可怕。

但知道其实是真的有主意,他就有种孩子终于长大了的,老父亲的欣慰感。

“不过,这里是测试室,为什么考点会设立在这里?”张新左顾右盼,神色疑惑。

“而且这些测试员,为什么这么大个考场摆在这里,他们都不去考核,这不是直接咸鱼翻身的好机会么?”

其实这里会设置考场,是因为要机械师常驻在这里,他们的作用就是在那些新型机械出现问题的时候第一时间进行调试、改进。

至于给人考试,真的纯粹是顺带的而已。

就像职场上给领导写报告,写正在做两件事情,肯定比写只做一份要好很多吧?

这样也可以拿两份工资。

但不管怎么样,考场就是考场,室内全天候开放,考过了就可以直接成为机械师。

从测试员鱼跃龙门,飞上枝头变凤凰,就能成为大腿,而不是继续去舔大腿脚趾。

但张新注意到,这些测试员各做各的,有的爆炸,有的蹦迪,有的在半空不规则的嗨起来……在要测试的机器上各种惨状。

明明有这么好的机会,但他们居然都不接近这个考场。

明明都这么惨了,反正光棍一条,为什么不搏一搏呢?

成功了就咸鱼翻身,失败了也损失不了什么吧。

张新想不明白。

但其实事实很简单,因为真的会损失些什么。

“喂,有人过去考核呢。”

“居然还有人不怕死的。”

“他是真不怕会被机械师记住,然后刁难么。”

在看到林式进入考场的时候,测试员们纷纷停下手上的工作,靠近过来。

他们的表情带着揶揄和嘲弄,似乎想要见证的不是一个前途无量的机械师的诞生,而是在看一个笑话。

这些话张新听着眉头一皱,靠近到一个身材高瘦的测试员身边,询问是怎么回事。

“一看就知道你是新来的吧,你是不知道规矩啊。”

那高瘦测试员却没有觉得那些人不对,反而对着张新哈了一声。

“考场在这里开放也不是真的人人都能去参加的,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去考核就是送死而已。”

“考核的其中一关就是要改良一件新型机械,现在做测试,相对稳定的原型品就已经很危险了,要改良的机械不是更危险么?一个不慎,就可能会被直接炸死!”

“光我知道的,这一年里面因为考核死的就有两位数!”

“而且,新型机械技术的门槛很高,不是谁都可以掌握的,不说其他,就连那些考到证的机械师,也只是懂得个皮毛,不然也不会只造出这么些玩意儿出来。”

“那些机械师参加考核,可能也只能拿个合格分,状态不好的,直接落选也是很可能的。”

“能在这里做测试员的,十个里有九个文化不合格,能考核成功就有鬼了。”

“而且如果失败了,那么会积累考官,也就是那些机械师的恶感。”

“看到没那个招牌没,帐篷里面才是考场,但都被那些考官占着,我们根本都不能进去。”

“他们根本就不在意我们,如果我们没绝对把握的去考核,打扰他们的时间,反而会被他们记住,这可不是好事。”

“接下来的时间,参加考核但失败的人都会被或多或少的下绊子,甚至会被直接指名去进行高危机械的测试,因为这点没有办法再做测试员的人,是考核中死掉的好几倍呢!”

“这个考核就是个坑!明知道这点还去参加的,不是蠢还是什么?”

不止是高瘦测试员,其他测试员都是这样想的。

就连工作人员也是这样,在林式叫他的时候正在拿一本小说看着,正看到精彩的部分,就听林式对他说话。

他连头都不抬一下,随手扔了一个引擎给林式,说了句“拆了它”后,就不再理会了。

在他看来,这又是一个傻子。

周围观众的窃窃私语,工作人员的直接无视,让处在正中心的林式,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小丑。

但他丝毫没有在意,接过引擎,两只眼睛有异色的诡异光芒一闪而过。

内部的空间结构,好像自己身体一部分的熟悉感,同时在脑海中浮现。

他拿起一旁的工具,开始操作。

外壳、缸体、进气孔、输油孔、出气孔、活塞、火花塞……

哗啦哗啦的声音传出,随着掌心划过,引擎的对应部分不到十秒就被拆解出来。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原本精密严丝合缝的机器引擎,就成了一堆堆的零件。

周围的观众看着林式,他们都是这里的测试员,每天都被各种受虐,身心俱疲。

看人考核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娱乐方式,因为他们可以产生一种“这个傻子居然真这么去做了”、“哈哈活该”的心理,获得舒畅释放的感觉。

他们觉得这种感觉比冲起来爽快多了,所以几乎绝大部分的测试员,都停下了手上的活计,聚集过来。

他们的表情嘲弄,但逐渐的,他们的表情僵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