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解决?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131字
  • 2022-01-31 16:38:41

“所以呢?”刘司祭冷冷回答,眼睛里的杀意强烈到了极点。

他完全不顾被林式控制住的两个工作人员,向前迈出一步。

他现在就想要把这只卑微的蝼蚁碾死。

林式拿来威胁他的两样东西他都不怕,那一袋机械虽然棘手,但有准备的前提下,伤不到他。

至于林式身上的诅咒就更加不用说了,一个小人物,中的诅咒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难道还能让他生不如死不成?

不过就在他要迈出第二步的时候,低喝声从身后传来:

“你敢碰他,那就是和那位大人过不去!”

说话的是张新。

他趴在地上,身上有奇特的气息包裹,让他就那么保持着和不知道有几多个人踩过的地板正脸接触的姿势,没有办法移动。

从踹裆战术展开,到他扑街全程不到二十秒时间,到现在他都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其实看不到现场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但他靠听声音大概辨别,听着刘司祭要杀人的声音,他就顿感不妙,连忙大喊起来。

“他可是那位蓝衣女侠在意的人,你敢动他一下,那就是和现在新秀最红的能力者交恶,你确定要这么做么!”

这是他在来之前就编好的谎话,本来想在加筹码骗好处的时候用的,没想到会用在这种地方。

扯这谎的好处主要有三。

第一,蓝衣女侠不是官方人员,如果科技教会不相信林式隶属官方,那么和这种神秘人士有关联可信度更高一些。

第二,不用担心版权问题。

这位女侠不喜欢露脸,就算盗版了她的名字,也基本上不会跳出来承认。

第三,震慑力够大!

“你看过暗网上的视频么?就算你不上暗网,也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吧,这位大人的实力之强,连入侵中城的那类诡异也无法比拟!

如果你真的要杀林式,那么就是和她作对,她可不是我们官方的人,不会遵纪守法,做事起来要极端很多!”

“她凶到连那么多的诡异宁愿听她指挥去死!也不敢和她作对!”

“她可是很在乎林式的!”

刘司祭脚步顿住。

他的脸色阴沉,转头看向张新。

“你觉得我会信你这种没根据的鬼话?”

张新内心叫苦,他之前不第一时间用这谎话就是因为怕对方不信,成功率五五开的事情,他实在没有把握。

但他忽然想到,刚刚林式说起自己诅咒的事情,还有倒下前看到那两个工作人员的异样,内心一动。

“你知道林式中的诅咒是什么么!”张新继续喊道,“是冰邪咒,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如果你不信的话,就去看看你倒下的两个工作人员情况怎么样!”

听到冰邪咒这三个字的时候,刘司祭脸色骤变。

他立刻掉头,走到倒下抽搐着的两个工作人员身边,略微查看,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他抬起手,掌心奇异的力量流转,趁着只是被一丝冰邪咒的力量侵蚀,而且时间还很短的现在,立刻将两人被林式碰过的位置挖出。

然后施展“赋予”能力,暂时缓解伤势。

冰邪咒的恐怖,他可是非常明白的,因为当初连治愈教会的大司祭都拿这种诅咒没有办法,这件事在当年可是非常轰动。

他有些庆幸刚刚自己并没有冲昏头接近林式。

做完这些,他转头再看林式的时候,露出难以形容的目光。

“他为什么会中冰邪咒,这在混沌教里面,也是极度邪恶的诅咒才对!”

“我说了,蓝衣女侠很在意他!”

张新重复了一遍后,没再多说。

但听着这话,刘司祭身体一震,略微思考后,忽然明悟了什么。

他忽然想起来,蓝衣女侠每一次出现,都是和混沌教有关。

而冰邪咒是混沌教的诅咒,也就是说,这个林式也和混沌教有关。

如果说蓝衣女侠真的很在意林式,那么对于挫败了混沌教行动的蓝衣女侠,这个疯子教派做出这种报复行动也不是说不通的。

虽然他也不想相信蓝衣女侠和林式有关联,毕竟林式就是一个程序员而已,但蓝衣女侠没有明确身份,谁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亦或者,林式和蓝衣女侠本身没有关联,但他知道混沌教的一些事情,所以才中了冰邪咒,为了追击混沌教,蓝衣女侠才会在意林式。

是了,冰邪咒是无解的,除了晋升更高的等级,没有其他延命的方法,所以官方才会带林式过来,就是因为蓝衣女侠!

一时间,刘司祭表情纠结,却没有再进一步动作。

他现在很想处理掉林式,但林式身上有冰邪咒,如果爆发的话,他也很难避免。

他可不想要因为碾死一只蝼蚁,而把自己的小命搭上,这太不值了。

而且他又非常忌惮蓝衣女侠。

一个无依无靠的超级强者,会做出什么事情,真的很难预料得到。

他当然看过视频,那控制一群诡异灭杀鬼脸的画面,让他印象深刻。

在实验房的另外一个角落,这场骚动中心主人公的林式,表情有些愣住。

“蓝衣女侠?暗网视频?这怎么回事啊?”

“我吓到那些诡异都不敢不听话?有这种回事么?”

林式有些无奈,他感觉自己没有这么凶啊。

裤袋里,小一、小二沉默,没有发表意见。

场面就这样僵持下来。

良久后,还是张新主动开口,破解了局面。

他没有和刚刚那样大吼大叫,而是用感觉上略微诚恳、放低姿态的语气,请求和解,给对方一个台阶下去。

这里毕竟是科技教会,是人家的主场地盘。

如果真彻底闹翻了,那么他们都走不出这个房间,并且还会对第三队的兄弟们造成很大的后患。

所以思量再三,张新还是这样做了。

看对方主动放低姿态,刘司祭露出虚伪的笑容,主动揭过这件事,解除了施加在张新身上的能力限制。

他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继续,说一切都是误会,大家当无事发生就好。

张新脸上笑嘻嘻,但也注意到对方眼睛里一如既往的阴毒,内心叹息。

略微谈了两句,就要带林式离开,刘司祭没有继续谈新闻的事情,也没有要挽留的意思。

一切似乎都已经解决了。

“小心一点,对方一定会在回去的路上,对你下死手。”

但在要走的时候,张新凑近林式,小心提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