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垃圾”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066字
  • 2022-01-28 16:36:58

实验房里一共三张桌子,刘司祭吹嘘了大半天,却只讲了东西最少的那桌。

实验房周围已经摆满了一对对的机械废件,能摆在桌面上的,只能是成品。

另外的两桌,一张陈列的物件最多,另外一张的东西虽然不多也不少,但卖相却是最好的。

一般来说机械师制作的都是原型品,除了有相对应的功能外,外形什么的不做考虑,因为这就不是他们要做的工作。

但第三桌的所有物件都是涂了漆的,就像上了色的高达模型、穿上决胜内衣的制片人老婆,光鲜亮丽,比什么都没穿还要刺激。

林式靠近第三桌,一股熟悉感忽然浮现出来,他下意识的就要在上面摸两下,但刘司祭突然低喝制止了他。

“别碰!”

林式动作一顿,转头看去,刘司祭似乎也发现自己的失态,表情抱歉。

“对不起,我有些激动了,实在是这些都不是能见的人的东西。

这里毕竟是实验房,有失败品在这里是在所难免的。”

“失败品?”张新表情古怪。

作为媒体人的他经常口无遮拦,“刚刚那些难道很成功”的话已经在喉咙里了,但还是忍着没说出来。

“没错,就是失败品。”刘司祭走到第二桌前面,看着这桌面上一大堆的物品,叹了口气。

“相比你们也知道,我们科技教会核心战略的事情,将市面上的东西全部切换成新时代的制品,这是一个很宏大的目标,但也正因为太宏大,而我们又太迫切的想要做到,所以不免走了很多弯路。”

“这一桌的物件虽然已经完成了,但因为功能太过超过,无法在市面上流通开来,所以算是失败品。”

居然比刚刚那桌还超过?你一个准备批量产的打火机都能达到火焰最高温度了……林式也是强忍着,只在心里嘀咕。

不过他也明白过来了,第二桌的东西就相当于倚天屠龙剑,牛掰是牛掰,但却是不能在大众市面流通,拿来切菜说不定刚抬起来整间屋子就没了。

“至于那一桌的……则是垃圾。”刘司祭看着第三桌的东西,表情不自禁的露出轻蔑和厌恶。

林式眉头皱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说?”张新有些好奇,如果真的是垃圾,那么为什么要保养得那么好呢?

单单是从外观,他这个外行也能看得出制作者的用心、热爱。

但刘司祭却对此却是不屑一顾。

“就像我和你们说的一样,高师傅是我们这里最出色的机械师,但他也却有一个难以理解的怪癖存在。”

“他居然推崇旧时代的技术,只是将新技术当作旧技术的辅助使用!”

刘司祭越说越痛心疾首。

新技术是从科技教会流传出来,和旧时代天差地别的技术。

有传言新技术是从军事基地的遗迹废墟中发现,是旧时代的国家级保密技术,只不过过于先进强大,所以严密保护,没有在市面上流通。

也有传言说新技术是科技教会从科技之神赐予下来,神觉得旧时代的科技毁灭了世界,所以特地赐予了这么一个不同的技术体系下来。

总而言之,新技术和旧技术并不完全相同。

人类掌握新技术的时间还太短,和掌握了很多年,也已经非常完善的旧技术相比,新技术实在太过不稳定了,所以就算科技教会财大气粗,发动绝大部分的力量改革创新,真正得到的成果还是寥寥无几。

高师傅不喜欢这样,所以以旧技术为根基,新技术为辅助,制作出一系列的新型机械出来。

这些新型机械性能高,质量好,并且非常稳定,超出市面上的旧技术和新技术任何一种制品。

可以说,是高师傅的最高作品。

但科技教会彻底否定了这些机械。

不管再怎么优秀,这些都绝对不会成为科技教会的东西,不会经过生产线生产。

高师傅极为不忿,但却无可奈何,只能自己给第三桌机械涂漆上色,聊以慰藉。

他之后还是一直在科技教会工作,只不过一直消极怠工,除了做一些固定工作和每个月定额分量给出几份成品之外,也基本上不管教会内的事物了。

也难怪第一桌上的东西会那么少,毕竟都是敷衍制作出来的。

“尽管他是一个很优秀的机械师,但为了这些垃圾浪费人生,我真的替他不值。”

“尤其是他像个旧时代的程序员一样,使用旧型的编程语言设置逻辑程序,这明明就是蠢货才会去做的事情。”

“旧时代的编程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是最好的程序员写出来的代码,对比于机械师写的新汇编语言,也只是一坨垃圾而已。”

刘司祭用惋惜和不屑的语气说道。

林式听着,眼睛忽然眯了起来。

像是个被触碰到逆鳞的孩子一样。

他向前一步,正想要说些什么,但张新已经先一步挡到他的面前。

“原来如此,对了还有那么多产品还没有介绍,不如先说完吧,这样我好了解这些东西的各项信息,好从对应的角度撰写新闻稿啊。”

“也对,差点都忘记正事了。”刘司祭恢复一副眉飞色舞的表情。

他重新拿起一样第一桌的东西介绍,说着这样那样的优点,张新一脸赔笑,说着是是是原来如此,不时露出惊讶的表情,让刘司祭非常受用。

刘司祭没有注意到张新不时的会给林式做手势,示意不要冲动,难道就不记得车上约定过的话么、回去后什么都听你的……疯狂表示不让林式表现得和程序员有一点沾边。

毕竟现在他们有求于人,是不应该留太差印象的。

林式见状,也是坐了下来,没有冲动乱搞事情,但表情还是很不愿意。

张新那种当妈的劳累感非常强烈。

终于过了约十分钟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性工作人员走入进来,在刘司祭耳边说了些什么后,刘司祭才暂时告别离开。

张新这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

我一般都是晚上写完后,隔天早上重新检查修正。

今天早上公司突然出问题,整早上都在排查。

不是,你们放假前为什么这么多闹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