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无辜路人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052字
  • 2022-01-10 19:21:20

朱一腾的突然出现,出乎了中年男子的意料。

他第一反应是以为诡异科发现到他所做的事情,表情扭曲惶恐,但看到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又忽然放下心来。

他觉得只有一个的话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自己刚刚获得恩赐,实力大大提高。

中年男子眼神凶厉,双手十指弯曲成爪,十根看不见形体的利刃成型,朝朱一腾划动而去。

这是“撕裂”能力的真相,使用利用能力制造的利刃而不是钢铁刀刃才无法在尸体上找到金属成分。

现在如果有其他人在场的话也只会看到中年男子要将朱一腾抱进怀里,以往被杀死的那些人也是这样,在指尖还未触碰到自己,以为还有机会的时候就已经断送了性命。

朱一腾也是表情寻常,眼看着无形利刃就要划穿脖子,中年男子内心狂喜,得手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朱一腾身体猛地下蹲,险之又险的避开寒芒,右手重拳轰击敌方腹部。

中年男子身体条件反射捂腹,眼睛睁大惨哼出来,无形利刃向斜下方划过,青花岩的地砖好似豆腐一样被轻松切开。

“林式给的情报居然是正确的!”朱一腾心惊。

通过小一的视觉还原,林式看得见无形利刃的存在,也就知道“撕裂”的原貌是怎么样的,并且通过猜测的语气告诉朱一腾,不然刚刚的交锋,朱一腾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中年男子咬牙吃痛,表情疯狂双手再次朝朱一腾抓去,而已经心有警惕下,朱一腾死死贴在中年男子身前展开攻击。他没有拉开距离,也不给对方有任何拉开距离的机会,就是不给无形利爪这种“长兵器”有任何发挥空间。

砰砰砰砰砰!

拳打脚踢的声音回荡响起,中年男子被打得鼻青脸肿,原本以为会是势均力敌的较量,实际上自己只是被当成沙包使用。

他淡定的表情变得惶恐起来,原本他以为区区一个诡异科成员不会是他的对手,尤其是自己刚刚得到了强化的状态,但现实残酷的撕碎自己的幻想。

“没有夜晚加持下就能有这种实力,他是七阶夜行者!”中年男子骇然,他原本也只有九阶而已。

就算通过献祭获得的强化,顶多也只有初入八阶的水准,绝不是七阶的对手!

想到这个,他就无比后悔刚刚自己居然这么快完成强化,否则的话对方一拳打过来自己直接昏迷,也就不用受这种皮肉之苦了。

他表情迟疑,然后毫不犹豫的朝落地镜跑去,渴求镜子中的未知存在给予自己庇护。

就是这面镜子指示自己杀人,通过献祭生灵给它的方式得到更加强大的力量,能够赐予他人力量,本身必定是更加高位的存在!

朱一腾表情森冷,他当然也注意到落地镜,甚至一半注意力都在警戒落地镜是否异动,看到中年男子的动作后,他立刻冲去,就要阻止。

中年男子手指接触到落地镜的镜面,镜面迸发出邪异幽暗的光芒。

中年男子嘴角咧开,认为自己得到了高位存在的庇护支持,但下一秒他触碰镜面的指头就萎缩下去,连带着整条手臂,甚至整个人都干瘪下去。

镜面刹那破碎,一股滔天般的诡异气息扩散开来,汇聚变成凶恶的巨大鬼面。

朱一腾脸色一变,不再前进,而是朝古宅大门急速逃去。

那诡异气息的精纯程度远远不是他可以比拟的,这必定是一只恐怖的大诡异。

他倒不是临阵脱逃,如有必要就算立刻牺牲他也没有怨言,但他可以从那诡异气息当中察觉到一丝熟悉的感觉,似乎是和最近调查的,那起涉及混沌教查理主教的案件有关。

说不定又是一起事关全城的巨大阴谋!

虽然没有想到那种大诡异居然会藏在那么一面镜子里驱使他人作恶,也不知道有着什么目的,所以自己必须立刻回去禀报,以防更多的受害人出现!

朱一腾面露决然,那诡异气息之强已经让他有了牺牲的准备,但这时候身后的诡异气息蓦然衰减,就好像一秒钟的坚挺后,突然萎靡下去。

朱一腾愣住,转头一看,发现那凶恶鬼脸消失不见。

而那个位置虽然有满地的镜子碎片和干瘪尸体,但中年男子的尸体却不在那里。

……

……

明克街大道,四下无人,身材干瘦的中年男子在飞速狂奔,他大喘着气,眼睛中散发着诡异的紫芒,原本人类的色彩已经消失不见。

“卑劣的低等物种,连掩饰自己存在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根本不值得我再赐予他更多的力量。”

“原来的地方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要找个新的地方才行。”

“刚刚虽然使用了上位体的力量威吓,但拖不了多久就会被追上。”

“需要一个新的人类身体,这张脸已经被看到了,不能再继续使用了。”

他喃喃着含糊不清的声音,不像是人类语言。

他一路狂奔,看到前面的街角拐弯位,正想要多绕几圈,好躲开朱一腾的追击,但这时忽然看到有人坐在前面。

那人坐在路边的石头长椅上,膝盖上托着旧时代的笔记本电脑,正在哒哒哒的操作键盘,盯着屏幕专心致志的样子,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有人朝这边狂冲过来。

占据中年男子身体的诡异咧开嘴角,他正想要替换身份呢,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一只猎物。

趁着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中年男子的双手摊开,无形的利刃从指尖激射出来,要用最快速度直接夺取无辜路人的性命,并掠夺对方身体。

但就在这个时候,在中年男子视野死角的位置一道寒芒激射而出,从他身前穿刺划过。

中年男子右边眼睛位置被划出一个长口,鲜血喷涌出来。

他脚步猛地停住,捂住右眼,朝寒芒方向看去。

那一道寒芒,只是一根手指长短,普普通通的长钉,上面还沾着点点血迹。

而射出长钉的方向,只能看到一个悬挂在灯柱上的摄像头。

一个人都没有看到,看起来诡异至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