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小白鼠?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248字
  • 2022-01-24 15:44:25

“原来被中诅咒的话是这种感觉的啊……”

“他是从我的眉心钻进来的,为什么不是从我的心脏或者脚底钻进来?也就是说我的眉心算是数据接口,其他部位算是非接口部分或者电源接口,从那些位置很难插进来?”

“我一开始先是感觉强烈的呕吐感,然后全身僵硬,不能够动弹,这是诅咒启动时的症状?我当时脑海里面浮现过很多意义不明的画面,那相当于开机画面的数据显示?”

“要赶紧记下来,这种中诅咒的状况可不多,我记得按照诡异编程的写法是……”

“要不要下次找其他诡异试试?不过不行啊,到时候两种诡异在体内冲突的话,就不能够抓到准确的原始数据了……”

何冰冰一直待在车厢里面,持续不断的输送着治愈气息。

在看到林式醒来的时候,她表情欣喜,刚想要来一个自我介绍,毕竟这算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说话,她开场白刚刚已经想了很久。

但对方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位气质容颜俱佳的女孩,醒来做的第一件事是把那只温软细腻的小白手掌甩开,托在下巴那喃喃自语,让何冰冰摆着的笑容僵在那里。

然后就看到林式忽然站起来,摸索自己全身找到笔后在车厢内壁写划起来,把何冰冰吓得够呛,以为这些看不懂实际意思的字符串是某种邪神语言。

看着林式那张痴迷的表情,她以为对方的脑子已经坏掉了,连忙跑去找其他队员求助。

她走的时候林式根本没有注意到,继续手写着诡异编程,每写下一个字符串表情都会痴迷一些。

好像这些都是稀世的至宝,全然不记得当时自己因为这些东西受了怎么样的苦难。

等到何冰冰带人过来的时候,整个车厢的内壁已经被写满了大半。

“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这个居然是数集?还能这么样用啊……”

“这里数据替换掉的话效果不是会翻倍么……不对,这样写会自爆的……”

“这些数据比想象中的精密啊……嘿嘿嘿……”

不止是小姑娘,连五大三粗的队员们也被吓到了。

朱一腾抬起手原本还想要打招呼的,但看林式这么疯疯癫癫的样子,又把手给收回去了。

他记得精神状态极度不稳定的状况下如果被外界干扰,说不定真的会彻底疯掉,再也就不回来的……

看对方终于写完,长舒一口气后,他才走上前,试探性的推了推林式的肩膀。

“林、林式?”

“啊?朱哥啊,有事么?”

林式转过头,会以一个微笑。

看起来挺正常的,这到底疯了还是没疯……

朱一腾沉默片刻,先问了几个问题。

我全名叫什么,今天早上的菜是什么,你女朋友明天过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没。

“朱哥,我没有女朋友啊。”

被还以一个“你脑子没事吧?”的眼神后,朱一腾这才放下心来。

没被邪神侵躲身体就好……

但迟疑片刻后,他又表情纠结,犹犹豫豫的,最终还是下定决心,把冰邪咒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完后,朱一腾神色悲伤,劝慰说道:

“林式,这个消息或许很沉重,你一定要撑住……”

“哦,我知道了。”

“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你刚刚说什么?”

一众队员顿时语滞。

他们原本都做好心理准备,等着林式像病人听到自己是癌症晚期,亦或者老公听到老婆终于找到真爱一样,原本没神经的也会发神经大闹一场,他们趁机抱上去安慰,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起大哭一场,宣泄情绪。

电影电视剧里都是那么演的,虽然诡异科的死亡率高,但基本上都是现场当即挂掉,连尸体也会被诡异吃掉,所以他们别说临终告别了,连遗体告别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谁知道林式居然这么平淡的接受了,原本背好的台词全部白背了。

“我说,我知道了。”林式点了点头,重申一遍。

“虽然很遗憾,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不接受也没办法,不是么。”

这家伙好像死的不是自己似的。

其实诅咒的事情林式早就通过和小一之间的联系明白了个大概,现在只不过听别人复述一遍而已。

如果换做是没穿越之前的话,他确实会觉得自己已经没救了,但这个诅咒却是和诡异挂钩的。

怕肯定还是会怕,但一个超高级的诡异数据和自己身体结合在一起,喜悦远远大于恐惧,所以他才没表现得那么绝望。

其实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得出林式在疯狂忍耐的。

他怕自己笑出声来。

“我想去见见队长。”

不等其他人反应,林式已经率先站了起来,朝车厢外走去。

听完刚刚的复述后,现在的他不担心冰邪咒会突然反噬,但担心队长在帮他争取的能力者名额。

能力者的途径是从一开始觉醒就会定型的,如果他成为了队长期望的夜行者的话,那么以后就不会有转修成为机械者的机会。

所以他现在必须去阻止队长的一番好意。

在去会议室的路上,林式遇到不少其他诡异科的队员。

“他是谁?看着面生。”

“不会就是那个程序员吧。”

“可怜啊,这么年纪轻轻就要没命了。”

这些队员对着林式指指点点,神色各异,有可怜,有冷漠,也有厌恶。

没错,厌恶。

一般来说不会对于一个没有见过的陌生人产生这种情绪,但林式是一个程序员。

程序员是注定要被时代淘汰的牺牲品,是社会的最底层,只有连其他工作都做不好的人才会选这个职业,这已经是所有人的共识。

第一、第二小队的人其实对于林式非常陌生,但在看到第三小队火急火燎赶过来的时候,询问这些同事,也就深深记住了林式这个名字……只不过是负面层面而已。

其中那些厌恶的眼光当中,以第一小队的队员居多。

这些都是社会阶层中的精英,对于社会底层的程序员,或多或少都有一种优越的感觉。

虽然林式穿着诡异科的制服,但他并没有被视作诡异科的一员,因为他们觉得林式不配。

而在知道这个程序员居然还敢狮子大开口,想要获得晋升方式和那么多资源的时候,自然也就打从心底厌恶林式起来了。

哪怕他们根本不认识林式。

对这些视线视若无睹,林式来到会议室前,一把将房门推开。

……

……

会议室中,气氛极为压抑。

第一队队长忽然提出了一个议题。

“既然那个程序员要死,那么就让他再发挥一点余热好了。”

“应该用他的身体来研究冰邪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