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实验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475字
  • 2021-12-28 10:58:48

看着屏幕上光怪陆离的画面,林式的表情非常兴奋。

因为作为一个程序员,他拥有一颗追根溯源的探究心。

如果有看不懂的代码,不彻底搞明白有什么用的话,他会觉得非常难受。

而现在,看着这么一堆歪歪曲曲的乱码,居然可以让电脑运行起来,实在让他非常好奇。

一开始面对诡异的时候,他还会惊慌失措,哭爹喊娘。

但现在,他两眼发光,完全忘记了对死亡的恐惧。

不,或者说他压根就没往害怕那个方向思考过。

这么珍贵的研究素材摆在面前为什么要怕,开心都来不及耶!

逆向连接后台,获取权限,构建免秘钥。

林式使出浑身解数,很快诡异的内里就好像新婚燕尔夜晚的新娘一样,毫无保留的呈现在面前。

看得林式忍不住擦了下嘴角的口水。

他新建了一个txt文档,将研究过程记录在里面。

“测试1:删除日志文件。”

“日志文件是记录主机运行时自动生成的文件,用于记录机器运行期间执行过的一切操作。

一般来说删了日志文件对系统运行没有影响,但鉴于现在主机被诡异附身,存在着’生命’的特性,那么我猜测日志文件相当于诡异的记忆载体。”

“如果删除的话,那么诡异应该会陷入类似失忆的状态。”

这一段记录保存后过了5分钟。

“实验非常成功,虽然我没有真的删除日志文件,毕竟那对于我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研究资料,所以我只是修改了日志名称并挪移到另外一个文件夹里面,达到和删除一样,让诡异无法识别到日志文件的效果,而结果就是诡异真的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和一开始那样朝我扑过来了!”

“我当时高兴坏了,立刻把一直放在delete键上的手指点了下去,把一部分无关紧要(先前删掉后会重新生成)的数据删除,诡异那张鬼脸就再次爆开。”

“这证明我的猜测应该是对的,但因为诡异附身后会一定程度异化操作系统,所以不确定真的删除后会不会也是一样的结果,所以怀着探索求知的精神,在新的日志文件自动生成后,我便删除了它。”

“然后它果然又扑过来了!”

“……”

“测试2:修改日志文档。”

“根据测试1获取的数据结果,我尝试更改了系统的参数,将指向的日志文档从一个改成两个,然后在第二个日志文档里面添加和第一个日志文档相反的内容。”

“鬼脸分裂成两个打起来了!他们在互啃!”

“原本我还以为诡异只是会因为记忆错乱,导致出现人格分裂的症状,但没有想到居然有丝分裂除了另外一个自己。”

“我非常好奇,所以顺着日志文件的记录,找到疑似掌管分裂功能的日志数据文件,并反复运行。”

“鬼脸被撕裂得更多了,但每次分裂都越来越小,还发出了类似惨叫的声音。”

“难道是分裂出了问题?我怀着严谨的态度,拿起苍蝇拍朝实物的小鬼脸们拍了过去,一堆小鬼脸被拍死了。”

“嗯,看来分裂没有问题,因为其他鬼脸的叫声更加剧烈,这证明它们的感官是同步的,确认这点后我就重新坐回电脑桌前执行下一项测试。”

“……”

“测试33:修改环境变量。”

“这是我研究的第二个大方向,因为日志类的测试我已经做完了。”

“在将前32项测试完成后,我将先前所有的日志文件重新整理回了一个,好像让诡异看我的时候抖得更厉害了,应该是我的错觉。”

“修改环境变量,可以做到让执行命令达到截然不同的效果,譬如说想要创建文件实际上却把文件删除这样。

换成生物的说法,就是相当于小脑神经错乱,想要打人却会反过来抽自己,虽然我有想过直接修改有类似作用,但更加核心重要的动态素材库,但那样容易把系统弄崩,在还没得到完整的测试数据前,弄崩溃太可惜了。”

“我修改了后,本来打算砍诡异自己抽自己一巴掌的,没想到它居然生成了一个难以形容的身体部位,插起自己体内。”

“居然是我没能理解的现象,要测试的项目要增加了!”

“……”

“……”

“测试78:网络连接。”

“我发现了主机就算不连网线,却还是有存在于一片疑似网络的环境当中,这让我非常好奇。”

“根据我的判断,这张小鬼脸只是相当于分身一样的存在,它有着更加高端的本体,甚至还有更多一模一样的分身。”

“因为存在于同一片网络当中,所以我可以以小鬼脸作为跳板,远程连接到其他诡异里面,但我担心这会引起它们的窥视,害怕招惹来什么难以言喻的强大存在降临。”

“但立刻我就为有这种担心的自己感到羞愧,怕这个还敢说自己是程序员?这么多的小白鼠实验材料放在面前却什么都不干,那是窝囊废才会做的事情!”

“我立刻着手行动,将代码编写成自动执行的脚本,也就是病毒,发送到所有诡异的体内,通过采集它们的日志来判断它们的反应,我很好奇同类型的诡异是不是存在个体差异这种东西。”

“我将音频声量拉到最大,主机音响立刻想起了大片类似惨叫的声音。”

“这证明脚本有效,我兴奋起来了。”

……

……

因为不像小鬼脸那样,有实物在这里演示实际效果,所以林式只能通过音频里类似惨叫的声音,还有日志文件来判断效果怎么样。

他不断优化病毒脚本,力求让类似的声音更有魄力,以此验证自己做得更加完美。

惨叫,恢复,观察,优化,发送,周而复始。

林式沉浸在不断收获的快感当中,难以自拔。

但很快,他的表情变得愤怒,猛地拍击键盘;“你耍赖!”

就在刚刚,原本连接得好好的诡异本体,竟然割腕一样的将被林式侵蚀的部分果断舍弃,直接引爆崩溃。

看着屏幕界面上原本截取到权限的数据被一下清空,林式觉得非常心疼,本打算继续动手,通过其他诡异分身再次进行入侵,但却发现那些数据居然也被全部删除、清空了。

诡异本体到逃跑前都不明白林式是怎么乱搞自己的,所以它不管三七二十一,强行断网,把整个网络删掉,让林式无法追踪到自己。

一大片分身全部不要,然后头也不回直接就走。

似乎怕跑慢一步,就会被逮住一样。

林式怒得嗷嗷直叫,但对着已经跑掉的诡异本体,却没有任何办法。

他无能狂怒,目光猛地下转,落到电脑桌面边角位置,一个不起眼的文件上面。

那是象征小鬼脸的压缩文件,在林式将目光放在星辰大海后,就将它撂在一边了。

那文件散发着诡异的色彩,微微震动,像只可怜没人要的小狗。

仔细看的话,文件散发的光芒比起一开始在办公室的时候要黯淡很多。

不止是因为光亮度调节、机体性能的问题,还是因为此刻的诡异已经虚弱无比。

似乎察觉到林式狠狠盯过来的视线,那文件抖得更加厉害,屏幕突然飘起大量诡异色彩的雪花,一个个字符串跳转出来。

这些字符串相互交叠,隐约构成两个字体。

饶,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